主题:【原创】连云港添乘日记(一) -- 忘情

2009-07-12 02:17:27忘情
【原创】连云港添乘日记(七)

忘情:【原创】连云港添乘日记(六)

(18)

出了候车室,有人领着咱们这群奇怪的杂牌军径直向右走。

这个车站在山脚下,狭窄的一长条,火车站门前不甚宽广,也就是一条窄窄的街道,临街有一些零零落落的店辅。抬头看,山腰给人工劈开了一条公路,有阶梯直通山下。

走了老半天,远远地看到远处有栋四层楼房侧面写着“公寓”二字,总算是到了。

一进公寓的院子,就看到公寓门口拉着横幅“热烈欢迎NC局乘务员入住我公寓”,看得真让人开心,天下铁路是一家。

一行人吵吵嚷嚷地围在管理员窗口,车长、副车长忙着分配房间,交待注意事项。

我觉得楼道里太吵,太闷,于是便来到门口。

门口左侧就是公寓餐厅,门口蹲着三位公寓职工,从服装上看应该是餐厅的大师傅,看年纪二十多,三十多,四十多,三个年龄段。他们正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们这群叽叽喳喳的杂牌军,正热烈地议论着呢。

我来到他们中间,和他们一样蹲在台阶上,饶有兴致地和他们开聊。我每回到外地,都喜欢和当地的职工拉拉家常,了解一下兄弟局的情况。听来的东西总不如自己当面问出来的东西可靠。

这一聊,自然是从这些列车员的身份谈起,讲讲我们局各运转单位如今的不易。看来这是普遍现象,这么一说,大伙儿都有共鸣,你一言我一语聊得热闹:

“我们这儿也差不多,有个站二百多人,上面要裁,只留几十个人”

“幅度这么大?裁下来的一百多号上哪儿安排呀?”

“慢慢安置呗”

。。。。。。。

“去年你们是从济南局划给了上海局吧?铁路内网有人说你们老大不乐意,什么通勤问题,安置问题,闹出不少事来?有这事吗?”

“哪里有?去年四月划的,当时大伙儿可乐意了!”

“为什么呀?”

“上海局工资高呀”

“那么我不算工资,只讲全年实际发到手上的总收入,哪个局更高些?”

三位职工想了想,算了算,最后回答:

“要这么算起来其实两个局都差不多,济南局的工资低,但奖金高,上海局的工资高,但奖金低,而且上海局有地区差”

“那你能告诉我两边的奖金相差多少?”

“我这么给你说吧,去年全年我实际拿到了八千块钱的奖金”

“八千块,那平均每月有六、七百块钱,那不算低呀。今年上半年奖金加起来有多少?”

“今天上半年那可就少得多了,算算差不多只有两千块”

“那也就是说每月也就三百多块钱?减少了一半?”

“那是”

。。。。。。。

正说着呢,胖乘警出来了,看到我正和弟兄们聊得热乎,于是凑过来说:

“车长给你安排了哪个房间?”

“他还没安排,先把列车员安排完了再说吧,两个列检都没来公寓,我一个人随便上哪儿猫着都行”

胖乘警笑了笑,诚恳地对我说:

“我在107,有四张床,但就两个人,你到我们房间来休息吧!”

“谢谢!”,我感激地冲他点头示意。

他走了,我接着和弟兄们侃大山。

。。。。。。。

“你们这儿物价还行吧?海鲜还便宜吧?”

“不行,老贵了,那都是宰外地人的,当然本地人也宰。我们要吃都是自己买回去自己弄”

“你们这附近哪有菜场?”

“你上坡,一直往东走就有菜场。你可以买点海鲜带回去”

“不行,我们是绿皮车,冰箱还是带病工作,在车上十多个小时,海鲜全都会臭掉”

“那好办呀,你到菜场,买一个泡沫箱,再买些冰块放里面,再把海鲜放进去,保管你明天回去时还是新鲜的”

“你们这儿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花果山,还有海滨浴场”

“花果山离这儿远吗?门票贵吗?”

“那离这里是挺远的,门票一百,挺贵的,实际上那山也就那么回事,没多大看头”

“海滨浴场呢?贵不贵?”

“门票五十,不过还是比青岛便宜,青岛的遮阳伞要另外付钱,我们这里不用”

“这里吃的便宜吗?”

“贵,太贵了,比方说,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你们那里要多少钱?”

“那要看在什么样的餐馆的,便宜的三块搞定,贵的要五块”

“那还是比我们这儿便宜多了,我们这里要八块”

“八块?那是挺贵的”

“再比如,一盘烧土豆丝,就是平常那种浅盘子,八块钱”

“这么贵?那徐州不是更贵吗?”

“不,徐州物价比我们这儿低多了”

“不会吧?你们这里是盲肠,到海边就没路了,而且看上去工矿并不多,主要是个港口。徐州再怎么说人肯定比你们多,人家的企业也比你们多。重要的是徐州是交通枢纽,按理说物价应该比你们贵才对呀?”

“不是这样的。我这样跟你说吧,一碗普通的拌面,在徐州只要两块五、三块,可到了我们这儿,五块,雷打不动”

“那可真是太奇怪了”

。。。。。。

正聊着呢,只见副段长,少妇,车长,乘警长,胖乘警陆续出来往外走。

副段长走在最前面,少妇和他并排而行,殷勤地帮他打着遮阳伞。车长落后三、四米,路过我身边时拍拍我的肩膀:“列检的房间在402”,我点点头。

乘警长和胖乘警都换了便衣,路过我身边时,我们互相微笑点头致意。

从距离上判断,乘警和客运各走各的,互相不搭界。看看他们的打扮,肯定是游连云港去了。

。。。。。。

(19)

再聊了一会儿,已经把共同感兴趣的话题聊得差不离了。三位师傅也要开始准备午饭了,我起身告辞,来到402,一推门,却发现房门紧锁。于是我回到一楼管理员窗口,冲着里面的大姐说:

“大姐,402的房门是锁着的,您能给把钥匙不?”

“402不是给NC局的呀”

“啊?是车长通知我的。那大姐我请问一下,列检是哪个房间?”

大姐低头翻了翻簿子,告诉我:“107,列检和乘警住一块儿”

谢过大姐,我来到107门前,发现107也是锁着呢。

我低头想了想,两个乘警都出去旅游了,要进去休息就只能问管理员要钥匙。但是刚才两个乘警出门路过我身边时,我曾留意了一下,两个人都换了便衣,但警长平时挎在腰里的那把64式却不见踪影。按说乘警到了外地,如果要外出是要先交枪的,但我们一块从火车站到这儿,没发现乘警长到火车站派出所存枪,应该是带到了公寓里来的。带枪出外游玩既不方便,更是违反纪律,看这样子,警长极有可能将佩枪锁在了房间里。可枪如果在房间里,我再找人开门进去休息,恐怕不太方便。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有啥事,说都说不清楚。

算了,别给自己找麻烦。不就几个小时吗?我到外面逛逛,很快就会过去的。好歹也算游了回连云港。

(未完,待续)

忘情:【原创】连云港添乘日记(八)

帖:2305739 复 228832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