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中共早期军事人物一知半解谈 -- 逸云三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84 阅 135218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4-08-18 09:30:31
231864 复 231813
逸云三洲
逸云三洲`2225`/bbsIMG/face/0000.gif`70`2258`11771`16835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02-11 14:51:19`
一、猎头篇(1) 20

话说中共早期在网罗军事人才时,往往偏好中高级军官,换句话说,喜欢猎头,不喜欢招练习生。这也难怪,才圈了块空地,要紧的是找几根大材,支起架子来,不过槽无好槽,粮无好粮,要引得良驹跳槽,也不是件容易事。以后知难而改,不仅菜鸟全收,还努力孵蛋,该上课的上课,该锻炼的锻炼,故日后养成一族才是中共军事人才库的主力。不过这猎头的努力,一直也没有放弃,慢慢的也颇有斩获,虽说下岗离职的多些,可这怀才不遇可是从古唱到今的主旋律,万恶的旧制度排挤的,英特纳雄耐尔的阳光一照,熠熠生辉。以后顶级的红色将领,可没少出在这里。

第一个跳槽的旧将领,大概是老总了,不过小A无法无天,要差他老人家去“云南讲武堂篇”领军,暂且按下不表。先说刘伯承。老刘在川军中属于熊克武系统,有些只听后期川军故事的朋友可能对这位老先生不熟,其实在民初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熊军可是川军的主流部队之一,不过熊以国民党为号召,部分湘滇黔去四川就食的部队,往往打起革命的旗号,在熊食堂搭伙,故所部后期成份复杂些,不象川军的其他系统,是比较单纯的本地血统。日后解放军的十大元帅中,就有两人曾是熊克武的部曲,一是刘伯承,一是曾任熊部旁系旅长、师长的贺龙。不过胡子是资本投资型的,部队就是他的家当,他带着他的家当,从竿军、川军、湘军到黔军,一路参股过去,总是以拆伙结局,最后入了红军这支潜力股,才大觉合意,于是锁仓。老刘呢,是技术型的,虽说出身重庆将弁学堂,牌子不硬,可活干得漂亮,很快在熊组织嫡系部队里崭露头角。不过熊组织的风气,太注重血统,嫡系部队中的重臣,都是熊老游和歌山的拌当,号九人团,老刘出道晚,没赶上入团,是故也就碰上了玻璃顶问题,上阵急先锋,回营都教头,这掌印把子的好事,总是轮不上,旁系的胡子已经当上旅长了,老刘还在当他不伦不类的第二混成旅第一路指挥官,虽说所部两个团,扩编自熊老的警卫团,站起来打仗时,权重远比胡子的三个团大,可倒底不是一级独立核算单位,坐下去吃饷时,日子就远没有胡子滋润,话事权都在团员手里呢。日子一长,当然心生怨望,到熊老的四川讨贼军被川贼群起而讨之时,再找当时正养伤兼坐冷板凳的老刘出来打冲锋,老刘可不干了,咱不说这好鸟要找根好木头,那危房总是不好再住下去了,于是果断离开熊组织,靠拢党组织。

老刘离开后,熊组织果然在四川崩盘,先去贵州韬晦,在去湘西建国,以后国父去世,熊老和另一个国叔唐继尧,又不约而同地想去广东掺和后事,仍保留着熊组织关系的胡子,便在此时断然撤资,可见刘、贺二帅,识见倒底不是一般人可比的。以后唐国叔在广西被李排长挡了驾,熊老呢,进是进了广州,可那时广州当家的早已是国父义子们,见熊老在四川被打得爬墙,却到广州来摆叔父架子,不免忿然,于是蒋武出头,汪文同谋,将熊老和他的九人团余党,送进虎门炮台蹲单间,跟来的部队,抱头的抱头,鼠窜的鼠窜,那最不走运的,难免当了异乡之鬼。其实蒋武还要一了百了的,倒底汪文优柔寡断些,不愿担个杀长辈的名声。熊老这才拣了条命,以后回四川纳福,一直到刘、贺两位老部下入川时,才又抬他老人家上台面小坐了一回。


  • 本帖 10 回复
关键词(Tags): #军事人物#共军人物
2004-08-18 09:30:3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