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清代文官制度概述 -- 冷逸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96 阅 24264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07-22 19:06:31
2326290 复 2324628
冷逸
冷逸`2483`/bbsIMG/face/0000.gif`70`1640`2026`41450`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04-03-14 05:47:01`
5、“大人”与“老爷”——文官的称呼 50

府、道以上的官员,一般被称为大人,而州县官一般被称为大老爷,这些都是最通行的敬称。而中央官员最通行的称呼是京堂,尚书与侍郎统称部堂或堂官,下级京官则统称部曹或司官。下级官员参见上级官员,一般称呼大人,而自称卑职。不过,若是布政使、按察使参见督抚,则自称司里,道台对督抚自称职道。如果是地方士绅参见官员,则要称呼府、道以上的官员为老公祖、大公祖,称州县官为老父台。总之,都是要显示出特别的尊敬。而除去这些一般的称谓,为了更准确地表达敬意或是亲密关系,还针对不同的职务有着不同的别称,并且有些还相当复杂。

例如,对于大学士称为中堂,这是我们在影视剧中常常听到的称谓,作为内阁的主政者,有这样的别称也很容易理解。但六部尚书的别称就难免令人摸不着头脑了。吏部尚书称为天官或是冢宰,户部尚书称为大司徒或大司农,礼部尚书称为大宗伯,兵部尚书称为大司马,刑部尚书称为大司寇,工部尚书称为大司空。这些名称的来源,都相当古朴。天官冢宰出自周礼,是“治官之属”,“掌建邦之六典”(《周礼》天官冢宰),因而被用来称呼负责官员的任免迁降的吏部尚书。同样,宗伯也是来自于周礼,是“帅其属而掌邦礼”的“礼官之属”,“掌建邦之天神人鬼地示之礼.以佐王建保邦国。”(《周礼》春官宗伯)与礼部尚书的职责大同小异。大司马掌军事、大司寇掌刑罚,大司空掌制造,与兵部、刑部、工部尚书的职责也是基本一致的。而户部稍有些复杂,大司徒“掌建邦之土地之图.与其人民之数.以佐王安扰邦国”(《周礼》地官司徒),但地官司徒同时也是“帅其属而掌邦教”的“教官之属”,其职权还包括了礼部主管的教育事项。而汉武帝时出现的大司农一职,则一度作为全国财政经济的主管官,更接近于户部尚书的职权。因此,户部尚书就有了大司徒与大司农两个别称。翁同龢就任户部尚书时,时人就更根据大司农这一别称,将其与大学士李鸿章的官名与籍贯巧妙地组成一副对联:宰相合肥天下瘦,司农常熟世间荒。用典准确、对仗工整而又讽刺辛辣,令人拍案叫绝。而与之类似的一幅对联,则是道光年间的大学士曹振镛与太子太师董诰,被称为“庸庸碌碌曹丞相,哭哭啼啼董太师”,两人姓氏与官名的组合,恰好让人想起《三国演义》中的曹丞相曹操与董太师董卓,不免莞尔。

其他官员的别称,大多也是基于同样的规律,用该官职的古代名称或是古代与之职权类似的官职来称呼。例如御史台曾被称为宪台,因此左都御史就又称为总宪,左副都御史称为副宪。通政司负责的是传递内外章奏和臣民密封申诉之件,而在唐朝时负责这一职责的被称为银台,因而银台也就称为通政使的别称。地方官员也是如此。例如布政使、按察使分别被称为方伯、廉访。《礼记王制》载:“千里之外设方伯”,乃是一方诸侯的领袖,布政使虽然只辖一省民政,幅员却不亚于商周之际的诸侯,因而有这样的别称。而廉访则来自于元朝时所设立的肃政廉访使,与按察使负有相同的职权。道员被尊称为观察,则是取唐代“观察使”之意。此外,知府又被称为太守,知州则被称为牧或是刺史,州同与州判有州司马的别称,知县的别称则包括明府、令、大令、邑令、邑尊、邑宰等等。不过,历代官名官制有很大变化,因而这类称呼方式,也会产生一些误解。历代官职中,只有宰相和大将军,在历代都是重臣,其他的就会出现很大的差异。比如尚书和侍郎,在汉朝都是闲散官,从唐朝开始则有了很高的地位,在清代仍然保持。而中书舍人在六朝时可以与宰相相提并论,到了清朝便只是内阁七品小官。唐、宋、元的大学士,都不过五品,清朝的大学士则和太师、太保、太傅同属正一品。更有趣的是,有些官名后来被用于称呼某些职业。比如理发匠被称为待诏,工匠被称为司务,当铺伙计被称为朝奉。曾有某人写信给一位道员,抬头称其为“陈观察”,这位道员的仆人大怒,说“彼欺我官太甚!”大家都感到很奇怪,便问这位仆人何出此言。只见这位仆人拿出《水浒传》,指着“缉捕使臣何涛观察”那一段,振振有词地说:“观察只是衙门的捕役,怎么能用来形容我们大人呢?”

除了这种用古代官名来作为敬称的方式,“台”则是对道以上官员的普遍称谓。总督称制台,巡抚称抚台,河道总督称河台,漕运总督称漕台,布政使称藩台,按察使称臬台,学政称学台,道员称道台。而督抚以下级别的官员,也可以称为“司”,例如藩台与臬台就又被称为藩司、臬司或是东司、西司,盐运使称为盐司。另外,由于总督、巡抚都兼管军事,所以又称为制军、抚军;而因为其分别具有的兵部尚书和右都御史、兵部侍郎和右副都御史的虚衔,所以也被称为部堂、督宪与部院、抚宪。另外,因为汉代太守厅堂墙壁为黄色,出行以五匹马拉车,所以知府又被称为黄堂、五马。总的来说,官员的这些敬称可谓五花八门,在不同的场合、面对不同的对象该如何运用,对于现代人而言,还真是一门难懂的学问。

土鳖扛铁牛


  • 本帖 2 回复
2009-07-22 19:06:3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