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俺老爸原创】记苏、浙、皖三省高中一年级集中军训 -- njyd
共:💬9 🌺68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俺老爸原创】记苏、浙、皖三省高中一年级集中军训

(1935—1937)

  1935年至1937年间,南京政府根据德、意军事代表团的建议,接连举行三届(每年一届、每届三个月)集中军训。参加者为大学一年级与省立高中一年级男生。因当时政府只能控制苏、浙、皖三省与上海市,故只有这些地区奉召执行。我们浙江省第二届集训地点在杭州南星桥大营房。

  总队长是蒋坚忍,曾任浙江警察厅长。

  中学部分有八个中队,中队长大都由中学军训教员担任。我们金华中学主要编入二中队,中队长姚梦俊是原金中军训教员。大队长韩某,原浙大军训教员。凑巧的是,姚、韩二人,沦陷时据记都当了汉奸。所有班长,均来自国家教导总队,全部二十几岁左右,刚毕业分配来的,干劲十足,不像老兵油子,有中学文化程度。

  三个月的军训,极其严格。打一个比喻,与我以后到国防医学院的半年军训相比,可说是天壤之别,因为后者之松懈,告诉别人都不相信。而我们在小青年时期那三个月训练,有些“军事动作”,几乎成为一生习惯。据说那一套完全仿效德、意法西斯。

  先从生活管理谈起。第一关是“内务”。每人发一付“内务板”,尺许长、三寸宽的光滑木板,每块背部中央都有抓手。早晨起床后要抢时间整理内务,被子与床单垫被,必须像老豆付一样,四四方方有棱角,面上要平整无皱纹。这些操作,只能在吹集合哨前完成。因为一旦哨响,必须跑步离开卧室,如果稍迟疑,在晨操队列已经站好你才入列,那就惨了!最轻的处罚是“罚站”(保持立正姿势)。假如老被罚站则丢尽颜面。内务特别平整者,奖励周日回营可以晚两小时,刚好可以多看一场电影。只是苦了我们睡上铺的,因为检查者的眼睛恰与床单平行,所以即使再多加工夫,看去总是高低不平。这一“不平等”竞赛现象,到进夏挂蚊帐后终于翻个身。原来睡上铺的帐子,从下往上看时,不容易看到皱痕。而睡下铺帐子恰平视线,这下他们就倒霉了!这事虽小,但也可给我们有些当领导一点启发。不要认为眼看总是不“虚”!再还有经常突击进行的“夜间紧急集合”,真使我们这些才十五、六岁的贪睡小青年心惊胆怕。有的甘脆不脱外衣睡觉。但投机取巧,终究不行。有人一连几天未脱衣,睡不好觉,偏偏在脱衣睡舒服觉中听到哨子响,搞得手忙脚乱,差点迟到。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在每天临睡前将衣帽鞋袜放固定位置,连鞋带也要先摆弄好,免得到时搞乱纠缠。还经常练习闭眼快速穿衣、扎“裹腿”,(紧急集合时不准开灯)练就一套应急硬功夫。队列训练,化的时间最多。立正、向右看齐,两眼看全班战友鼻尖成一条线,反覆又反覆地进行着。特别是“正步走”的训练,是标准德国式的。大概这是为大检阅准备的,班长对此特别卖力。有一次二中队全部班长亲作示范,那真是整齐威武,震地动天。真乃“严师出高徒”,全团以后在大检阅时,获得很高评价。在我记忆当中,决不比天安门广场仪仗队差。

  有一次长途拉练。出大营房后门,登上万松岭,下到净慈。然后开始跑步,穿苏堤,经岳坟,这时己跑了十多华里,都已气喘吁吁。后听说前面是日本大使馆家属宿会,顿时群情振奋,慷慨激昂,随着带队官高喊:“一!二!三!四!”“一一!二二!三!四!”。其时,一些穿和服的妇女,凭栏观看,表情惊讶。我们的步伐无比整齐划一,喊声亦震天功地。都在暗使劲,要使她们听得胆战心惊!这一明显的示威行动,使我们的心情无比舒畅,疲劳一扫而空。

  另有一次夜间军事训练,印像十分深刻。每中队分开进行,首先是“听音体验”。在夜深人静的丘陵地带,我们全中队“士兵”蹲坐着,让我们仔细辨听。忽闻“察”得一声,远处微露火光,但迅即消失。带队者就解释说:这是擦一根火柴,约五十米外。以后又有不同声音、不同距离的听试实练,引起我们很大兴趣。带队者最后又告诫:夜深人静,稍有响动,就会暴露目标,可能会白白丢失自己生命,不可不慎。当晚,以后还训练过什么,己经记不得了。但最后一项,还是很有意义的,所以至今记忆犹新。方法过程是当众宣布接下去要集合的地点:向南走多少公尺,然后折向东走多少公尺,再朝正西南走多少公尺。……方向自己根据星座自测,距离自己步测,最后就是集合地点,中队长在等着。虽然总距离只有三里左右,仍有不少需派人引导,甚至高举马灯示意,才全部集中回营。

  还有一些军事技术理论课,如《弹道学》,敦请专家来上课。但有关高等数学未学过,大多听不懂,反正不考,也就“走过场”了。后来上 “简易测绘”课,却引起大家的兴趣。由于都有几何学、三角学的基础,听得懂,又有实践。每人发一块简易绘图板、水平仪与三角尺等。 自选基准点,指定将营房的一部分包括树木、附属建筑等测绘成图。当每人完成任务,绘就简易局部营房图时,都享受到劳动有成果的喜悦。(有的同学回家后增添设备如三脚图架、皮尺 等,为自己家房产测绘成很不错的比例图)。

  走天桥训练是一项最使某些人害怕的课程,虽说天桥下有厚厚的沙坑,但眼望地下足有五公尺以上距离,而天桥面宽不及半尺,那能不心惊胆战?但按规定一定要过关,否则军训不及格会留级。只得硬着头皮、眼不看“地”闯过去。极个别恐高症患者,几乎由全班同学在下保护与劝慰,才“保驾”勉强过关。

  射击训练,无可述者,但有一项要求足以说明这次军训之严格。步枪枪机拆解与复装,必需达到十分纯熟的程度。不但时间有规定,而且蒙上双眼也能完成全套动作。

  每期集训,必请名人或政要来队演讲。前一届请了汪精卫,我们这一届是何应钦。可笑的是,汪讲的题目乃《救亡图存》。何讲的我一个字也记不得了!

  最后,应谈当局为何如此兴师动众、不惜工本、进行大规模集中军训的政治目的问题。首先,训练对像很明确,都是未来的(五年、十年后)社会精英。大学生是当然精英,中学生全部来自省重点中学,前途正未可限量。针对这样一批对像,可以肯定是为了培养政治接班人。那末这批政治接班人主要做什么?这就是探讨所在。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是为了“抗日”。因为从课程设置、宣传气氛、小组讨论等等各个方面,都不见“抗日”的影子。又不像为了推行“攘外必先安内”政策。从领导训话,教员讲课,小组讨论,似乎并未把此政策作为主题。据我现在对当时各种现象的分析,我认为最有可能的政治目的,就是培养一批“绝对服从当前领袖”的接班人。而眼前先行的是建立“领袖”威信。例如,在整个集训期间,最显眼的“举动”是:任何场地,任何人一旦开口讲到“蒋委员长”四字;则不但讲者本人要立正,凡是在旁听众也要立正。这种情况如发生在教室、会场,则将全体起立,旋即全体自动坐下,十分整齐严肃。据传这是学习德国对其领袖希特勒敬意与行动。而蒋对德国群众这种做法十分欣赏、羡慕,刻意仿效。因为蒋虽为国家元首,但真实情况,其政令只管得三、四个省,全国南北许多省份,均由军阀(各地土皇帝)把持。上世纪中期,德国迅速崛起,希特勒的铁腕手段与政策,起着很大作用,故决心学习,例如,聘请德、意军事代表团,派亲信去德、意军队学习。(1936年下半年,蒋伟国刚经过第二届大、中学集训,即赴德、意军队深造)第二届大、中学集训毕业典礼,集中到南京举行,并由蒋亲自主持,还当众宣布每位同学可以得到自己亲赠的“不成功、便成仁”佩剑(此剑为蒋氏亲信标志)。这些都足以说明蒋推行集中军训的主要政治目的。 (见注)

元宝推荐:神仙驴,
主题:2335662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