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大河入海处之课间休息—关于人民的漫想 -- 史文恭
共:💬168 🌺647 🌵8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人民是件大杀器

在一个因为经济和政治地位问题而尖锐对立的社会结构里面,才会有一个清晰的人民概念,人民是一件真正的大杀器。某种意义上讲,现在大家在说人民不知道那里去了的时候,其实是社会经济和政治结构性矛盾相对缓和的时候,是一件好事,一件值得褒扬的大大的好事。当然,从同样的思考角度,当一群人困惑的思考谁是人民,有区分人民的需要,折射出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幸运的是,大家只是想想谁是人民,还没有一眼就看出谁是人民。

有时候想,近代中国就像一个人被很多人痛揍了以后,在tg时代突然进入了暴走状态,拼着一种叫人民的大杀器,整合了几乎所有能整合的资源,遇魔杀魔,遇佛杀佛,激情四溢,所向披靡。在一个似乎平庸的时代,回首tg那几十年,实在是魅力无穷。不过,那个暴走的状态已经结束,虽然无数人为之惋惜,但毕竟是不可挽回的结束了。历史已经进入了常态,一个可以长期持续的模式。暴走是不能长久持续的,靠着兴奋剂来持续暴走迟早只会力尽而亡。我以为,Tg能暴走,从历史的逻辑看,因为它承担中国社会向近代化转变的历史使命。当这个使命初步完成,它的暴走状态自然无力持续,也就再舞不动人民这件超级大杀器。这个思路看,建国前的tg和建国前三十年的tg,便是暴走的模式,使用人民的大杀器纵横江湖,持续了几十年,终于倦了,在文革时期已经出现走火入魔的征兆,在邓的手上实现了由暴走向常态的回归,人民这个大杀器终于在这一个历史阶段谢幕了。

帖:2354947 复 2334068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