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25 🌺203新:
主题:【原创】也来说说黑社会(续一) -- 上古神兵
家园博客 【原创】也来说说黑社会续2

前些时的通钢事件,有些人推测应有黑社会参与。按照我的经验,有黑社会分子参与其中几乎是肯定的,但黑社会组织性参与的可能性不大,不过要说明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了:一是工厂里为什么会有黑社会分子;二是黑社会分子和工厂(或者工厂管理者)的关系;三是黑社会分子参与群体性事件的方式与目的。

工厂里有黑社会分子是非常正常的。一来工厂本来就是一个小社会,鱼龙混杂;二来从手工业时期开始,工人本身就有结社的传统,组织个社团也很正常,特别是对抗工厂主资本家的过程中,采取非法手段有时也是迫不得已而必须为之的,比如:美国的工会和黑社会的联系就是公开的秘密。

那么黑社会分子在工厂做什么呢?当然不是老老实实地干活,但也不是就整天搞破坏。从我身边接触到的情况看,有那么几种情况。第一种是挂名,就如我那位堂叔,在天下一口锅的时候被编入无产阶级队伍,也就挂名在那,上过几天“花班”(我们那的土语,迟到早退间或旷工的意思),后来一天也不去了;但即使后来精简、改革怎么折腾,名字依然挂在那照常领工资,他倒不是非得要那几十元钱,而是有着比较复杂的心理:首先是挂名意味着自己仍然在这个社会体制内,这就是我反复强调的,黑社会并不反社会而且非常向往主流社会;其次是名誉,被人开除是很面子的事——至少说明开除你的人他不怕你,人家不怕——这是黑社会分子丢不起的人。只挂名的基本都是老大一级的人物,思想比较传统,而且一般不会给所在单位惹什么麻烦,兔子不吃窝边草,相反单位要是有个什么小事需要他帮忙,只要不麻烦,他还会很乐意出头显示下自己的能力。当然这种情况肯定是出在我们的国有企业。

第二种情况是无赖。这种情况的人大多是因为游手好闲、好吃懒做而堕落成黑社会边缘分子的。对于劳资双方而言,这种人都具有一定的破坏力。对于工人,一方面这些人影响了工人要求权益的正当性,另一方面这些人极易被收买而成为工贼;对于资方或者管理者,这些人平时会破坏工作秩序(怠工和小偷小摸),在关键时刻则会把可以通过对话解决的矛盾升级或激化。这种人在没成为黑社会成员之前,不过是流氓而已,容易处理,而加入了黑社会,就会狐假虎威,生衅滋事,麻烦不断。这类工人中的黑社会分子基本上属于我以前说过的不会有什么出息的那一类,岁数一大就只靠耍无赖来混社会,终其一生不过是打手帮凶而已,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越是这种不咬人膈应人的癞蛤蟆,在某些时候可能破坏性越大,什么时候呢?那就是现在最时髦的——群体性事件的时候。

说黑社会参与群体性活动之前,咱不能乱了顺序,还得说说黑社会和工厂企业的关系。

在心地纯良的老百姓眼里,一个正当经营的工厂企业按说不该和黑社会有什么关系,但一个艰难求生的小吃摊就该和黑社会有关系吗?随着市场经济的充分发展,任何市场失灵或定价体系出现错位,甚或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和政府执行力出现缺失的地方,黑社会都会迅速地进行补位。所以这是个环境问题,和人的主观愿望无关。在这里推荐河里一位大牛写的文章wxmang:【原创】我与Y老大的二三事。我的案例反而不如这位大牛的生动,就不献丑了。他打交道的是老大,那么这些低层次的黑社会分子呢?偷盗因为要销赃和犯案,组织会出面,可以如M总那样与Y老大沟通,而黑社会分子在厂里横行霸道,自己不干活还不让别人好好干,这就纯粹是个人行为,很多时候老大也不方便就出面管那么细(更何况我们说过黑社会的组织很松散),管要考虑后面那些老大们的面子,不管?这破坏力不小而且持续蔓延,这就要看管理者自己的胆识和魄力。说到这本来想现身说法,但考虑到自己的文笔和我处理的这件事来龙去脉太复杂(脱离了黑社会这条主线),还是拿当年我家矿上的一位车间主任来举例吧。

这个车间是那种生产辅助加工车间,在矿上里,除了掌管采购、仓储的供应科,就属这个车间的物资最丰富,车钳铣刨技术工种最全,因为是技术型岗位,在矿山也同时意味着劳动强度底,所以吸引了不少好吃懒做的关系型人物——这些人除了领导的关系就是黑社会分子了。这个车间是公认最难管的车间,但这位主任负责以后,硬是把这个车间带成了一个人人心服口服的先进集体,当然也是有代价的,据我所知,他家的玻璃没少被砸,他和他的家人都被威胁甚至打过,但这些都发生在他上任后的前三个月里,后来竟然有几个黑社会非得要认他当干爹,你说厉害不?

原因是什么?一是他骨头硬,他当面在车间里对这帮下三滥叫板:“你们不就是会打人、砸玻璃吗?还有什么招都使出来,我倒要看看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二是他讲原则,不好好干,矿长和集团的关系人物一样滚蛋回家(他没有权力开除,但有权让其只拿基本工资,没有奖金补贴,那就差大了)。三是他自身正,他在车间里每日工作远超12个小时,技术上更是一把好手。当他熬过最初那三个月,整个车间已经不是他一个人在战斗了,再有偶尔生事的就成了过街老鼠。就连从前没事就来拉点什么材料的外边的黑社会老大也不来骚扰了(题外话,倒不是不敢来,而是钦佩其人格魅力,这不是我的猜测,而是亲耳听到的)

所以面对黑社会分子,就像M总那样,有理、有力(不是笔误)、有节是很重要的。可以这样总结工厂企业中黑社会与管理者之间的关系:当你不能维护工人的正当权益,那工人们就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接受黑社会的保护了,而丧失了信任,再想拿回它就太难了。

有点累,咱下篇再说黑社会和群体性事件之间的关系吧!铁牛先扛着。

关键词(Tags): #市井途说#黑社会#政府#群体性事件通宝推:打铁的,
帖:2360289 复 234526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