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大河入海处之 延安舞会 -- 史文恭
共:💬34 🌺219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大河入海处之 延安舞会

桥上兄如果在战争年代,会是一个好政委,他明察秋毫地看出,俺在写这个系列时,已经有孟德老爷啃鸡肋的感觉了。链接出处----像这样的一个体贴的建议,是很让俺感动的,因为这意味着桥上兄不仅跟了那么长时间的帖子,而且还能读得出俺的疲态。----对俺而言,这是最大的鼓励了。

不过,目前俺所遇到的瓶颈,其实不是没啥好写,而是一个怎么写和写什么的问题。----作为一个业余爱好者,俺本来不过想对建国以来的这些历史发发感慨,谈谈心得,-----但随着看的资料的深入,俺发现,很多事儿,并不那么简单。----举个例子,俺本来想好好写一写延安时的工业合作社(工合)和当时陕北农村里TG领导下的互助组的,因为这两个都是延安时期TG对经济工作的新尝试和新成就。---而且这些成就既符合延安当时的经济发展状况,又契合TG所秉承的理论,似乎很有典型意义。但是,当俺仔细地用经济发展理论来看待这两个成就时,就发现,实际上,建国以来的经济发展,其主线在于TG的马列经济学,而这个体系如果说不清楚,是很难在此基础上说清TG建国以来经济成就的得和失的。所以斟酌一番后,俺觉得这两个话题,只好留到建国后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时再说吧。

不过,说到延安的舞会,呵呵,这是俺比较喜欢的八卦题材啊。不妨在此好好表一表。。。。

假如我们用一个略为长一点的视角来看TG在延安时的舞会时,就会发现,这其实是一个奇迹。因为成年男女在大庭广众之下相拥起舞,这在不久之前还拥有古老传统的中国,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即使是在民国建立之后,当时中国女性的奴役地位都是要经过极为痛苦的挣扎才得以解脱的,比如放掉缠足,比如解放束胸,甚至留短发,对于当时的女性而言都可能是会受法律制裁的,而这还仅仅是二三十年前的事儿,----刘海粟在上海搞裸体模特,就受到孙传芳大帅的禁止,这个事,不过是1926年,距离延安的舞会,不过十几年啊。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舞会在延安的盛行无疑是作为革命党的TG,一种移风易俗的革命行为,具有反封建的意义。史沫特莱女士是延安舞会的始作俑者,她教会了很多学生,其中一位不仅篮球打得好,而且非常喜欢跳舞,有一次,这位年过半百的学生强烈要求“上课”,根据史沫特莱老师的回忆:“在延安的妇女中间,我赢得了败坏军风的恶名,人言可畏,群情侧目,以致有一回朱德邀我再教他跳一次舞时我居然谢绝了他。他指责我怕事,说道:‘我同封建主义斗了半生,现在还不想罢休!’我只好站起来以民主的名义和他跳了一次。”

但虽然史沫特莱在开创延安舞会上的贡献极大,但作为老师,她的教学水平值得怀疑,根据她给密友斯诺的信件描述,当她和朱总司令跳舞时,“我感到,好像中国所有的军队都从我脚上踏过。

不过无论如何,舞会在延安得到了最高层的支持,无论是东哥,朱老总,或者周公,胡服同志,都成了舞场的常客。而之后,随着国共合作和抗战军兴,大批的青年男女学生们投奔延安,这就使得交际舞会从一个小众的领导层的娱乐休息扩大为了革命青年男女们的重要活动。而这同样是值得研究的,因为这反映了作为那一代的青年革命者的生活重要侧面。据一个当事人回忆:

“每个星期天的舞会成了每个(延安大学女)学员的任务,不参加好像说不过去,可我这方面很笨,学了好长时间也学不会,没少出洋相。我那时候头发还很短,大家就用头巾把我头包起来,当男舞伴。女生那时候没有裙子穿,就把花被单缠在腰上当裙子,还真有点像。这样的舞会每次都会跳到晚上十一二点。”

回忆者的名字叫侯波,她的丈夫是徐肖冰,两人都是著名的红色摄影家。

这段回忆的背景资料是,延安当时的男女比例是18:1,(俺觉得这应该是公务员和军人队伍的比例,而不是当地居民的。),所以延安大学的女学生们,至少出于公益活动,也要在周日参加舞会啊,-----但这样的舞会,其实现在想起,是很让人神往的。即使是和缠着床单的女伴,---但想想这些舞会的组织者是谁啊?---徐以新。----后来的外交部副部长。---他手把手教会延安大学的孩子们跳来自苏联的集体舞(水手舞?)。---如果您对徐以新不甚了解的话,那么,俺补充一点,徐以新就是赫赫有名的“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的那“半个”,而且他很幸运地熬过了文革,和徐以新同样幸运的,还有两个,一位叫王盛荣,另一位是杨尚昆。----噢,俺错了,还有一个叫盛中亮的,此人也是二十八个一员,不过早早叛变,后来跑到美国去了,文革之后,老同学杨尚昆襟怀宽广,叫他回国访问,作陪的,就有徐以新,王盛荣两位。

但比这个舞会组织者更有名的,是旁边的乐队。延安大学舞会的伴奏通常依靠邓发的留声机,但是唱片的来源有限,所以往往还要依靠乐队的扬琴伴奏,---演奏者是谁呢?就是十大元帅里命运可比郭子仪的,-----叶剑英元帅。

看到这里,我们不仅感叹,一方面,感叹青春的花朵,即使是在陕北的黄土高原上,依然怒放。这可算得上是,穿着臃肿棉衣的TG在延安时最亮丽的一道景色。另一方面,也感叹那时候的上下同乐的氛围。元帅伴奏的舞会,现在还可以想象吗?

顺便提一下,众多回忆录里都说,当时TG大佬里面,跳舞最好的,一个是周公,另一位,就是叶帅了。也顺便八卦一下,当时参加舞会的武将里面,比较热心的就有罗瑞卿大将,王新亭上将和廖汉生中将,此外,舞会的指导者有,后来人称陶老四的陶铸。

不过像一切在革命旗帜下的行动一样,最后,舞会总会回到它符合人性的本初目的。1947年夏季,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行前,把随军的一位女记者撤回到了西柏坡。她的名字叫沈容。她留下了这样一段关于西柏坡麦场舞会的回忆:

在舞会上,有一件我们觉得有趣的事是胡服同志找王光美跳舞。王光美那时常穿一条雪白的衬衫,外加一条蓝色的工装裤,在我们女同志里面很突出。胡服同志总是从首长席斜对角走到王光美面前,鞠一个躬请王光美跳舞。这在这种舞会是少有的礼节,所以显得特别有趣。…

这一年,胡服同志49岁,王光美26岁。

不久,沈容的小姑子李蓬茵嫁给了后来的党史专家,朱老总政治秘书,廖盖隆,之前,胡服同志和王光美结婚,李蓬茵和廖盖隆曾去祝贺,胡服同志送他们每人一包美国骆驼烟。到了李,廖结婚,王光美也来祝贺,送得礼物,令沈容印象深刻------是几个避孕套。

主题:236475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