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讨论】文革,要不要再来一次 -- 钱二
共:💬305 🌺522 🌵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讨论】文革,要不要再来一次

  文革和中医是西西河的月经话题,隔一段时间就要折腾一次。

  这次是葡萄的帖子其实三个意思是一个连贯的过程

  主帖的主要论点,我是同意的。但是,有些问题,文革本身的问题,还是想讨论一下。

  文革的动机,毛自己的说法:“一大批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已经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相当大的一个多数的单位的领导权已经不在马克思主义者和人民群众手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中央形成了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它有一条修正主义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在各省、市、自治区和中央各部门都有代理人。过去的各种斗争都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实行文化大革命,公开地、全面地、自下而上地发动广大群众来揭发上述的黑暗面,才能把被走资派篡夺的权力重新夺回来。”葡萄的说法,是消灭党内既得利益集团,实现人人平等(但是,我反对说毛要求平等是为了实现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我同意文革不是简单的领导人之间的权力斗争。凭毛的威望,他要搞掉政敌,用不着文革,学斯大林就可以。

  然而,只有动机是不够的,从理想国到共产主义,再到今天欧洲的“普世价值”,我们从来都不缺崇高的理想。但是更关键的问题是,怎么样才能做到?毛拿全中国做了一次实验。实验的结果,葡萄也承认,失败了。我想讨论的是,如果成本这么大的实验做了一次,结果仅仅只是失败了,平反了。甚至如葡萄所说结论是,虽然失败了,也仍然有一些可取之处。那么有一个问题就始终没有得到解答,尤其在今天利益集团极度膨胀,左派呼声逐渐高涨的形势下,文革,我们要不要再来一次?我知道左派是回答“要”的,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追问,文革为什么失败?

  “清华大学几大派系,彼此争斗。早期太子党派系之间通过自己的家长获得政治动向打击对手。随后,被新贵清洗。”官僚之间这样剧烈倾轧,中国历史上并不是第一次。来俊臣周兴可能有人忘了吧,请君入瓮可是成语。锦衣卫的恐怖,托金庸大师的福大家应该记得。要是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于国于民都算不上大的伤害,雍正最近不是也平反了吗。但是,如果只能从各自的印象中寻找真相的话,我对文革的印象是:能跟国民党扯上关系的人要么远走国外,要么战战兢兢。割资本主义尾巴,不准养鸡养鸭。不少学校停课,一些老师校长被正值叛逆期的学生以反动学术权威的名义修理。大字报,任何能跟反动,走资派,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扯上丁点关系的言行,文字,生活作风问题都可能是被抓住批斗的理由。夫妻反目,亲戚朋友划清界限。破四旧破坏古物书籍。只能看“进步”书籍。造反派文攻武卫部分工厂停产。下乡知青精神空虚自觉青春虚度。知青返城时大量的伤痕文学。

  (插两句屁股的话题。葡萄说,很多人是有屁股的。而在我看来,葡萄你也是有屁股的。你是当今精英集团的一分子,尽管是有良心的精英。你眼光放得长远,关注的是全局,也就更关注太子党之类高层信息。普通人的苦难,在你眼里不过是历史必须付出的代价而已。而我也是有屁股的,我后面讲。)

  为什么,一场为人民着想,让权力重归人民的运动,在“公开地、全面地、自下而上地发动广大群众来揭发”之后,就成了上面这个样子?所谓“不怕秀才造反,就怕秀才从贼”,因为贼是无组织的。统治者眼里的贼,其实就是人民。在被组织起来的时候,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而“自下而上”的人民,不过是无组织的一盘散沙而已。在我眼里,文革的无政府状态,把人民,或者说人性的贪婪和恐惧激发得淋漓尽致。胆大的贪婪,任何可以罗织罪名,陷害他人往上爬的机会都不会放过。胆小的恐惧,夫妻反目告密造谣落井下石只为自己一身平安。贾植芳为什么躲过浩劫,我的看法,他一个早早被打倒的学者还有什么批斗的价值?这正说明挨批的人并非因为跟历史有这样那样的关系而挨批,仅仅只因为他们是通往权力的踏脚石,而凑巧又可以跟历史扯上这样那样的关系而已。初衷是权力重归人民,到头来不过是权力各归自己。

  中国人历来说:“人之初,性本善”,说“君子重义不重利”。我受庄子影响,但自认是墨家门徒。墨子讲人性无善无不善,趋利避害是个中性词。我的意思是人性有善有不善。合作(让利与人,善)和竞争(与人争利,恶)是亘古以来的话题。当今人情冷漠,不是文革的后果,人性向来如此,资源少困难多的时候,倾向于合作,资源多困难少的时候,倾向于竞争,是所谓“可以共患难,不可以共富贵”。文革不过是给了人性一个表现的机会。从马恩到毛,都高估了人民。只看到被压迫者的苦,却忽视被压迫者的恶。相信人是可以被“改造”好的。在这一点上西方资本主义学者要清醒得多。美国立国以人性恶为基本前提,我倒不是说西方制度就多么好,美国先贤几乎是按心中理想建立的制度,二百多年后的今天,华尔街精英还是玩弄人民于股掌之上。想方设法的监督,到如今还是这个结果,怎么相信人是可以改造好的呢。一个医生可能改造好了,那么多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青,我觉得他们更有代表性,返城时候妻离子散种种手段以及无病呻吟的伤痕文学,真的平等了吗,他们真的被改造好了吗?“如果每个人都……”,这是改造宣传的时候喜欢用的句式。据我所知成功实现这个如果的只有三个行业:彩票,因为每个人都贪婪。保险,因为每个人都恐惧。乞丐,因为每个人都有同情心。同情心还是打折扣的,所以乞丐的成就相当有限。

  政治家,毛,到底有没有权利这样大规模的“改造”人?改造,是把人放到平等的地位上,还是封建帝王的惯性?到底谁才是人民,知青算不算人民?我不敢肯定地说政治家没这个权利,但是历史已经有不少教训。历史上人们互相残杀,首先是因为战争,其次就是因为信仰。基督教清洗异教徒,共产党清洗走资派。清洗,控制,改造,不是仅在中国,而是在所有共产主义国家都发生过的事情。《通往奴役之路》是反共,宣传资本主义的书。它鼓吹资本主义的部分我不以为然,它对共产主义的批评我觉得一针见血。人们以为他们守护的是通往天堂的阶梯,因此对任何敢于破坏,反对甚至怀疑的人毫不留情。为了达到崇高的目标,要求每个人都无私奉献,任何自私自利的行为一旦被容忍,无私的团结协作很快就会崩溃。所谓学坏容易学好难。这种情况下,控制和改造必须存在。但,关键问题是,谁来保证那梯子通向的肯定是天堂?基督徒相信的天堂,西西河多少人在乎?希特勒也相信自己正带领德国人民走向天堂,东条英机相信日本人民走向天堂。我们普通人被牺牲,如果能有个好的结果,当当历史的代价也就算了。如果不是呢?

  所谓历史周期律,贵族,门阀,官僚,军阀,直到今天的资本新贵,利益集团绵延不绝。我也希望它们能够还利于民。但是怎样做?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实验做过了,文革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文革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我只希望,今后政治家务实,再务实。真要做实验,范围小一点,时间短一点,不要动不动就拿全国人民来折腾了。

  我不想就毛个人的是非功过做评判。只不过,功是功,过是过,不要说到功就是毛的从红军算起,说到过就是集体领导。而毛是毛,文革是文革。不要说文革从建国初算起。社会组织改造,是土地改革的功劳,或许能加上合作社集体化,但算不到文革头上。而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必须消灭封建依附来为毛为文革辩护,这站不住脚。

历史周期律

道德,文化和利益

通宝推:凤凰城,九合诸侯,
主题:237875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