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饥荒岁月里的记忆 -- 老光
共:💬29 🌺142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饥荒岁月里的记忆

四.隔壁的小孩——叽嘎

进入1960 年,饥荒越来越严重,开始出现饿死人的现象了。

这个时候,上面提出了“瓜菜代,渡饥荒”的口号。可惜的是,那个年代,全是共产主义,老百姓又没有一寸的自留土地,集体田地里栽种的东西又长不起来,怎么个“瓜菜代”?尤其是像我们这个城不城,乡不乡的小镇子上的老百姓,日子是越过越艰难。

我家的隔壁,住着个舒大爷。这舒大爷原先是个搬运工人,旧社会便靠肩挑背扛,卖劳力为生,是所谓“根正苗红”的赤贫工人,按毛主席的观点:是地道的无产阶级。解放后,老头当过搬运队的头,56 年退休在家赋闲。

老头的儿子在外地工作,一年四季难得回来几趟。俩老口带着个小孙儿,小孙儿说话叽叽嘎嘎,一天到晚像只喜鹊闹个不停。邻居们按其说话的口吻,叽叽嘎嘎的,便送了个外号:叽嘎。不打想,这名子挺顺口的,你喊,我喊,他也喊,喊来喊去,本名倒忘记了,浑号却出了名。

叽嘎是抗美援朝停战那年出生的,本名叫胜利。比我大弟弟小半岁。两人个头差不多,平时玩得也投契,可说是形影不离。两个小孩子几得喜欢嬉闹,有时无时,不知什么原因,就会打起架来。为打架,两个伢儿不知被大人捶了多少餐家伙。但打不怕,泪花未干,一会儿的功夫,又搞到一起去了,太不争气了!

春天来了,太阳光照在人身上,烘烘的,懒洋洋的,使人不想动弹,再加上肚子没食,饿得咕咕直叫,越加地不想动弹。

两个小孩坐在舒家的大门槛上,有气无力地搭拉着脑袋,默默无语倚靠着门枋。舒大爷喊了一声:“弟弟,叽嘎,您两个去玩沙?”

弟弟懒得吱声,叽嘎垂着眼皮,强打起精神,回了爷爷一句:“没得劲玩得!”

我在屋里,听到叽嘎如此说,心里一酸,只想放声大哭一场才好。

这个场景,至死都忘不了。

五.两块豆腐

1960年,对我们整个中华民族来说,是一个灾荒年,对我们家来说,也不是一个好兆头。

本来,日子就过得极其艰难的,可最小的弟弟他迟不来,早不来,偏偏赶巧在这时生下地。他是正月末出生的,偏巧那年又是“倒春寒”,整个春天特别的冷。寒风刮在脸上,像刀儿割肉一样。

妈妈生了小弟弟,坐月子,家里么得都没有。政府配给产妇的:共一斤红糖和六十块巴掌大的豆腐。豆腐每天凭证去买,三十个格格划满数为止。

这豆腐还不是用黄豆打的,是从北方调来的一种泥豆。泥豆打的豆腐带着种黑色,味道和口感比黄豆打的豆腐差好多。

六.一年逝两人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话说得是一点都不错。

父母生我们五姊妹。我最大,我下面有个妹妹,小我两岁,很小就死了。一个大弟弟,52年出生,还有一个弟弟,55年出生,60年已经5岁多。最小的弟弟出生不久,第二个弟弟就死掉了,是那年三月十七日。

到了年底,即1960年12月30日,再过一天,便是新的一年。

那时,我妈在居委会负点责任。30日那天,她打点屠夫们杀年猪,安排食堂里过年的事。我记得,那是下午的二点多钟。我正和一群伙伴玩得兴高采烈,猛然间发现,我妈捶胸顿足,号啕大哭走回来。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是旁人告诉我,说是我父亲突然死了。父亲的死,不啻是当头一棒。

我没有号啕,只是默默地流泪。从那一刻起,我长大了,突然间,明白了许多的事理。

那是1960年的12月30日,那一年,我一十二岁又五个月。

从年头,到年尾,我们家一年逝去了两人。

他们死亡的原因,是众所周知的大饥荒。

关键词(Tags): #饥荒岁月里的记忆(橡树村)#系列之四#之五#之六。通宝推:三儿,
主题:2382547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