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大河入海处之作为证明的内战(四)共军的进取心 -- 史文恭
共:💬206 🌺965 🌵89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大河入海处之作为证明的内战(四)共军的进取心

对于一直处于上升期的解放军而言,进取心应该是这支部队自然属性,而且这也的确就是历史的事实。所以,本不用多说的。但如果我们细察解放军在解放战争三年之中的历程,却不禁要感叹这支部队所具有的强烈的进取心,对比历史上其他军队而言,是少有的。因为共军的进取心,是一种在劣势下逆风突进的进取心,是一种在顺势里披荆斩棘的进取心,也就是说,是一种无可抗拒的进取心。------因为如此,自建国以后,PLA几乎赢得了所有的国境冲突和国内叛乱,还包括一次直接面对世界第一军事强国的地区战争,-----作为一个整体的军队,任何势力无法完整地从物理上消灭他们,----所以,只要这支军队始终保持着一种决不屈服,勇往直前的军魂,则他们将永远是令人敬畏的。-------虽然,时间这个伟大的魔法师令我们无法预测,和平年代的PLA是否依然保持他们曾经的锐利和勇猛,但至少现在,我们可以在历史里回味一下他们巅峰时刻的辉煌。

当俺提到PLA的“巅峰时刻”,显然,从逻辑上隐藏着一个漏洞,那就是这是否意味着PLA将无法再一次“登顶”?-----其实俺之所以这么说,原因在于解放战争三年的PLA是在东哥的指挥之下的。-----每一支伟大的军队都有他们的守护神,------当然,美国人除外,他们的守护神是工程师,-----也许还要加上日本人,因为我们无法为自杀这种行为找到一个神祇(谢谢“不打不相识”兄指出错误。),----但是,恰如我们无法想象没有拿破仑的法军,没有毛奇的德军,或者没有纳尔逊的皇家海军一样,----我们无法想象,离开了东哥,解放战争的进程和PLA的命运将会如何。

众所周知,东哥本人的斗志是极其充沛的,----在其晚年,甚至到了在北戴河和巨浪搏斗的地步,充分显示了他老人家没有对手的苦恼。-----但他的斗志是和他硕大,睿智的头脑紧紧结合在一起的。----所以,在军事领域,他无可置疑地成为了一个恐怖的统帅,这一点,即使是他的敌人都无法否认。而在内战三年里,对此最好的解释,就在于刘邓大军的千里跃进大别山。

千里跃进大别山,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扁平化的概念,因此暗淡了这个大事件后面所蕴含的很多非常动人的细节。俺在此汇报一下一些感想,让同学们更好地体会一下这个“千里跃进”后面所包含的惊心动魄和艰苦卓绝。

与很多程式化的介绍不同,实际上,在内战之初,国民党一方所取得的胜利,是巨大的。所谓的“全面进攻”,达到了很好的效果,占据天下之中的“中原根据地”被彻底荡平了,原来对国民党如肉中之刺的,南京附近的两淮根据地,也被荡平了,粟裕大将固然赢了“七战七捷”,但战线却是逐步向北推移,在华北,聂帅部失去了张家口,在东北,原来还想在山海关把国军挡在关外独吞东北九省的林总,被赶过了松花江,在新一军,新六军的国军官兵忙着和东北大姑娘结婚的同时,东北民主联军还在冰天雪地里苦苦剿匪,安定后方。而南满根据地则一度被打得只剩下四来个县,(谢谢老拙兄)准备退到长白山打游击了。

所以,所谓国民党因为兵力不足,不得不放弃“全面进攻”而转为“重点进攻”,固然有一定的道理,但这并不意味着“全面进攻”的失败,而是宣示了“全面进攻”的胜利,正是因为国民党占据了大批的解放区,使得他们要分出兵力来守备他们的战果,----我们要记住的是,假如国军能够守住他们的地盘,则他们的兵力必然会很快的增长,----相反,根据地日益萎缩的解放军,是否还能够继续支撑,则马上会成为一个现实的问题。

是以,国军的“重点进攻”是“乘胜追击”,而不是“力有未逮”,而且他们所追击的两个重点,陕北和山东,都可以说是要点,尤其是山东,几乎可以说是连接华北和华东的枢纽,此地得失,关乎根本,故国军方即使在七十四师被全歼之后,依然集重兵于此地,逼得华东野战军不得不分兵来拉开敌军重围。因此从整个的战局而言,在东哥决定刘邓大军千里跃进的时候,国共双方的差距事实上是拉大了,而不是缩小了。

而打破这个差距的唯一途径在于,通过把战线推到国统区来使根据地恢复生息,并打乱国军战略部署。---这一点,现在我们从理论上看,似乎是一个很简单的决策。

然而,从当时的实际情况看,这个决策是非常冒险的。因为:

首先,刘邓大军是当时TG所有军队里面表现最好的一支,从东哥去重庆谈判时的上党战役开始,到平汉战役,陇海战役,定陶战役,甄城战役,巨金鱼战役,乃至到鲁西南战役,除了在和国军整编11师在张凤集一战打个平手之外,在千里跃进大别山之前,刘邓大军近乎全胜。这样一支强大的部队,让他们挺进千里,到一个没有后勤的敌占区扎根,这个举措对于这支部队而言,是增强他们的战力还是反之,是一目了然的。

其次,千里跃进并非郊游,而是十万大军在重兵围截之下,要渡过五条大河和一片泥泞的黄泛区的近乎突围式的艰苦行军,这样的行军本身就是极大的冒险。---举一个小例子,渡过淮河的时候,刘伯承亲自下河勘探,发现淮河居然能够徒涉,(就是一步步从此岸走到彼岸),才使得大军得以及时渡过。(而国军追兵到时,恰逢淮河涨水,未能效仿。)---但倘若当时水情恰好相反,则又将会如何呢?

其三,在西边的陕北和东边的山东正在被重兵围攻之际,不是把中间的刘邓大军居中策应,而是把这支部队一跃千里,进到大别山,这在战略上,是否明智,同样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到的。

然而东哥就是这样决策了。在被胡宗南追着屁股在陕北山沟打圈圈的同时,他几乎一天一个电报催刘邓,---不是要他们向他靠拢,而是要他们向南挺进,这充分说明了一点,在东哥的字典里,他从来是不会丧失主动的,---无论在多么困难的局面下,他所捕捉的是,始终是敌人的弱点,而且还要对准这个弱点,狠狠插上一刀。-----而这,才是所谓进取心的真髓。-----在战略层面,真正的统帅从来都拒绝消极的防御。

因此,正是因为这样的进取心,作为对手的蒋,peanuts即使在进攻时刻,依然感到芒刺在背。对于这个千里跃进大别山,他是如此评论的:“东可威胁京畿,西可威胁武汉,南可阻碍长江运输,在战略上对政府是一个很大的顾虑。”----事实上,伴随着刘邓大军的进军,陈赓,谢富治的陈谢大军,和华野的陈粟大军同时南进,这就让PLA在内战的第二个年头,在战略上就开始了反攻,从此,扭转了整个内战的态势。

当然,这样的决策是建立在刘邓大军巨大牺牲的基础之上的。邓公后来在二野战史座谈会上说,解放战争最重的担子,是二野挑了起来,-----这并非他的自我吹嘘,而是事实。----作为内战前期战绩最好的方面军,二野在千里跃进之中,大伤元气。不仅部队伤亡重大,装备损失惨重,甚至刘邓本人都曾遇险。但他们毕竟挑起了这个担子。

太长了,俺先找李逵去了。。。

元宝推荐:橡树村,禅人,宁子, 通宝推:别来无样,zlusc,居庸叠翠,快刀浪子,唐家山,
主题:2421423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