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酸涩的枫国回忆之一 -- 王城爱晚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0 阅 2740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09-22 21:49:05
主题:2444702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3485`18611`151284`从四品下:中大夫|明威将军`2009-07-22 09:45:22`
【原创】酸涩的枫国回忆之一 36

以前看贴,谈及伤痕文学,一位跟贴的大爷破口大骂,“你们大城市的人过了几年农村日子就算伤痕,那农民还不都该死啊。” 另附国骂数句。我一直反对骂人,有话好好说吗,骂人干什麽。但我对这位大爷的论调深以为然。所以写这篇或下篇有小资味道的东西时,我只敢说那是些酸涩的回忆。

2003年冬,我们移民时,落地写的是多伦多。可临到订票时,却直奔蒙特利尔,因为太太的哥哥在那里。更有变化的是,大舅子突然找到一份中国的高职工作,回国了。他太太移居渥太华。并不是回避我们,魁北克严厉的语言法令使得移民的子女无法进入英语中学,她带着孩子去哪儿呆两年,曲线救国去了。

没移民的同志很难理解移民的难处,有亲戚朋友在开始时稍稍递把手,就少受很多难为。尽管嫂子不住在蒙城了,她还是赶了来,接了机;帮我们找了家庭旅馆;买了菜,牛奶和印度大饼;教我们买地铁票;在临走前,又介绍了她的一朋友给我们。

在未来之前,我们已经知道嫂子以前住在一个非常好的公寓里。她的朋友某君知道她要前往渥都后,再三央求转给他,那时他太太刚生孩子,父母也来帮忙,一居室实在住不开了。嫂子架不住,给他面子,答应了,同时提了要求。一是帮她收着仍然寄来的信,那时改地址还很麻烦,有人专门帮忙,倚着维生呢。二是等我们来后,暂时以那里为我们的通讯地址,好收枫叶卡等证件和最初极其重要的文件。算是互相帮助。某君一口答应了。

拿上礼物,推着孩子,跟着嫂子往某君家去。一路上,嫂子夸那个公寓好。大楼集中供热,洗澡水随便用;市中心,临地铁;楼下几步就是便宜超市;在麦吉尔大学和清华大学之间,连自行车和月票都不用买,也不怕黑人和阿拉伯人偷。我听了,就问我们也能租个这样的么?嫂子很可惜地摇摇头。

按了门铃,乘上电梯。再一敲门,一个英俊的青年开了门,他就是某君。一位老伯穿着秋裤,蹲在地上看一个不到一岁的小女孩在地上爬。木地板闪闪发光,阳光透过大大的玻璃窗,照得洁白的墙面分外明亮。一个身材很好,面色姣好白皙的年轻女子过来打过招呼,抱着孩子和老人都进了里屋。某君先将最近的信给嫂子,又收下了礼物,给了我们联系电话,爽利地说“多联系啊”。他见我对他崭新的电脑很感兴趣,坦率地告诉我,刚回国攒的,六七千呢。他在北京的大学毕业后,移民,现在清华大学读某本科。再过两年,就毕业了。不敢多坐,告辞,临出门,看见过道上还立着两个床垫。嫂子不无得意告我,有一个还是她捡的呢。接着讲,某君上学有助学金,太太学法语有补助,孩子有牛奶金(越小钱越多),每月付了房租,买点吃得,剩不老少呢。真是羡慕极了,看人家过的什麽日子!

一羡慕就是两年。在这期间,我学过法语,打过近二十种短工,改说了普通话。太太学了法语,读过大专,给一个教授递了硕士申请。尽管竞争激烈(教授的原话),教授还是要了她,因为只有太太一人申请。于是放弃了大专那不会失业,中国人很难读上的劳苦专业,离开了蒙城。

离开前一天,日本人投降,曲线救国胜利,嫂子又杀回来了。我们帮她租了房子。某君不知道,又叫我们去拿嫂子的信。我们也想给他告个别,就又去了。一出地铁,都是高楼,过街风很大,地上垃圾或旋或滚,叮叮当当,可口可乐瓶子顺坡滚跳,一个国人模样的老人追着去捡,到大超市可以抵五仙。

按了门铃,乘上电梯。再一敲门,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开了门,他就是某君。一个不到一岁的小女孩在地上爬,那是他们家老二。木地板已经旧了,似乎有点磨损。玻璃窗外乌云如山,脱了皮的墙面显得有点灰。他太太过来打过招呼,抱着孩子进了里屋。某君先将最近的信给我们。又见我对他拆散的电脑很感兴趣,告诉我坏了,正等特价999刀时,买个笔记本呢。他在清华大学毕业后,递了许多申请,都没回音,没月票,所以也下不了决心去打工。不敢多坐,告辞,临出门,看见两个床垫仍在,有一个还是嫂子捡的呢。后来嫂子讲,某君打算上大专或清华回炉,他太太正申请大专;现在全指望孩子的牛奶金每月付了房租,买点吃得,剩不下了。

某君送我们下楼,诚恳地说“多联系啊”。 走出门外,回头一看,两个同胞正在往电梯里抬车衣用的滚布,他坐在门厅看着正在发呆。我们也很失落。在移民的最初日子,某君的生活似乎是我们曾经的梦想。

第一篇完。


关键词(Tags): #枫国#回忆
牛铃 选转。最后于2009-09-23 09:55:51改,共1次;
2009-09-22 21:4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