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清廷1894-1895年间购舰活动始末(上) -- 海风微澜
共:💬14 🌺3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清廷1894-1895年间购舰活动始末(上)

一、捷足先登的南洋海军

1888年北洋海军正式成军。这本该成为中国近代海军继续发展的基础,然而,在此之后,中国海军的发展却不可思议地就此停滞不前了。历史进入了1894年,清廷的一些封疆大吏们开始隐隐感受到了东邻日本的腾腾杀气,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海军发展这一几乎被遗忘的问题了。

按照中国海军当年议定的战略规划,先就北洋先成一军,再逐次推广到南洋、福建等水师。然而就是北洋海军,每年所得的海防经费也严重短缺,更不消说在北洋地位之下的南洋海军了。1892年后,南洋只得“将现有兵轮暂减人数,以为节饷添船之计,仍俟等有款项购办铁甲等舰”。然而两年过去了,非但铁甲舰、快船毫无踪影,连原有的舰艇都朽坏不堪,所以两江总督、南洋大臣刘坤一决定“不得不就现时饷力,择要图维”。他把目光瞄准了鱼雷艇。他认为“鱼雷炮艇战守兼资,实为水师利器,购价既廉,养船之费亦省。”1894年2月24日,刘坤一以“南洋江南兼防,整顿水师实为当务之急”为名,上奏朝廷,提出向德国订购4艘鱼雷艇。清廷驻德公使许景澄经过向德国伏尔铿厂(Vulkan)及硕效厂(Schichau)询价后,决定在两厂分别订购2艘。向两厂分别订购的好处是可以相互参照比较。两厂顾及名声,用工用料必定更加坚实,且伏尔铿厂在数年前因为无力承造“福龙”号鱼雷艇,眼睁睁看着订单被硕效厂夺去,所以“此次极欲承揽此订造合同,船价、运费等项,格外从减。”

向伏尔铿厂订购的两艇被命名为为“辰”号、“宿”号。艇长43.89米,宽5.18米,吃水2.44米,排水量90吨,航速18节,载煤20吨,载淡水3吨。1座3缸往复式蒸汽机,输出功率700匹,编制36人。装备3具356mm鱼雷发射管,备雷3条,发射管安设在舰首两侧及后甲板。另配2门37mm哈乞开斯速射炮(“宿”艇为3门)。两艇艇体造价为40.4万马克。向硕效厂订购的两艇被命名为为“列”号、“张”号。艇长39米,宽4.78米,吃水1.52米,排水量62吨,航速16节,载煤18吨,载淡水3吨。1座3缸往复式蒸汽机,输出功率600匹,编制34人。装备3具356mm鱼雷发射管,备雷3条,2门37mm哈乞开斯速射炮。两艇艇体造价为43.9万马克。4艇所需鱼雷发射管、鱼雷及机关炮、弹药等共29.28万马克,以上共计113.58万马克,折合白银40万两。

可惜4艇于1895年冬才建成回国,因而没能赶上甲午战争。

二、清廷甲午战争期间在英国的购舰活动

1、龚照瑗出使欧洲与购舰活动的开始

1894年,原任大清国驻英、法、比、意四国公使薛福成任期届满,清廷指派四川布政使龚照瑗接替薛福成出任驻四国公使。龚照瑗对此次出使任务可谓踌躇满志,在北京时就常常说:“赶凉遄发,以免薛使归帆受热。此时往还均便,务望电促。”4月初,龚照瑗终于登上了法国公司的轮船,启程赶赴欧洲。龚照瑗从上海出发,路经新加坡,穿马六甲海峡、入印度洋,经锡兰(今斯里兰卡)、埃及,穿苏伊士运河,途中数次遇到大风浪,最后终于在5月18日晚抵达法国马赛。这一路上可谓历尽艰辛,冥冥中似乎预示着他的这次欧洲之行必定充满了坎坷。

龚照瑗到法国后,与薛福成履行完交接事宜后,便开始了一系列的外交活动。本来,他准备在法国的事务告一段落时转赴意大利。但由于法国总统于6月24日在吕宋被暗杀,因此暂缓赴意。留在法国处理吊唁事宜。6月29日,龚照瑗向国内报告,“日本已在英订造两大铁舰,其坚利为东方海面所无。”(此即是后来的日本战列舰“富士”和“八岛”)7月10日,他又报告“日在英购一大快轮,留船主,水手,已开赴日云。”(此舰即为“吉野”舰)这两条消息使得李鸿章如坐针毡,他决定派龚照瑗先行赴英,一方面协调英国调停事宜,另一方面打算在英国购舰备战。7月12日夜,龚照瑗到达英国。7月16日,李鸿章密电龚照瑗:“海军快船,速率过少。英厂如有制成新式大快船,多置快炮,行二十三四迈,望密访议购。价若干?趁未决裂前送华,迟则无及。”反应迟钝的清廷终于在国际军火市场上出手了。

其实,在英国的购舰活动早在7月5日就开始了,但操作此事的不是清廷,而是操纵在外国人手中的中国海关。曾在当年中国订购蚊炮船中尝到甜头的赫德、金登干以及英国阿姆斯特朗公司的总设计师伦道尔爵士早已嗅到了中日战争的硝烟,已经先于清廷行动起来了。伦道尔通过金登干率先向赫德抛来了“绣球”,称“中国应当增强海军,以与日本保持实力上的均衡”,“他的阿姆斯特朗厂愿以正在为别处订造的快速巡洋舰优先供应中国,其中快速巡洋舰10个月交货,小型捕雷驱逐舰,5个星期就能交货。”

另一方面,龚照瑗得到李鸿章的密电后,即与阿姆斯特朗厂的董事瓦瓦士(Vavassen)接触,商谈购舰事宜。其实,当时阿厂内现成的军舰仅一艘“吉野”的同型巡洋舰和一艘捕雷舰。(26日金登干从伦敦发回的电报也证实了此事)阿厂首先抛出了那艘捕雷舰。7月22日,龚照瑗向李鸿章电告称这艘舰“长20丈,带抓敌雷机,2门25磅快炮,4门3磅快炮”,售价54000磅(当时英磅与白银比价约为1:7),但不包括鱼雷。如果即时成交,可包送回国。但李鸿章嫌价格太贵,没有订购,于24日电告龚照瑗,让他重新觅购每小时航速20海里的新式小快船。8月2日,龚照瑗又称觅到一艘快轮,与前面提到的那艘捕雷舰为同型舰,航速26节多,4门炮,报价50000磅。李鸿章显然对该舰来了兴趣,尤其是26节的高航速让他怦然心动,认为是“探信捷报”,6小时后即发电龚照瑗,让其迅速代为订购。然而8月7日,龚照瑗电称该舰因为回复太迟,已被出售了。无奈之下,他只得再去订购先前的那艘捕雷舰。8月12日,龚照瑗以52500磅的价格买下了该舰,该舰即为“飞霆”。

“飞霆”舰原先是考斯公司(J.S White of Cowes)在1887年建造的一艘货轮,名“海蛇”号(Sea Serpent)1894年4月被阿姆斯特朗公司购下,加装了武备,作为军舰出售。“飞霆”舰长63.7米,宽7.2米,吃水3米,排水量349吨,满载排水量401吨,立式蒸汽机2座,锅炉2座,输出马力3000匹,双轴推进,载煤量104吨。装备3.75英寸速射炮2门,3磅炮4门,双联装356mm回旋式鱼雷发射管2具,单管356mm固定式鱼雷发射管1具。

巧合的是,就在“飞霆”舰订购合同签字的当天,英国即宣布12日起严禁向交战国双方出售兵船。8月19日,迟迟未得到“飞霆”舰开航消息的总理衙门向龚照瑗去电询问开航日期,20日,龚回电称“飞霆”舰被英国扣下检查,因为没有更换大清国旗,所以暂时未被扣留。此时,发生了日舰“达楚答”(又作太素太、太素勤刻、德士达)被扣事件。“达楚答”即龙田号(Tatsuta),是日本1894年在英国阿姆斯特朗厂订购的快速巡洋舰,装备120mm速射炮2门、47mm炮4门、37mm炮5门,450mm鱼雷发射管5具,火力凶猛。该舰于英国起航至红海之外,因为挂日本旗,而管驾是英国人,所以被英国的属邦亚丁国扣下。该舰直到1895年3月19日才被获准放行。21日,李鸿章从英国路透社的报道中得知“中国在英国订购鱼雷快船,英不准出口云。”形势顿时紧张起来。李鸿章马上让龚照瑗联系英国外交部是否有武器出口禁令,但英国外交部却没有给龚照瑗肯定的答复。23日,龚照瑗电告李鸿章说“飞霆”舰出口颇难,准备另想办法。24日又电称,英国只是例行检查,报馆的消息只是胡乱揣度而已。

9月1日,好消息传来,龚照瑗与负责包送的格雷士已经谈妥用“借旗”的方式运送“飞霆”,并雇佣了54名前海军人员驾驶回国,须行驶50天左右,所有费用32000磅。如果朝廷同意,明天即可与英商麦高伦签定合同,20天内就可开行。9月2日朝廷即同意签字画押。李鸿章自然大喜过望,于9月4日电告丁汝昌做好接舰验收准备,还打算“或于所雇英人中留管驾、大二副、管轮数人”。然而到9月15日,形势突变,龚照瑗来电:“阿轮立据,稍有未妥处,未定行期。”19日又电称:“英国已严查兵轮出口,必根究送船出保人与借旗国家”。11月6日,龚照瑗电称包送人格雷士已经毁约而去,如果只是借旗而没有出保人,则没有把握顺利开行。至此,“飞霆”舰在英国已是寸步难行。当“飞霆”舰最后缓缓驶出泰恩河(Tyne)踏上回国之路时,已经是1895年6月了。

主题:245355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