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历史色盲讲故事——故事,过去的事儿(1) -- 江南水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1 阅 21900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10-01 16:30:03
2460973 复 2454579
江南水
江南水`29660`/bbsIMG/face/0000.gif`70`1080`21629`159183`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8-11-22 18:30:56`
【原创】历史色盲讲故事——故事,过去的事儿(3) 63

无可奈何花落去

据夏商周断代工程考证,周武王伐纣是在公元前1046年,在彻底搞定殷商后,周天子就分封了数十家诸侯,其中大多数是姓姬的。

这些诸侯占有的土地有大有小,彼此的级别也有高有低,占有土地多的,级别自然也就高,据《礼记王制》:公侯田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

不同级别的人享有不同的待遇,以欣赏舞蹈为例,公爵可以欣赏六六三十六人的团体舞蹈,侯爵以下的只能欣赏四四十六人的团体舞蹈。

这就是“礼乐制度”。

跟今天“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一律平等”一比,这实在是一个很不人道的制度。

问题是,今天大小国家之间真的一律平等了吗?

还是周天子实在,正面现实,干脆就用这种看上去不人道的制度来维持现实的秩序。

今天,有的国家面对世界上国家之间事实上的不平等,不等不靠,自力更生,努力争取平等,比如搞个核弹什么的。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古人也不是没有这种念头。

今天,制裁这些有非分之想的国家的,是联合国安理会,那时候,处罚那些有想法的诸侯的,就是周天子。

联合国安理会是唯一一个有权决定动武的机构(当然有的国家可以不鸟他),周天子是唯一一个可以决定征讨诸侯的人。

靠着礼乐制度和唯一的动武决定权,周天子维持着天下的秩序,这就是孔夫子所说的“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除了“礼乐征伐”,周天子还能够干预诸侯的内部事务,甚至可以整死那些不怎么听话的诸侯。齐国自立国之初就是大国,并且还拥有周天子赋予的征讨诸侯的权力,那又怎么样,齐国的领导人齐哀公还是被周夷王给煮了。

周天子能够拥有对天下诸侯生杀予夺的权威,并不是儒家宣扬的,他们拥有高尚的道德,而是他们对最重要的资源,土地,拥有绝对的支配权,并且周王室本身还占据着天下最大面积的土地,周天子占有的土地达到了“千里”,远远大于那些诸侯。

《诗小雅北山》云: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里“土”的范围很狭义,只是耕地,那些非耕地,如山林、湖泊并不在“王土”之列。

在周王室立国之初,单凭王室占据的耕地就足以供养王室成员,并且还能够供养王室庞大的军队,保证王室对诸侯拥有绝对的权威。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室需要供养的人越来越多,而耕地却没有相应的增加。支出不断增加,收入却不见增长,用一个经济学术语来说就是,周王室出现了财政危机,分分钟内财政赤字就会缠上周王室(财政赤字最终还是缠上了周天子,债台高筑说的就是末代周天子),长此以往周王室只有一条路可以走,衰败。

天下诸侯也看出周天子有点外强中干了,还是在周夷王时代,虽然周天子可以整死齐哀公,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有的诸侯就开始不朝拜天子了。

为了保证周王室的绝对权威,周天子就不得不解决自己面临的财政问题。

古今中外,解决财政危机不外是两条路,开源和节流。

在那个没有任何措施的年代,要想让人不生孩子比较困难,节流这条路对周王室来说是走不通的,那就只好选择开源了。

怎么开源,是摆在周天子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在生产工具飞跃发展之前,大量增加耕地也是不怎么靠谱的,周夷王的儿子周厉王把目光投向了那些非耕地,山林湖泊。

只要把山林湖泊收归周王室所有,那就是一个巨大的财源。

周厉王任用荣夷公,让他负责把所有能够想到的非国有财源全部收归王室所有,以加强周王室的实力。

这个决定一做出来,那就是粪坑里做核试验,民愤极大。

在周厉王之前,普通人本着不用白不用的基本原则,几乎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可以从山林湖泊中得到自己所需要的。山林提供的木材是人们烧火做饭不可缺少的重要材料,山林中的飞禽走兽、湖泊中的鱼鳖虾蟹更是人们改善生活的必备物品。

周厉王决定把山林湖泊全部收归国有后,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质量,一夜就回到了解放前,要他们无怨无悔的接受这一切,那才是真正见鬼呢。

胳膊拧不过大腿,人民群众也没有胆量向周天子讨个说法,只是私下里发发牢骚。

就在这个时候,周厉王做出了一个自以为英明的决定,派人监视首都的所有人,有胆敢发牢骚的,立刻咔嚓。

霎时间,萦绕在首都那些乱七八糟的牢骚声立刻就消失了,这个世界终于清净了,周厉王也沾沾自喜:看你丫的谁还敢多嘴。

沾沾自喜的周厉王没有意识到,此时的他就坐在一个火药桶上。你动动嘴皮子就让无数人的生活质量一落千丈,还不让人发泄一下不良情绪,这不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吗?

自己的利益无辜被侵占,连发牢骚这点卑微的权利也被剥夺,首都的广大人民群众终于忍受不了了,此时的周都城镐京就是一个巨大的火药桶。

可以肯定,周厉王的开源措施损害的并不只是普通人的利益,还损害了相当一部分实力派的利益,这些人也不待见周厉王的这些措施。

看到首都的民怨达到了沸腾的程度,这些人也乘机而动,煽动群众走向街头,顺便也包围了周天子的王宫,也算是古代版的颜色革命。

这就是有名的“国人暴动”。

暴动起来后,周厉王仓皇逃离首都,跑到了彘。

彘者,野猪也,也许那个地方野猪成群吧,周厉王的后半生就跟野猪作伴了。

周厉王虽然没有挽救周王室走向式微的命运,但是他还是对历史做了一点贡献,就在他逃走的第二年,中国的历史有了确切的纪年,这一年就是公元前841年。

传统上,周厉王是一个绝对的反面角色,这一点从他的谥号“厉”就可以看得出来。

不过,周厉王的所作所为真不好说就那么不对,他的一系列措施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南方有个一直不安分的楚国,他的所作所为就从侧面给了周厉王一个正面评价。

当时楚国的领导人熊渠非但置“礼乐征伐自天子出”不顾,私自征讨周围的诸侯,还封自己的三个儿子为“王”,并且声明:俺就是蛮夷,跟你们中原不一样。

周天子是老天爷的儿子,是“周王”,熊渠的三个儿子也是“王”,你说熊渠是什么呢?

胆大包天的楚国就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吃周天子的豆腐,周天子也只是干瞪眼。

周厉王采取了开源措施后,熊渠看到周王室的实力有所增长,也很识趣的主动废除了“王”,不想因为过干瘾而遭受周天子的征讨。

周厉王的开源措施对正在走向式微的周王室来说是必要的,也是唯一的出路。

在当时的情况下,周厉王要想开源,就要与民争利,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但并不是说周厉王就没有任何失误,周厉王最大的失误就是操之过急,如果他不是一下子就把所有的额外资源都收归国有,而是今天收一点,明天收一点,用温水煮青蛙的办法,后果会不会不一样呢?

周厉王壮志未酬,周王室也不可避免在式微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他的孙子周幽王又在周王室背后努力的推了一把,终于让周王室走向了不归路。


  • 本帖 2 回复
通宝推:龙驹坝,
最后于2009-10-01 16:37:34改,共2次;
2009-10-01 16:30:0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