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严家的那些事儿--盘夫 -- 月色溶溶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4 阅 7667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10-02 08:34:03
2462485 复 2460669
月色溶溶
月色溶溶`13619`http://i3.6.cn/cvbnm/64/9f/08/a2320696f55e8a42da9ffec18636eb32.jpg`70`8801`21172`205170`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6-09-28 02:54:24`
【原创】严家的那些事儿--索夫 29

兰贞听到曾荣在书房“自言自语”大骂严党还要把她退回娘门,又惊又气,冲动之下,也曾想要回家去禀告祖父和父亲,唉,可是啊,她毕竟是太爱曾荣了,那只是一闪念而已----告诉祖父然后把曾荣杀了,她实在是舍不得的。有句话说,谁爱得更多,谁就输了,在五百年前之严兰贞身上,倒也是十分贴切。

哦,这么古老的故事,原来也只隔着五百年光阴。

爱得更多、女生外向再加上一定的正义感,严兰贞在人生重大关头作出了选择,她得知的真相,将只用来表明她对曾荣的“真心”。于是她敲开房门,夫妻二人一翻猫捉老鼠老鼠捉猫以后,结局是严兰贞这么唱:

“听得冤家来哭诉,一声声打动了我肺腑。我若救了冤家命,那严府满门我难顾。我若救了父亲与祖父,我难救眼前的亲丈夫。两家生死要我定,那阎王好比我兰贞来做。我眼前放着两条路,我兰贞真是太糊涂。我爹爹作恶天下骂,我祖父血手杀人多。我怎能不救忠良子,我怎能陷害我亲丈夫。只要我们夫妻和,天翻地覆我都不顾。”

“只要我们夫妻和,天翻地覆我都不顾”,这才是重点。也是我对严兰贞稍有腹诽和不满的地方。真的是“只要我们夫妻和,天翻地覆我都不顾”吗?天翻地覆都不顾,对宠爱她的严家祖父和父母而言,何其残酷。她不是不知道曾荣的用心的。虽然最后扳倒严嵩的主力可不是曾荣,这时候说“严府满门我难顾”也实在太看得起曾荣了。

“盘夫”一折就这么结束了。盘夫结构紧凑、故事精炼、唱腔优美,是越剧著名的折子戏之一。

那么“索夫”又是怎么一回事呢?索夫讲是的兰贞母亲寿诞之日,曾荣作为女婿到严府贺寿,严兰贞对他是千叮万嘱:不要喝酒啊,不要多说话啊,完事马上回家啊。。。总之是不放心,然后看看时候差不多了,就打发家人用轿子一趟趟去接。

可是什么事情你越急越不放心啊,它还就偏越不让你省心,好像有个什么定理也是这个意思吧?这边严兰贞坐立不安,那边丫环飘香传来的消息却越来越让她狐疑惊惧:第一回,说岳父留女婿喝酒呢;第二回,说姑爷喝醉了,在书斋小卧;第三回,干脆说:啊?人不是已经回去了吗?

这叫严兰贞怎么不急死急疯?身入险地,本来就容易泄露行藏,何况喝醉了?说是回来了,我这儿怎么人影也不见一个啊?为什么丫环飘香去找人,那边府里一片惊慌之色啊?为什么连爹娘也避不见面啊?这不是出了大事是什么啊?什么是大事?当然是曾荣真实身份被揭被抓起来了,那就死定了。。。

人在那样的情景下,倒真是很容易往极端想的。严兰贞的巾帕再也绣不下去了,一不做二不休,她再也顾不了未满三朝不能回娘家的规矩,带了一大票丫环家人,就往严府赶,这些丫环家人,手里还都抄着木棍子,这是想干嘛?动手抢人?

严兰贞这么有“魄力”,也是仗着她受祖父严嵩宠爱啊。

那么曾荣到底在哪儿,干嘛去了呢?原来他身在大仇人严嵩的家里,倒是很记得老婆的嘱咐,假装喝醉了一个人躲开,想早点回家去。可是他对严府的环境不熟啊,这一走两走,他穿过严家花园,竟走到隔壁他和严兰贞的大媒人赵文华家的花园里去了,开始了他人生的第二段“艳遇”。

原来严赵两家是比邻而居的,而且中间有花园连通,这倒不一定是编的,这赵文华,在真实的历史中,不仅仅是严党重要成员之一,更是严嵩义子,两家关系非比寻常。在戏里呢,赵文华是个“丑角”。可不要看不起丑角啊,有句话叫“无丑不成戏”,丑角担负着插科打诨,为全剧营造活泼气氛、幽默搞笑的重任,索夫中的赵文华也一样。

走错了路倒也罢了,严重的是,曾荣竟然摸到赵家花园中的机关重地----严赵两家的“表本楼”上去了!

来听一段陆锦花“陆派”小生的“表本楼”吧,我是非常喜欢陆派的:

什么叫“表本楼”呢?照剧中看来,应该是收藏严赵两家上奏朝廷的本章文件之类机密文件的“重地”。因为关系重大,所以闲杂人等,要是没有允许私自上楼,那是杀头大罪。我还真隐约记得哪本历史书中记载有这么一个楼,一时记不真切了,下回查了书再说吧。

曾荣不是不知道私上表本楼的危险,但是他还是上楼去了,因为他这么想,看他的唱词:

严嵩早有谋反心,机密定在楼中存。乘此无人我且进去,找得凭证也好与爹爹把仇申。我本是虎口一余生,如何又把险地临。何况娘子曾叮咛,千万及早转家门。我不上楼去抽身走……料也无妨,我本是严府新贵人。岳父虽有机谋事,哪知我女婿有报仇心。我放大胆子上楼去,上楼来暗暗观动静。

他倒是找到了有关曾铣的本章,正在那儿哭呢,可是危险也临近了:赵文华正向表本楼走来!这时候幸亏赵文华的女儿赵婉贞带着丫环玲珠也在花园,她差遣玲珠把曾荣领下了楼,一时没处躲没处藏,就先藏在了自己的绣楼里。

这儿曾荣就这样脱险了,那儿兰贞还找不着他呢,她一到娘家,就到处找老公,逼着老父亲立马交人,可怜整个严府正为找不着新姑爷人仰马翻呢,倒不是怕别的,也没对曾荣起什么疑心,他们怕的就是严兰贞啊:都知道这姑爷是小姐的活宝贝,这要是给弄丢了。。。大伙就都别安生了。。。

可是实在交不出来人啊,严兰贞一怒,吩咐手下,把她老娘亲做寿用的灯彩全给砸了,这还不算,还掼碎了举世奇宝白玉宝瓶----这宝瓶啊,据说什么枯枝往里一插,就能给你表演春暖花开----倒跟观世音的柳枝净瓶有一拼啊。

最后,严兰贞终于在赵婉贞在房里见到了曾荣,可是事情闹这么大,总得有个替罪羊啊,这替罪羊就由赵文华来担当:她一口咬定她的曾荣是被赵文华关起来的。不认?去祖父面前去走一番。

你看,她虽然也说“祖父血手杀人多”,可是一有事情,举的还全是祖父的牌头。

当然,赵文华是不情愿的,可是他没办法啊,就象他最后唱的:

赵文华呀活气煞,气得我两眼白。我不怕严府势力大,也不怕嘉靖皇帝施国法。我天不怕地不怕,我只怕严兰贞,哎呀,我格姑奶奶。。。

索夫的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夫妻二人平安回家转,有严兰贞在,谁也不敢怎么样。可是总有点不完整的感觉对不对?你看,前不见曾荣逃难之祸,后不见曾严恩怨情仇之终。这种感觉是对的,因为,《盘夫索夫》本来就是从一台有“骨子老戏”之称的连本大戏中抽出来的一折而已。

下一回,就来讲讲那台连本大戏,和历史中真实的严府的故事。

《盘夫索夫》陆锦花饰曾荣、金采风饰严兰贞 1954年

点看全图


  • 本帖 5 回复
2009-10-02 08:34:0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