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 -- 陈郢客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65 阅 147681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10-11 21:24:26
2478200 复 2465626
老毛孔老毛孔`42131`/bbsIMG/face/0000.gif`70`16`1706`20282`正四品下:通议大夫|壮武将军`2009-09-12 22:32:15`
铸鼎以悬象:那些承载人民共和国伟大思想的物质载体们(之一 163

一、怎样理解我们的毛泽东?

4、铸鼎以悬象:那些承载人民共和国伟大思想的物质载体们(之一)

任何伟大的思想都应有它的载体,所谓铸鼎勒石设官分职之功也,或载之典章,或载之制度,以垂象后人,以免人亡政息。当然,历史有时也很谲异,苟非其人,道不虚行,象吴起是吧,在当时而言,他在楚有多么伟大的创制啊,但一旦他这个高明的知识分子依附的皮没了,他怎样呢?他的创制之豹甚至连张皮都没留下,所以毛说,路线确定,关键在干部,这句话对任何伟大的思想,制度都是一样,前人栽树,后人有时也不一定用来乘凉,也许后人或将这树砍了也说不定,所以,有时,真能说古人之不如今吗?也不一定。所以颜子早丧,“德门”传人没了,孔子是真痛心,有丧予之悲,而那德行也终而难传,八家其后再衰而衰,千百年后,终致小儒横行,乡愿大起,到胡适大师和梁实秋大师等人那一辈,连立言之能都失了,一变再变而成小说家言了。对毛那一代领导人而言,为承载他们那一代的开国理想,在人民民主的指引和追求民族强盛的激发之下,稽古以构今,援苏西之制以适中体,在共和国国体和政体上,他们进行了规模宏大的构想和创制,60年了,规模巍巍,隐隐然己标树一新的世界发展模式。毛那一代具体有那些定方之功呢?就单纯的制度层面,简言之,他们创立了以下几个载体(平台),三十年了,这些载体本身也都在与时俱进,但制度的“进化”总是人言人殊的事,象宋王荆公,毁誉于今,但到底还是没有辨出个伪真来。还是回到这些载体吧:

A:建立和维护发展人民共和国的物质基础(并为后人开启了如何处理社会主义与商品经济关系思考之端)。此处下笔至难也!在经济建设领域,是毛被故意反毛者和无知而反毛者们诟病最多的地方,简言之,谓毛不懂经济,不懂商品,搞一大二公,一平二调,吹大话,放高炮,浮夸风,搞大跃进等三极跳式的经济建设等等,一句话,在经济建设方面,毛就是一个不懂装懂的极端盲动派,他在革命战争中反左,而自己偏偏在革命建设时期走的更左,终于搞得“国民经济处于崩溃边缘”(我一哈哈,大乐也)。。。。在人民共和国经济体制和机制规模创造方面,毛和他的同志们开创的是一个亘古未有的全新的事业,这项事业,在马恩的构想里,巴黎公社的短暂实践里,斯密等西人的经济哲学思考里,春战时期儒法道等九派先哲的思考里,甚至汉未五斗米教徒那粗绌的原始共产体制实践里,苏联式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成功与失败的经验教训里,等等等等,都有毛和他的同志们缔造建设一个怎样的人民民主共和国经济制度的思考的影子,他们也实际上是这样作的,从而形成了鲜明的“中国特色”(难道是后三十年才形成的么?),后人往往不知先人草创之难,思虑之深之坚,徒将后三十年以“中国特色”四字笼之,前后悬绝,思虑至此,才知范郎如何有前不见后不见之悲了!在经济建设方面,可以说毛是学贯中西,思通今古,笑毛乃土老帽者,不知多可笑也!好了,不说闲话了。我们到底该如何理解毛呢?关于经济体制,毛他们采取稳妥的方法对私有经济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并很快获得了成功,从无到有建立了门类较为齐全的公有制经济,并以维护公有制为己任,公有经济体制得以确立以后,与资本主义经济的竞赛自然就提到日程上来,实际上就是两种不同经济体制的效率竞争,因为在毛思想看来,社会主义,包括它的经济制度具有比资本主义天然的正义性,这己经是历史的潮流,是那个时代的时代精神,是不证自明的,但资本主义的灰尘也不会自己跑掉,所以除获得道德正义上的胜利之外,社会主义国家还要在经济发展的竞赛中打败资本主义,而提高社会主义经济的活力和效率,自然是发展竞赛的应有之义。理解了这一点,自然就会理解此后毛提的“多快好省”,推广所谓的“鞍刚宪法”等等,都是希望通过创新新的制度,从而根本提高社会主义经济效率的伟大实践。50年代以后,毛思考的更远,此时的毛思想己经种下了社会主义可以与市场经济共存关系的种子——其实,毛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一位价值规则这所大学校里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50年代及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毛对经济学下了很大功夫,有几读(几次?)经济学笔记可查。毛的这种学习经济学的劲头可以一直追索到和平解放北平,毛提出两个务必那个时期,在“两个务必”里,经济建设的天平己经在悄悄加了法砝。50年代以后,在毛那里,商品,商品经济和社会主义的共存关系其实己经具备了逻辑合理性上的起点,而所谓市场经济,只不过是商品经济关系更时毛的名词而己,最多只不过是商品经济的逻辑发展和在历史进程中的展开而己。关于社会主义,价值规则,商品交换和公有制关系的思考远远走在当时那个时代一切关于社会主义存在价值正当性的前面,那是多么具大的伟人的直觉,足以令当现代一切有良知的所谓高明的经济学家感到羞愧,在进行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缔造、建设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经济基础的过程中,他其实己经洞察到了社会主义与商品交换和价值规律之间那层复杂的二重关系:社会主义与商品生产,交换以及价值规则之间并不存在完全对立,你死我活的零和关系,而是具有一定的共存性,但另一方面,自从人类社会进入阶级社会以来,因为私有制经济基础的存在,商品交换以及价值规律又从来都是阶级剥削的工具,它“时时刻刻都在产生着剥削关系”,正因为存在这种困难重重的双重性,所以即便洞察力强大如毛者,他的思考也变得多少有些游移,有些选择上的困难,建设,发展和维护人民共和国的观念让他天然倾向更加公有的一方,而发展,联系以及传统的中庸观念也让他保持很大的灵活性,他公开反对所谓快步奔向公产主义的极左思想,浮夸风,他承认即使在社会主义社会中,不同经济体间,不同群体间也具有并不完全一致的利益,反对在不同经济体间不进行成本核算的一平二调的左倾“共产风”,强调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阶段中商品生产,交换以及按价值规则办事的必要性,苦口婆心要求党的干部们多学一点经济学知识,强调“价值规则是一所大学校”,指出进行科学的产业配比的重要性(十大关系),他甚至以神一般的洞见,超出了历史远行轨迹很远,提出了社会主义“可能也要分不同发展阶段的”思考,并指出这些阶段具有长期性,从而在他的发展逻辑中,根本地否定了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盲目观念(在这种思考下,他还会提出或者支持宁要,,,草不要。。。苗这类荒唐言吗?)。毛的这些经济学思想,会许现在看来是肤浅得很,甚至有些可笑,因为我们都己经是这个全球一体化的物质世界红尘中的一员,都多多少少变成了“所谓的经济人”,主要通过经济利益规则而不是通过道德正义规则来行动,是在市场己经冲刷到每一个角落这种背景下的思考,而在毛思考这些问题的时代,冷战的铁幕早己张开,社会主义无论在政治体制还是经济体制上,都完全是作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国家的对立面而存在的,那种思考除了需要逻辑上的超越,还担负有多么强大的道义压力啊。

毛看到了社会主义,公有经济,非公有经济(主要是城乡个体经济等),商品生产,交换,价值规则共同存在,从而更有效率地为社会主义创造财富的前景,遗憾的是,他没有,也许还不能?提出公有和非公有之间的适当关系,当然,也可能在他那样的辨证法大师那里,或许他在思考,还是让历史自己说话吧,因为历史演进不可能没有迷底,即便是李淳风和邵康节那样的人,因为历史演进的迷底往往就是关于他们的迷底。

正是在这种思考背景之下,毛和他的同志们领导了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缔造事业,在短短的几十年里,没有通过殖民掠夺,没有通过圈地远动(当然,也许你也可能说什么九天九地),建立了门类较为齐全的,以国有经济,集体经济为主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体制,为新的人民共和国的稳固,成长打下了物质上的基础。

没有这些公有制物质基础,以及在这个基础上形成的强大的社会凝聚力,在那些个财富极度贫乏的时代,新生的共和国可能很快就会被扼杀。

而三十年来,特别是近十五年来,在建立混合经济体制观念的驱动下,公有制存在的领域己如“冰棍一般”大大消解,但共和国也还在强调它的主体地位,但它的主体地位到底是什么,如何界定呢?其实这种疑问在毛的思考中就存在逻辑上的尾巴,所谓“猫论”,“摸石头论”其实只不过是这种思考的余韵,因为在毛的思考中,没有给出迷底,当时的历史有三种合乎逻辑的选择,只不过历史不是三重门,它选择了向右走。如今亦然。公有制经济的主导地位到底是什么?对一个左倾的价值做右倾的判断,这很难。但,终究需要有人回答,因为,在一个“社会主义性质”的国家里,这不能是一个实践性的问题,因为这种实践风险太大,只有实践过去的本钱而没有再退回原地的可能,而历史的演义往往就是墨菲,历史往往也喜欢冒险,当资本的力量太大,人民的力量消解得太多,从而没有对应的抗衡之力时,历史往往会发狂。哎,留待其它章节再说吧。

B:国体政体及诸政治规模。在上层建筑方面,在人民民主理念的指引下,在国体和政体上,毛那一代开国领袖们进行了暂新的民主实践,创立了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确立了人民代表大会制的政体,,建立了人民政协这种政党运行体制,在共产党内完善了民主集中的原则,坚持了党指挥枪这种新型的军事体制等等。这是一个个性鲜明的共和国,是一个奉行并真正实践实质民主并相信有比西方形式民主更好的民主形式的共和国,人民民主是它最根本的制度法源,在人民民主的旗帜下,今天西人的所谓代仪制民主,所谓的一人一票,所谓的三权分立,党间制衡等等,何曾有如斯之张狂,哎,今夕非夕吗?在人民共和国那里,权利来源于那里,权利为谁所有,为谁所用,为谁服务都是不言而喻的,为了防止政权对为人民服务宗旨的异化,在制度上斩断“一乱一治”的治乱循环,人民共各国在人民民主理念指导下,不断实践和完善对官僚体制实行强大的人民监督,人民民主概念的提出及其实践甚至一度引领世界民主的潮流。历史真是可叹,时间迈过了三十年,在美国,而非在中国,许多人仅然惊呼黑8正在实践黑8特色的美国人民民主!!成为所谓的网“选总统”。当然这是笑话。

但三十年前,共和国的实践毕竟前无古人,在那种物质丰富程度不高的条件下,注定是一场需要社会大众富于利它精神的实践,因而它产生了雷锋,产生了王进喜,产生了焦语录,在服务人民,追求共产主义理想精神的激励下,他们有些像欧洲那些信仰共产共业而产生善的圣徒们,有些像墨家以兼爱为业的巨子们。共和国的这些伟大的创制仍在,但“人民民主”的伟业还未完成,人民民主如何实现呢?在这种民主体制下,人民性如何表现呢?人民多一点好呢,还是少一点好呢?是不是需要摘掉这种民主形式前面那二个字的帽子呢?人民与民主能兼容么?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民主实践上遇到了这样的困难,不是怪事么?!但这终究是人民的共和国,人民万岁的传统己经浸到血液里了。

今天就写到这里吧。


  • 本帖 7 回复
通宝推:兰之子,yttrium,红军迷,strain2,乌金沙,iwgl,物格修齐,拈花虎,
  •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在帖内工具中实现)
  • 支持,另
2009-10-11 21:24:2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