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嘉木读诗--《小雅·菁菁者莪》 -- 南方有嘉木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7 阅 4082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10-14 20:37:53
主题:2484344
南方有嘉木
南方有嘉木`9965`http://yjbn6q.bay.livefilestore.com/y1pxRhjOseHHUnUCSaen2G0TXBCBcg4FkWse4B7AIOsiZdEG56xdQhbWfesMM0ZXT5E09taGtyQSaueRPq1Y04X37orxAICLGfR/%E5%A4%B4%E5%83%8F.jpeg?psid=1`70`10746`66027`519072`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06-02-05 03:43:56`
【原创】嘉木读诗--《小雅·菁菁者莪》 43

诗经·小雅·菁菁者莪

菁菁者莪,在彼中阿。既见君子,乐且有仪。

菁菁者莪,在彼中沚。既见君子,我心则喜。

菁菁者莪,在彼中陵。既见君子,锡我百朋。

泛泛杨舟,载沉载浮。既见君子,我心则休。

《终结者·救世主》的末尾约翰说:

What is it that makes us human? It's not something you can program. You can't put it into a chip. It's the strength of the human heart. The difference between us and machines.

(是什么使得我们是人?那是一些无法编入程序的东西。你不能将其植入芯片。那是我们人类心灵的力量。我们和机器的区别便在于此。)

心灵到底有何力量?我们那脆弱易伤的心脏,到底蕴藏着怎样的能量?完美的女终结者T-X见到英武的T-1000时,恐怕不会如我们这样会忍不住吟唱“既见君子”的欢喜,因为这诗里“不见”时的忧与惧,以及“得见”时的喜和休,都源于“我心”----我们不是机器,因为我们有情,因这一字,我们的生活有了喜怒哀乐的质感;亦因这一字,我们能够超越某些冰冷的法则和程序,将关爱投向他人。

现在大家都说《菁菁者莪》是一首情诗,如思炎说的,女孩遇到了中意的君子,心里欢喜必须歌之咏之。明白如画的句子,亦可用简单的图画来表达:

点看全图

未见之时女孩情境恐如是

点看全图

得见之后两情相悦怕如此

我喜欢这样的诗句,因最简单的快乐便唱起一首最简单的歌:那得见的安心和喜悦必须以这样的反复才能真正地表达。这是用字简单的诗,千载之下,读来并没有理解的困难。

菁,本义为韭菜花,后泛指盛开的花。菁菁,用以形容草木繁茂。如黄庭坚的“菁菁翠竹,来者得眼”,亦有英才汇集之喻,如“菁菁校园”。

莪:很难确定是何植物。《毛传》解为“萝蒿”,如资料中所引,有认为便是那不起眼的“播娘蒿”的,亦有学者认为是菊科的“蒌蒿”,如图:

点看全图

也有可能,从图片来看,蒌蒿确实比较能让人产生“菁菁”之感,并如“绿竹猗猗”一般令人生起一种绿色的哀伤和怀想。

菁菁者莪,这种“XX(形容词)+者+Y(名词)”的语法结构,我统计了一下,在《诗经》里共出现了七次,其他还有:蜎蜎者蠋(东山);翩翩者鵻(四牡);皇皇者华蓼蓼者莪(蓼莪);楚楚者茨(楚茨);裳裳者华。亦有不用“者”字的,自己概括了一下,有以下几种(可能不全面):

(1) AB(名词)+XX(形容词):如,绿竹猗猗;风雨凄凄;蒹葭苍苍;明星晢晢;

(2) XX(形容词)+AB(名词):如,绵绵葛藟;青青子衿;交交黄鸟;

(3)K(副词)+A(名词)+XX(形容词):如,有狐绥绥,有兔爰爰;维莠骄骄;其叶菁菁;彼黍离离。

这些结构的差异或变化,我自己感觉主要还是为了押韵。

阿,按《说文》,大陵也,此处或指山坳。

仪,可能指容止仪表的美好,但我自己偏向于指“君子”的举止符合礼节。按《说文》,仪即为“度”,度为法制、规范之意。

这个“仪”字很重要,自己感觉确立了此诗雅正的基调,和《郑风》那种活泼无拘的感情到底还是有些差别,像《将仲子》和《山有扶苏》那种有些撒娇有些嗔怪的感情,就很难下个“仪”字进去。

沚:水中的小块陆地。

陵:大土山。

锡我百朋”,这句出现在这里殊难理解,该诗亦因此有可能不是情诗(或者当初写诗的人参考了流行的一些情诗,予以加工而成。)锡,此处应通“赐”,给予、赐给之意。

朋,古代货币单位。五贝为一朋。一说两贝为一朋,也有说十贝为一朋的。

点看全图

朋的甲骨文。从字形来看,倒确实很像是把十个贝壳串成两串。

(恩,打岔一下,这样说的话,“朋”字也可以算是死隐喻----因为江城的帖子,这几天和朋友讨论了另外几个字,比如,“集合”的集字,“江之永矣”的“永”字,比方的“方”字……)

休,喜悦,欢乐。比如,休戚相关。

细细推究的话,如果作情诗解的话,我自己感觉这诗中的男女主角可能是身处小舟之上,阿、沚、陵恐是女子在船上的视野所及。可以这样想象,两人或是对面而坐,或许是男子执桨。女子恐因羞涩,不欲把视线直接落在对方身上,于是四处张望来掩饰自己的紧张,最后又回到原点。小船的“载浮载沉”,亦是其心情的一种写照,她的喜悦中似乎还夹杂着些惶惑和不安----其实女孩恋爱的心情不就是这样的么?

有今人解诗,把“阿”、“沚”、“陵”释为

两人见面的地点从绿荫覆盖的山坳、水光萦绕的小洲转到了阳光明媚的山丘上,暗示了两人关系的渐趋明朗化。 “泛泛杨舟”,象征两人在人生长河中同舟共济、同甘共苦的誓愿。

----我自己觉得有点比附太过,但是亦可做一解以供参考。

回到所引资料,其实大部分学者对此诗的解释还是落在“乐育才”之上。方玉润《诗经原始》,“此诗当是君临辟廱,见学校人才之盛,喜而作此。或即以宴飨群材,亦未可知。总之,不离育才者近是。”----正是“菁菁校园”之意了。

按徐干《中论》引《鲁诗》云:“先王之欲人之为君子也,故立保氏掌教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御,五曰六书,六曰九数。教六仪:一曰祭祀之容,二曰宾客之容,三曰朝廷之容,四曰丧纪之容,五曰军旅之 容,六曰车马之容。大胥掌学士之版,春入学,舍采合万舞,秋班学合声,讽诵讲习,不解于时。故《诗》曰:‘菁菁者莪, 在彼中阿。既见君子,乐且有仪。’美育人材,其犹人之于艺乎?既修其质,且加其文,文质著然后体全,体全然后可登乎清庙,而可羞乎王公。

按此解,此诗为君王见到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优秀人才而作,即赋诗者为君王或其代表(上位),君子为学子或人才(下位)。

但这样的解释却和“锡我百朋”发生了矛盾,因为从这句来看,赋诗者应处于下位或为受益者,君子才是上位者或给予者。所以我比较偏向于程俊英的解释,

这是一位作者深受贵族的培植与赏赐,写这首诗来表示学有榜样和喜悦的心情........诗中的“君子,可能指国王或保氏之类的贵族。

把赋诗人和君子的关系做这样的理解的话,便能和《左传》里的两则引用、以及上博简所载的“《菁菁者莪》则以人益也(因人受益,而非有益他人)”相吻合。比如:

《春秋左传文公三年》

冬,晉以江故告于周,王叔桓公,晉陽處父,伐楚,以救江,門于方城,遇息公子朱而還,晉人懼其無禮於公也,請改盟,公如晉,及晉侯盟,晉侯饗公,賦《菁菁者莪》,莊叔以公降拜,曰,小國受命於大國,敢不慎儀,君貺之以大禮,何樂如之,抑小國之樂,大國之惠也,晉侯降辭,登成拜,公賦嘉樂。

鲁文公赴晋国改盟,从主持结盟的庄叔对鲁文公说“君貺之以大禮”来看,鲁文公此行当是给晋国带来了不少好处的,因此原本担心得罪了鲁文公的晋侯(晉人懼其無禮於公)以《菁菁者莪》表达了自己的喜悦和对鲁文公的赞颂(当然,这是基于利益基础之上的,和我们做情诗解时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不同)。而最后的“泛泛杨舟,载沉载浮”解作同舟共济倒也不差。

行文至此,突然想到现代大国之间的外交礼节也大体相似吧。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王岐山赴美“结盟”,晚宴时,希拉里请女高音歌唱家Renee Fleming献歌,估计所唱的歌曲亦会有《菁菁者莪》之意,而王岐山等现代鲁文公怕也免不了推让一番,“降拜”而受,然后希拉里等晋侯“降辞”以谢,最后共赋个《饮酒歌》来庆祝结盟?呵呵,一笑。

外链出处

---------我是资料分割线---------------

资料1:

《春秋左传文公三年》

冬,晉以江故告于周,王叔桓公,晉陽處父,伐楚,以救江,門于方城,遇息公子朱而還,晉人懼其無禮於公也,請改盟,公如晉,及晉侯盟,晉侯饗公,賦菁菁者莪,莊叔以公降拜,曰,小國受命於大國,敢不慎儀,君貺之以大禮,何樂如之,抑小國之樂,大國之惠也,晉侯降辭,登成拜,公賦嘉樂。

资料2:

《昭公十七年》十七年,春,小邾穆公來朝,公與之燕,季平子賦采叔,穆公賦菁菁者莪,昭子曰,不有以國,其能久乎。

资料3:

《列女传齊宿瘤女》 王曰:“何以言之?”對曰:“性相近,習相遠也。昔者堯舜桀紂,俱天子也。堯舜自飾以仁義,雖為天子,安於節儉,茅茨不翦,采椽不斲,後宮衣不重采,食不 重味。至今數千歲,天下歸善焉。桀紂不自飾以仁義,習為苛文,造為高臺深池,後宮蹈綺縠,弄珠玉,意非有饜時也。身死國亡,為天下笑,至今千餘歲,天下歸 惡焉。由是觀之,飾與不飾,相去千萬,尚不足言,何獨十百也。”於是諸夫人皆大慚,閔王大感,立瘤女以為后。出令卑宮室,填池澤,損膳減樂,後宮不得重 采。期月之間,化行鄰國,諸侯朝之,侵三晉,懼秦楚,立帝號。閔王至於此也,宿瘤女有力焉。及女死之後,燕遂屠齊,閔王逃亡,而弒死於外。君子謂宿瘤女通 而有禮。《詩》云:“菁菁者莪,在彼中阿,既見君子,樂且有儀。”此之謂也。

资料4:

上博简《诗论》简文“以人益”之意并非“益人”,如《诗序》所谓的“长育人材”,而是靠与人的交往而得砥砺德操之益。《诗·菁菁者莪》的主旨亦在于此。孔子强调“益者三友”,即有益于自己道德修养的朋友有三类,即“友直,友谅,友多闻”,讨论《诗论》简文“以人益”应当注意到孔子的这个重要思想。

资料5:

《菁菁者莪》之中。关于“莪”指的是什么植物,有许多不同的说法。 “莪”可以指“莪蒿”或“莪术”,即使排除后者,“莪蒿”指什么也不是很确定。《现代汉语词典》中讲“莪蒿”有“头状花序”,还有其他一些特征,初步可判定是菊科植物。潘富俊在《诗经植物图鉴》中说“莪”指十字花科的“播娘蒿”(Descurainia sophia)。

资料6:

《毛序》云:“《菁菁者莪》,乐育材也,君子能长育人材,则天下喜乐之矣。”《毛传》云:“乐育材者,歌乐人君,教学国人、秀士、选士、俊士、造士、进士养之,以渐至于官之。”朱熹《诗集传》批评《毛诗序》“全失诗意”,认为“此亦燕饮宾客之诗”。

资料7:

程俊英《诗经注析》,这是一位作者深受贵族的培植与赏赐,写这首诗来表示学有榜样和喜悦的心情........诗中的“君子”,可能指国王或保氏之类的贵族。这位君子,能有百朋之赐,而且有仪,诗义自明。

资料8:

方玉润《诗经原始》,此诗当是君临辟廱,见学校人才之盛,喜而作此。或即以宴飨群材,亦未可知。总之,不离育才者近是。


  • 本帖 14 回复
关键词(Tags): #诗经#嘉木读诗#待雪集#嘉木读诗#诗经#待雪集通宝推:福塞斯,
最后于2009-10-21 20:56:04改,共9次;
2009-10-14 20:37:5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