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 -- 陈郢客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66 阅 151782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10-19 19:06:15
2492440 复 2488255
风的笑容
风的笑容`10435`/bbsIMG/face/0011.gif`70`2374`5528`49643`正八品上:给事郎|宣节校尉`2006-02-25 09:58:41`
萧毛的分歧在今天也看得到 40

受这个帖子的影响,我刚看完一本关于老毛的书。出版年代比较远,而且绝对不是在大陆。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萧对毛的回忆。

萧认为行乞的创意是他的,并且他在此之前就行乞过两次。一次一天,一次三天。行乞出游的建议是萧提出的,并且毛一直跟在萧的后面,至少在头几天。这些描述和我的印象不符合。

然而,萧毛最大的分歧是关于自由与共产主义之间的关系和在中国的实行。萧对俄式的集权共产主义深恶痛绝,认为自由和共产主义是中国社会前进的两个车轮,缺少任何一个,要么行不通,要么行不远。而据萧回忆,毛对共产主义的重视远甚于自由,甚至认为必要的时候要失去自由而达成共产主义。

当时萧毛都很年轻,都坚持自己的意见。我不知道萧的回忆的客观性与准确性;我也不知道老毛思想的变化历程。这一点是陈MM的专长吧。但是自由和共产主义的关系,现在也还有争论。共产主义本是追求人类的最终解放,对于我这是共产主义最大的价值。然而现实中共产主义的实践却屡屡发生对自由的限制甚至摧残。当然,怎么定义自由,怎么为自由划线超出了我的能力。也可以说那些行为偏离了共产主义,也可以说是人类的本性有待改造。这也是那些把《1984》奉为经典的人最关心的问题,也是他们手中最有力的武器之一。如果陈MM愿意的话请展开讲讲吧。

如果萧的这篇回忆比较真实的话,可以看出老毛的青年时代还是很苦的。他那时在北京的生活和现在最底层的北漂差不多吧。富有鼓动性如老毛的人,在北京大学也没有市场,只好回到老家和农民兄弟打交道。那时侯老毛颇有颜回之风,艰难贫穷之中还能保持理想,如果没有杨昌济的伦理学的教导给老毛的浩然之气,我不知道老毛能否坚持。

回头再读那时老毛的词,我不得不感叹,这是一个绝对的强者。当然,如果老毛失败,那就是一个绝对的狂人。


通宝推:88BaBa,
2009-10-19 19: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