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 -- 陈郢客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66 阅 151782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10-20 08:04:17
2493618 复 2488255
南方有嘉木
南方有嘉木`9965`http://yjbn6q.bay.livefilestore.com/y1pxRhjOseHHUnUCSaen2G0TXBCBcg4FkWse4B7AIOsiZdEG56xdQhbWfesMM0ZXT5E09taGtyQSaueRPq1Y04X37orxAICLGfR/%E5%A4%B4%E5%83%8F.jpeg?psid=1`70`10746`66066`519177`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06-02-05 03:43:56`
思量再三,仍是无法认同郢客的这段评论, 13

他不可能是改变中国的那个人。他像大多数受过教育的中国人一样,温和中庸;偏偏时代的问题就横亘在那里,是绕不过去的。你可以在语词里化解,可没有对症下药的胆识、智慧和勇气,语言游戏不过是一场自欺的幻觉。

----即便他是无法改变中国的人,或其没有对症下药的胆识、智慧或行动,但因此说其的发言或其代表的言论,或其不希望矫枉过正的态度是“语言游戏”,是“自欺的幻觉”,是不是也苛刻了点?

我是认为这样的态度即便作为对毛的理念的矫正或一定程度的约束或某种潜在的警告,那都是有价值的,以国家之名侵入个体或家庭生活所造成的悲剧,我们已经见了太多,

夸大的国家观念和夸大的家庭观念是一样有害的
,或许当时说话人只不过是在讨论中本能地反驳(我们其实也难下这样的定论,否定说话人背后的思考),但作为后人来看,则不仅仅只是语言游戏,或许可以说是被我们的历史证明了的事实。

----也许因为我自己是温和中庸的温情主义者吧,一点不同之见供君一笑吧。


2009-10-20 08: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