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农狗的梦呓——狗眼中《论语》的零碎 -- 农民家的狗

2009-10-29 18:30:27高朋满座
必先正名,其后有宝

《论语》,三十之前难读懂。记得第一次读到“子曰:“必也正名乎!””,和子路一样心里暗骂太迂腐了,大傻波依。很多年以后,才明白孔子那句话针对的就是当时卫国的政治现实。

按,卫出公,即姬辄,卫灵公之孙,为灵公长子蒯聩之子,前492年他承袭卫灵公担任该国君主,前481年,他父亲蒯聩夺位是为卫後庄公,卫出公不得不出走齐国。直到前475年卫石曼尃赶走卫君起,起逃亡到齐国。卫出公辄又从齐返国做国君。当初,出公即位十二年(前481)後逃亡,在外四年才得返国复位,前後当政二十一年(前456)死去,出公叔父黔赶走出公儿子而自立为国君,这就是卫悼公。

卫国父子相残二十多年,两派搞对立搞的国内大乱,怎么办?实践证明,只搞政治斗争是不行的。所以,还得是孔子的办法——“必先正名”就是先占住道德制高点,抓住政治主动权。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是当时的政治伦理,打出恢复政治秩序的旗号,也才有了政治合法性,也就抓住了稳定这个大局,——政治主动权在手,人心所向,卫国不愁搞不定。

随着阅历的增长,回头再读《论语》,才发现孔子一点都不迂腐,而是现实的很啊!

恭喜:你意外获得【通宝】一枚

鲜花已经成功送出,可通过工具取消

提示:此次送花为此次送花为【有效送花赞扬,涨乐善、声望】。

帖:2510804 复 194296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