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水浒武力(6) ?C 铁血宁海军 -- 虎虎虎
共:💬30 🌺39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再侃鲁智深与呼延灼的马战武艺比较

再侃鲁智深与呼延灼的马战武艺比较

俺平时工作家庭俗务繁多,一般周末才有大段空闲得以与煮酒兄共论水浒英雄,对俺来说这是最好的休闲方式,呵呵。总的说来,老酒和俺都是以实战为主、推测为辅来进行武力比较的,分歧在于怎么处理两者的比例关系以及什么可以作为实战证据的“补充”。

昨天看了老酒新浪一个小跟帖,里面说“如果大集合里的发生几率与小集合里的发生几率数值一样的话,前者比后者的可信度高”,道理当然是对的。可是具体到武力评比的大环境中,俺觉得有些元素很难确定,比如大小集合的问题,整部水浒给梁山好汉提供的表演机会远远多过方腊军中的好汉,梁山好汉中的大集合与方腊军中的小集合是否就一定很公平呢?

老酒认为老鲁只同呼延打了一场马战,没有其它战例;而呼延则马战无数,有斩将杀敌的事例,所以呼延灼的马战武力微在老鲁之上。老酒自有道理,毕竟呼延的马战能力久经考验嘛。而老鲁只有孤零零的一场。虽然不能凭此断言呼延的武艺比老鲁高,但是呼延灼马战武艺高强的“可信度”(CONFIDENCE LEVEL)高过老鲁则无疑。

参考一些数学模式当然是好的,下面俺就以老酒的这个思路来评比鲁智深呼延灼的马战武力,不周之处敬请老酒以及武迷们品评指教。虎虎虎的武评方法不如老酒的那么合理,但是狂妄地认为可能更合情一些。

一、老鲁马战武力的CONFIDENCE LEVEL 的修正

如果老鲁只有同呼延灼这孤零零的一场马战,而没有其它任何可以表明武力的证据,虎虎虎也会认为老鲁的马战不逊呼延灼,就像韩存保同呼延灼打得难解难分,而虎虎虎会把韩的武力同呼延划等号,只是老鲁老韩的五虎级别武力的“可信度” (CONFIDENCE LEVEL)较低而已。但是老鲁却有太多另外的武力表现,虽然不是马战,但是无疑可以为他的武力“加分” - 也就是增加“可信度” (CONFIDENCE LEVEL)。所幸的是,老鲁打了同呼延的一场马战,丝毫不落下风,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立论,以下虎虎虎所做就是再进一步证实这个立论的“可信度”,当然不会是马战事例,也没有必要都用马战的事例,其它的事例也许自身不能立论,但是至少可以作为旁证来修正这个鲁智深马战武艺不逊呼延灼的立论的“可信度”。

1. 如果我们可以粗略地把武力大概分为力气和技巧的话,倒拔扬柳树的壮举无疑是水浒第一,也许呼延也有这个力气,但是他没有表现出这样的实力(老酒的观点);林冲对老鲁的禅杖武艺是极为推崇的,这说明老鲁的武学素养是很成熟精深的;力气最大、技术精深,可信度(CONFIDENCE LEVEL)增加一些!

2. 擒夏侯成、马灵等武艺不俗的战将,噢,还有方腊,传说中的明教教主。虽然都是步战,但是不可能把他的步战马战能力截然分开,可信度又增加一些是可以的。

3. 老鲁和史进的比较。

老鲁的步斗和马战的本领差距很可能非常小,毕竟是职业军官出身,又是从西北边关毗邻西夏边毛之地下放的转业干部,这马应该是成天骝的。而农家子弟出身的史进,他的步斗和马战的本领差距也可能很小。所以我们可以这样大胆假设:鲁史两人步战的本领差距有多大,他们马战的本领差距就有多大。好了,再来看一看瓦罐寺之战,老鲁十合左右力劈崔道成以后,史进才沾光追杀了丘小乙,在胜者为王、弱肉强食的强盗世界里,崔道成的武艺不会低似他的手下丘小乙,故老鲁史进的武艺在对比上明显有利于老鲁,而且优势相当明显;这种步斗上的差距基本上也代表了两人马上的差距。而史进和呼延灼的武力差距有这么大吗?俺表示严重的怀疑。

4. 杨志的标尺作用

老鲁和杨志打了40合,杨志惊叹“只刚刚抵的住”。当虎虎虎在网上初论水浒武力时就首次提到这一点,此后论坛中对老鲁的武力评价才有渐高之势。也多亏了杨志的这一声惊叹,才使我们得以窥见老鲁那被掩盖的巨大的武力威势。杨志斗林冲50余合到了“分际”,杨志同呼延灼斗了四十合不分胜负,估且认同老酒的杨志稍居下风的观点。在同杨志的厮杀中,老鲁表现出了最多的优势,假如认同鲁林杨三人的步斗马战本领差别不大的话,那虎虎虎可以划出鲁》林》呼延的武力逻辑关系,杨志是标尺,标出了鲁林呼延武力的微细差距;假如认为老鲁占了步斗的少许便宜的话,俺至少认为上述的武力链条具有老鲁马战不弱呼延的调整空间。

以上四点,只是作为老鲁马战不弱呼延灼的立论做“可信度”之证明,诸公以为可信否?

(以下再摘录一段本人的旧贴)

---------------------------------------------------------------------

喝彩声都归鲁智深

以前STUMPYTIGERW看过一些关于鲁智深的评论,对大和尚的品格都赞誉有加,但是对其武艺却有不恭之辞,说什么“不如五虎将”云云,令STUMPYTIGERW心里不爽。出此言论者估计多半是三国迷,以评论三国武力的习惯来看待水浒好汉,对水浒读得不透,对好汉的武力吃得不准。

大和尚打过很多架,只有一次不小心被张清的飞石坑了一下,除此就没有吃过一次亏。他先后同几个厉害的角色打过:十数合斗史进,史进暗暗喝彩:好个莽和尚!四十合斗杨志不分胜负,杨志心里惊叹:手段高,俺只刚刚抵的住。四五十合斗呼延灼不分胜负,呼延灼心中喝彩:哪里来的和尚,好武艺!就连和南国元帅邓元觉的那场龙虎斗也引得敌方观战将领赞叹不已:果然名不虚传,不曾折了半点便宜给国师。

鲁智深的这几场厮杀没有分出胜负,因为对手也是一等一的梁山好汉,施公并不想拂了那几位的脸面,都是自己的亲儿子啊!但是鲁智深的每一次出战都引来对手的单方面的喝彩,而偏偏见不到鲁智深给予对手的喝彩,这岂是偶然的?施公的赞扬每次只给予了鲁智深,字里行间所透露的信息相当明显,那就是:花和尚的武艺比对手高出少许!而且在厮杀后的补言赘语中不难窥见对手武力的高低:邓元觉和鲁智深基本上半斤八两;呼延灼的喝彩很惊诧:这个小地方哪里来的这个大高手?他的武艺比起老鲁肯定是只低不高,而且他下马来步斗恐怕就虾米了;杨志的喝彩则是一副躲过一难的惊悸之语,“刚刚抵的住”!好象声音都在发抖,武艺谁高谁低一眼看出;而史进呢,施公甚至没有给予他同老鲁打上几十回合的“资格”,其武艺恐怕差了不是一点两点。

石宝的刀法有“不亚于关胜”一说,邓元觉的排位还在石宝之上,那条50余斤的禅杖“不亚于关胜”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鲁智深的禅杖比邓元觉的那根还重了不少,何来“不如五虎”之说?除了施公刻意推出的武圣卢俊义,梁山上有把握胜过花和尚的人恐怕找不出第二个。

---------------------------------------------------------------------

二、呼延灼的武力

关于呼延灼,俺以前写过他和孙立的战绩对比,各位先将就看一看:

----------------------------------------------------------------

呼延灼VS孙立

呼延灼一出场就说“有万夫不当之勇”,未见其人,先闻其勇;孙提辖与栾廷玉是同门师兄,有着“一般的本事”,栾廷玉既有“万夫不当之勇”之名,孙立想必有“万夫不当之勇”之实。

呼延灼大军压境梁山,鞭风舞处,花容失色;孙立即兴单鞭战双鞭,只见从容潇洒不见半点败相。呼延灼当间谍坑了关胜,假杀了黄信,谋略过人;孙立当内奸灭了祝家庄,假捉了石秀,颇富智计。

呼延灼大战韩存保一仗精彩纷呈,两个从马上打到地上、再到水里,最后平分秋色;孙立大战寇镇远一仗惊心动魄,两个比枪比箭比智比勇,孙立枪败对手、鞭毙敌人;韩存保是节度使,武艺高强;寇镇远是大辽王牌集团军的副先锋,想来也是一员北国勇士,谁说就一定次于韩节度?

呼延灼乱军中勇擒番将小兀颜;孙立巷战中力杀南国飞虎大将张威。呼延灼偿被飞石暗算;孙立却未尝一败,敌人的几番暗箭也奈何不得。

征辽讨三寇,呼延灼屡立功勋;孙立斩将杀敌之多更在呼延之上。呼延灼进五虎,孙立不进八骠,世人皆为孙立鸣不平;而世人又反受施公排位之潜移默化,将孙立之武艺看低一线而不自觉,STUMPYTIGER复为孙立鸣不平也!

---------------------------------------------------------------------

再补充几点,

1. 老酒以前提到过呼延在战孙立前,已经同林冲、扈三娘打了六七十合,体力有所消耗。不过,呼延战了林冲后休息了一段时间,这和连续厮杀是有区别的,所以认定呼延在战孙立之前消耗了四五十合的体能应该合理一些。问题又来了,四五十合在一流武将的体能曲线中处于什么时段?以足球为例,运动员在前十分钟的竞技状态并不是最好的,热身过后进入了一段较长的体力充沛的平台期(第10-第40分钟吧),然后才是体力下降期。看到水浒里那些力举千钧的好汉们斗一二百合时,俺常常想,他们就不知道累吗?姑且以150合作为水浒第一流好汉的体能极限,呼延灼斗孙立前只是处于体力充沛的平台期。如果诸公不认同这个说法,俺还有一招可以为孙立辩护,那就是他使用的是自己的辅助兵器而非主打兵器,体力上的便宜被兵器上的劣势抵消了。所以俺一直认为呼延灼孙立的武艺其实在伯仲之间。

2. 呼延灼马战无数,他碰过的高手是最多的,基本上都是不分胜负的结果,手下败将中比较有分量的还有一个:20余合斩杀十节度之尾荆忠。想来那十节度虽然建功立名多年,非等闲之辈,但毕竟年岁不饶人了,不可能每个人都是王涣那样的“老黄忠”,良莠不齐是肯定的。王文德战董平前是何等的狂妄,“瓶儿罐儿须有两只耳朵,敢不知我的大名?”,一战过后恐怕也只能在心里骂“哼,要是老子在20年前,早就……”。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荆忠的弱一流武力的水平应该有的,假如呼延灼同韩滔等级的对手交锋,“武力优势是呈线性增长的,韩滔们会感觉到压力和危险度越来越大”,所以二三十合就会力怯;而同荆忠的较量在场面上应该比较均衡,呼延灼找到对手的破绽给予了致命一击。

3. 击败荆忠可以为呼延的武力加分,但是在一些不分胜负的较量中是不是也可以加分,就很难说了。如果按照老酒的观点,宝光在同老鲁的交手中占了一点上风(俺认为是不相上下),因为宝光没有足够的其它武力表现,所以把宝光的武力回扣了一点而调至老鲁的水平,那么同呼延灼打得难解难分的韩存保的武力在老酒的眼里就应该比五虎的武艺略低,同一个比自己武力略低的对手打成平手当然不会为自己脸上增光,所以按照老酒的观点,同韩存保的一仗应该降低呼延灼的五虎级别武力的“可信度”(CONFIDENGCE LEVEL)。与此类推,只要同出场次数不多的敌手打成平手,都会降低自己原来武力值的CONFIDENGCE LEVEL,除非认为韩存保们的武力比呼延略高。不知俺对老酒的思路理解得是否恰当?

综上,俺认为老鲁的马战武力同呼延灼不相上下(以前说的“只高不低”暂且收回),论综合武力(地上马上),老鲁则稍胜呼延灼一筹。如果换了老鲁和韩存保打一仗,情况可能会比呼延好一点,至少打到水里去两人绞成一块儿的时候,老韩便落入了老鲁的金刚神力的笼罩下,恐怕只能乖乖就擒了,呵呵。

老酒以前有关于步战马战的高论,部分地说服了俺,关于关胜呼延灼等马将步战的能力暂时留待明后天再扯吧。

帖:258501 复 25632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