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第一现场】雷霆极速――F1现场感受 -- 赢政
共:💬36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第一现场】雷霆极速――F1现场感受

今天是F1的比赛日,虽说比赛要在下午两点才开始,但早上九点我就按耐不住兴奋的心情开拔前往虹口足球场,搭车前往比赛地――嘉定区的安亭镇。到了体育场,只见长长的队伍连绵数百米,不用问,和我一样都是去看比赛的。看着见首不见尾的队伍,不禁心里犯愁,这要等到是么时候啊?不过还好,别看队伍很长,但移动速度很快,据说主办方为了这次比赛调集了三千辆大巴穿梭于赛场和市区之间,保证持票者一人一座。看来这不是吹的,果然,不到十分钟,我已经安然坐在车上了。

据说嘉定区的安亭镇将来要成为上海的MOTOWN,这次将F1比赛放在这里举行看来有关方面是下了决心铁了心了。

车开了半个小时,已经隐约能看到上海站赛场的主看台了,身边的人流、车流朝着一个方向缓慢的涌动。下了车,融入这人潮人海中,不禁再次感叹,中国人真的是多啊。不一会,我发现,好象今天全上海的老外也悉数出动来这里凑热闹,对于我这个从来没有跨出国门的人来说,这辈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老外,感觉怪怪的。这些身型高大的黄毛似乎都操一个口音,原来绝大多数都是德国人。再看周围,红色成为今天的主题色,红色的T恤、红色的遮阳伞、红色的背心、还有在风中猎猎飘扬的红色旗帜,整个人潮被染成了红色。而这红色的主题都有着一个共同的标志,那就是法拉利车队的LOGO,这里几乎成了法拉利车队的主赛场了,看来法拉利车队和车王舒马赫的人气确实非其他车队所能比拟。

赛场真的很大,光从下车地点到N区草地看台整整走了近半小时。我们手中持有的是最便宜的370元一张的草地票,没有座位,而且视角也不太好,赛道离我们很远,大部分赛道被面前巨大的广告牌遮住。躺在草地上,看着旁边高高在上的D看台,那里视野开阔,而且还能坐着,再看看我们的处境,心理不禁犯酸。

离比赛还有两个小时,总不见得就这么在草地上傻等吧?不如在周围看看,买点纪念品和粮食。我们就在赛道边东张西望的闲逛,纪念品实在太贵,食品价格也比外面翻了几个跟头,最后也只勉强买了点水。当来到D看台的检票口,看着高耸的看台,实在心有不甘,我突然停下了脚步,对我朋友说不如试试运气混进D 看台。没有等他回答我便作气定神闲,若无其事状来到了检票处,将票塞给了检票员,那检票的伙计煞有介事的看了看票,撕去票根便将印有D区标记的塑料腕带套上我的手腕,拿过票根,竭力克制住心中的紧张伴和惊喜头也不回的向看台走去,不一会我的朋友也一溜小跑的跟着上来了,两人面面相觑,再也克制不住的喜悦随着仰天的大笑飘散在赛场上空,引来周围不明就理的人好奇的目光。

走上看台,周围还有不少空位,挑了一个最佳的位置坐定后一打听,原来D看台的票价是1060元,赛场上又响起我们两肆无忌惮的笑声。

上海站的赛道形状如同汉字中的“上”字,我们的D看台位于上面一横的左侧,是一个难度较大的减速弯道,也称“发卡弯”,离主看台的发车位置不算远,正对看台有竖着一块大屏幕,比赛过程中的细节基本上都能看到。两点整,主席台方向传来发动机的轰鸣声,几秒中后,轰鸣声突然变成了犀利刺耳的尖叫,伴随着观众的欢呼声,十九辆花花绿绿的赛车在一辆红色法拉利的“带领”下,经过“发卡弯”的突然减速和直道的闪电加速后从我们面前消失,将撕心裂肺、刺穿耳膜的引擎声无情的抛给无辜而热情的观众。绝大多数观众是第一次在现场看F1比赛,以前在电视机面前是根本无法感受F1现场的震撼效果。当车队经过看台后,观众们留下的是惊魂未定的表情,且几乎都是一个姿势――双手捂着耳朵。一级方程试赛车的发动机声音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这种声音应该与飞机起飞时的声音差不多,我们的位置离赛道约五十米,但只要有赛车经过,纵使我和朋友促膝而坐,即使是对着耳朵声嘶力竭的吼叫,他也无法听清我吼些什么。这种声音就是震撼,不但震撼你的耳膜,更在摧残你的心脏。

比赛就在这巨大噪音中开始了,刚才还显的有点空的看台不知何时已经塞满了人,远处我们曾经坐过的草地看台也站满了人,密密麻麻的一堆。以前在电视转播中没见过现场有如此多的观众。赛道上,法拉利依然是倍受瞩目的焦点,无论是排在杆位出发,领跑车队的巴里切罗,还是因排位赛滑出车道列最后出发的舒马赫,只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经过看台总能引来掌声、欢呼声和尖叫声。这样的兴奋持续了十几圈后渐渐的平息了下来,观众们被限制在一个固定角度,看着几乎同一个画面,减速―入弯―加速,还要忍受着巨大的噪音,再加上烈日的暴晒,刚开始时的兴奋劲没了,一个个都瘫在座位上,愣愣的看着赛道。二十圈过后,车队原来出发时的秩序已全部打乱,你也无法分辨经过的赛车是谁在驾驶,也不知道他排名第几。三十圈后,我已经木然的看着赛道,脑子里一片空白,唯一的感觉就是那撕心裂肺的引擎声在脑中轰鸣,大拇指居然在烟盒上按来按去,半天才反映过来,这是在现场,不是在家里看电视直播。无聊中,突然有一个老外也许是喝高了,在看台上手舞足蹈,朝着我们挥舞双臂,要我们与他一起欢呼,见无人搭理,居然朝我们拱手作揖,顿时摄影机、摄象机从赛道上转移到他身上,最后由警察出面将其劝回原位,引的众人哄堂大笑。等大家的视线回到赛道,比赛只剩下最后两圈了,由于几个竞争对手的相继退出,巴里切罗早就稳拿冠军,舒马赫可能是因为水土不服,其间一次爆胎,一次赛车失控,四次进站,还被别人套了圈,最后连个名次都没拿到。比赛的最后几圈几乎成了NBA里的垃圾时间,有的观众也早早开始退场。我们见大势已去,也脚底抹油,早早开溜了。

走出赛场,耳朵的听力估计被引擎声折腾的打了对折,嗡嗡作响。边走边琢磨,明年到底来还是不来呢?

主题:259192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