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闲谈留法生(三) -- 逸云三洲

2009-12-23 17:24:03逸云三洲
【原创】闲谈留法生(三)

闲谈留法生(一)

闲谈留法生(二)

上文在说留法生参与铁路建设时,已经提到三期学法政的几位学生。事实上,船政派去学政法的留法生,日子普遍过得比较好,同样在干铁路嘛,就比工程师们要好。他们其实是办外交或者是外经了,当官嘛,中国还是官本位的,做官比工好。第三批的柯鸿年,后来当过华北银行的总经理,民国时,他在北京买下的宅子,那可是前清的公爵府,老佛爷赏给她娘家弟弟住的。可见财源茂盛。第三批同柯鸿年一起入法学院的共六人,皆得学位,柯鸿年是成绩较好者,比他成绩略次的高而谦,官运却是好过他,任过清朝的外务部右丞、四川布政使(省长),曾主持过澳门的划界谈判。民国以后继续当官,曾任驻意大利公使和外交部次长,不过张辫帅复辟时,曾拉他加盟,发表他当外交部右侍郎。不久自然连皇帝一起都作鸟兽散了的。另一说,则认为他当时根本就没有就职了。

其实,福州船政局派到法国去学习法律政治的,第一期中就有了,即我上文开玩笑、写作“助理教练转运动员”的马建忠和陈季同。三期的六个人入的是法学院,而一期的这两人,进的则是巴黎政治学堂。两个人都是官员身份了,那时候通洋务的人比较少,需求甚殷,所以他们一边学习,一边仍继续做些外交方面的工作。只是马建忠黑口黑脸,常常与洋人搞得不太愉快,毕业后遂回天津去也。陈季同呢,跟洋人处的挺好,念完书后又继续在驻欧各使馆工作下去。

事实上,陈氏与德、法政界的很多要人建立了相当密切的联系,还经常出没于上层社会的沙龙、舞会,过得,嗯,有那么一点如鱼得水的味道,还出版了好些法文著作。外交官嘛,人际搞到外国人圈子里,无疑是会带来很多好处的,加之天朝官员的作风普遍比较呆板,善于和洋人交际的陈季同,遂给当地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这对于减低欧洲人对中国的偏见,还是起了一些作用的;他的文化工作也引来公众的关注,于建立正面的国家形象,不无贡献。

但是呢,蓬嚓嚓可不便宜哦……又不是在自家客厅里开留声机,带着女同学转圈子……

社交的成本实在是不低的,这一方面,直接指的就是经济成本了,陈季同只是驻外使馆的参赞,工资有限,又不是来自巨富豪门,这样子开销,慢慢就开始债台高筑了,最后总数达到十三万法郎之多(那年头的法国钱,还不是后来那样贱哦)。陈季同这都是借谁的钱呢?外国银行的。银行家门槛精来兮,大师傅说了,一般人去借钱,那都是要按揭的,先把借款人按住了,才能揭一层皮去不是?一个客居的外国人,在本地无产无业的,比黄鳝好得到哪里去?哪里按得住嘛,银行怎么就借了呢?难道是老驹色瞥?

不是了,外国银行的洋盘,不是那么好捉的,陈季同借钱,用的是中国使馆的名义。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银行那里肯吃亏?陈季同还不上帐,外国人就向使馆发通告,公使大人一通深究,陈季同便被撤差调回国去,而且一到中国口岸,就被差人拉去也。立公家户口调私人头寸,有啥好讲呢?可是,事情却还不是那么简单了。陈季同辩称,借来的钱,是用在公家身上的。

怎么回事呢?

原来,陈季同此前经李鸿章同意,曾与外国银行洽谈,商借一笔两亿法郎的巨款。办事嘛,办公费车马费交际费总是要的,据陈季同说,借来的钱就是派了这个用场的。可替李中堂办事怎么还会有钱销不了帐的事情呢?原来这种借款,本来都是地方上办的,陈季同见利率高得野豁豁,就在李中堂儿子(就是被萨苏贴出来展览的那位古装公子的哥哥)的支持下,想把这档子事情拿过来。李中堂听儿子一讲,去跟王爷商量商量,准了。陈季同就风风火火地办起来了。结果套牢。

哦……嗯?……还是不对啊,还是那句话,既然是替李中堂办事,几个办公费车马费交际费怎么会弄不端正呢?原来李中堂那里是夹生饭,还没有在朝廷上过了明路的,陈季同这里谈得七七八八,门票都卖出去了,李中堂那里场子还没有租下来,又正赶上王爷葛僻了,中堂孤掌难鸣,想想不要再在这种时候去抢人家的饭碗,搞得大家斗鸡眼,就摆摆手算了。

他老人家是算了,陈季同怎么算?嗯……我想他也是想算了的,银行不肯算……

看来陈季同是小葱拌豆腐了?故事嘛,听听就好……真让安背书豆腐故事,呃,……介个嘛……那是吃我豆腐了……

说老实话,陈季同与洋人谈的价钱,比地方上自办还是好得多,于公家面上还是能省一些的。各省借款,弄得象吃霸王餐,多高的利率都上,不懂行无疑是一个因素了;通洋务的,外国情况熟些,谈起来条件一定能好些的;那各省为何不要求帮忙呢?嘿嘿,都是吃独食的嘛。所以陈季同和他后面的大老,想把这个事权揽过来,自然,这是要得罪人的,一旦发现你家屋子漏了,一定会爬上去,浇几桶水下来。至于本来就下雨,难道不乐观其成?陈季同的冤家把这个事情闹大,正是想暗示后面有猫溺。

都是成年人哈。

不过陈季同出面办借款,总是中堂点头在先了;十三万法郎的债,则不好说,否则就算最后二亿法郎不借了,中堂也不至于不认小费的帐?也许是有人太积极了些,先借上款开销起来?反正这笔帐,终究没到中堂那里销,要不也不会搞到债主上门的地步。但陈季同真的惹上官司,中堂不管愿不愿意,总还是要出手保护的,债主那头则还是陈季同自己出面搞定,破产保护、债务重组,照两折了了帐。银行那头一放手,官家也就顺势放人了,不过罢官总还是免不了的。

其实陈季同的麻烦,还不止于金钱问题。中法战争时,正在德国使馆当差的陈季同,奉李鸿章命介入与法国人的谈判。法国人在是次战争中,海军得手而陆军不顺,自己家里又乱成一团糟,所以并不处在很强势的谈判地位,但最后中国还是将就了法国的要求,自然国内舆论大哗。后来就有传言,说德国本来给陈季同说了,要趁机帮忙给法国难堪,叫中国不要跟法国谈和,可陈季同在法国老婆的主使下,故意延误汇报,造成政府在谈判中吃亏云云。

陈季同有法国老婆还是不假的,中国夫人去世后娶的填房夫人。可中法谈判之时,人家原配还活着呢;所谓洋老婆指使下破坏中法斗争的大好形势,无疑是有人对其在中法谈判中起的作用不满,事后杜撰出来恶心他的了。至于陈季同的法国老婆,陈季同因债丢官时陪他回国,后来却还是丢下他跑了。

说起外籍夫人,一下子有想起北洋时代的外交总长、国务卿陆征祥来了,他也有个外国太太,比利时人。当然两家的情形大不相同。陆征祥夫妇的感情很好。而且陆征祥对他的太太,那是佩服得不得了的,曾画了一张三友图,将三友解成自己的老爸、老师、老婆(嘿嘿,成三老图了……),还要去请小皇帝的师傅来题跋,被怒斥为荒唐。这可是有点自找没趣了,太傅嘛,传统道德观念自然比较重啦,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天地君亲师,几时看见老婆跑去上坐的?不过陆征祥佩服老婆也不是没来由的,说句笑话吧,他的内人本来就是外人,解读国外政治外交状况,文化上的便利总是有的,加上陆夫人出身将门,家学熏陶,兼比陆征祥年长十六岁,确实有能力给他出谋划策的,事实上,她也确实是他最受信任的顾问。

陆征祥夫妻和谐,陈季同鸡飞蛋打。这当然都是私事了。但外交官兴娶外国夫人,恐怕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国势的不振来?安不是个保守的人,对跨国婚姻毫无成见,但生活现实、政治现实还是明白些的,除非是小国弱国,高级外交人员娶个外国夫人,仕途难免受些影响?至少总长这样的层面,还是比较困难吧。不信的话,你让柯婶婶休了风流的柯叔叔,换个中国俊小伙试试?马大统领再讲和谐,碰上这样的事,一样还是只能让柯秘书下课吧?

跑题了,回来讲陆征祥,陆夫人去世以后,他便辞去公职,护送夫人的灵柩回去比利时安葬,然后呢,就在布鲁日的隐修院出家了。

出家就算了?还是跑题呵,他是留法生?

啊欧,不是……不过,据说,他在巴黎与留学生有个故事……有人拿枪顶着他……得得,只是据说啊,算了,还是先回来……喝水

资深推荐:禅人, 通宝推:leqian,李寒秋,
主题:261379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