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原创】职场小说:双修 -- 王小棉她妈

共:💬288 🌺1308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职场小说:双修(32)--男女关系

单元门前,双修躲在恩培的身后看他摁门铃,里面的人也没问来人是谁,门直接开了。双修又觉得有点恐怖,会不会是坏人还在屋里没出来?恩培给她嘀咕的也有点害怕,不过转念一想坏人决不会打开单元门,拉着双修走到了四楼。

单元房内听着有人走动,不似作案现场的样子。双修推恩培敲门,她自己在身后喊:“赵明慧在吗?”

“请进,在那屋。”开门的一看就是个良家妇女,冲一个紧闭的房门努努嘴。

单元房内弥漫着肉汤的香味。

“谁呀?”小赵在屋里应声。

“是我”双修回答,几步以走到屋门前。

门开了,小赵面容憔悴地站在门边。

双修一时没反应过来,恩培觉得自己把走廊都填满了,看双修没啥危险,赶紧说我到车里等你就返身下楼。

“主任您来了”小赵有些不好意思,眼圈却有点红。

“啊,今天打电话你家里说你没回去,我担心你出事儿。”双修不知该怎么解释。

“我?”小赵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床上的被子说明了一切。

“身体要紧,你还是上床休息吧。”双修关切地说,“自己能照顾好自己吗?用不用我帮什么忙?”

“没,已经没事了。主任我---”小赵不知道该怎么说。

“别放在心上。今天有个客户来找以前的一个审计报告,刘丽丽找了半天没找到,你能记得威鹏公司的放在哪了吗?他说是去年5月份做的。”

“去年五月份阿,那个报告应该在8月份的审计档案里。当年他们家的原始资料提供不全,到了8月份才补齐。装订五月份报告的时候我给忘了,按照审计报告顺序号打的目录,目录里忘了删除了。”

“行,我知道了。”双修不知道自己是该多呆一会儿陪陪她,还是马上走好让她休息,想想她怪别扭的,还是走吧。

“你好好休息吧,这几天没啥事。你要是觉得身体不行再休息几天也行。”双修起身要走。

“我下周一上班,我们家说什么没?”

“没说啥,我没说我是所里的。你放心吧。”双修见她也瞒着家里,赶忙安慰她。

“谢谢主任。”小赵没别的说的,只眼圈红红的,越发衬的脸色黄白憔悴。

“没事,你别送。我走了,你有啥需要给我打电话。”双修边嘱咐边推小赵不叫她送出门口。

恩培在车里等双修,见双修这么快就出来了挺意外,“你怎么没多呆几分钟陪陪她?”

“我在那她更不自在。”双修边答边叹气。“一个小姑娘可真不容易。”

“她没结婚吧,没听你说过。她男朋友是哪儿的?”恩培问。

“从没听谁说过,好像没有男朋友阿。”双修看不出这方面的动向,一起谈过多次话也没听小赵自己说起过。

“唉!”双修叹气“还不敢让家里知道,做病可怎么办?”

“那男人也太不负责任了。”恩培打抱不平。

“也不好说,要是以后能结婚也就无所谓了。倒现在还不敢公开,也不知小赵怎么想的。”

“也可能那个男人有家呗。”

“那小赵老实孩子,不是擎着吃亏?”双修一听恩培这么说,更加同情小赵。

“也是没法子的事。现在这种事情多的是。”恩培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赶紧撇清自己“和我自己可没关系阿!你别看我。哎哎---”

“你要是外面找了怀孕了,千万千万,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啊,算替我完成任务,我绝对不会怪你。”双修坏笑。

“还是你自己想办法吧,抓紧阿,我妈又问我了。”恩培赶紧转移目标。

“又问母鸡啥时候开张?你就说快了。我跟我妈说已经定做了,定金都交了。”

“那是你妈,我敢这么跟我妈说,我妈还不把我骂死。”

“行行,我抓紧下蛋就是了,告诉你妈,保证是红皮红心的大笨蛋。”

“嘿嘿,男蛋女蛋?”

“双黄蛋。”双修捶恩培。

“你轻点儿,我正开车呢!你还回单位拿车不?”

“回,你在办公室等我一会儿,我复印一个报告咱俩一起走。”

小赵年纪小小还没有任何社会经验就一个人出来了,在验资部人家叔侄家天下,除了她常驻,别的人来来往往的,也没交下知心朋友。反正她是认准了一定要在这里挨下去,离开这个验资部,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找到工作,所以她也不吭气,就是个干活,看书。

她是在老高主任任上被招来的,听说要换主任,她心里鏑溜了好长时间,怕自己没文凭给所里辞了。等到新主任上任过了些日子还没动静,她的心算是放回了肚子里。她这几年除了给家里和自己花用的,也存了几万块钱。要不然,依她的想法,就是租房子在这里学习考试,也要把注册会计师证书考下来,因为,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谋生手段比这个更好,更容易达到。

四月份双修到任以后没多久,她就拿到学校提前开出来的毕业证明报考了注册会计师,眼瞅着朝着自己的既定目标前进,她脸上的血色多了起来。

双修听说她报考了3门注册会计师考试,热心得不得了,每次俩人出去办事双修都要给她讲点儿学习上的技巧或者自己考试感言之类的。小赵听得入神,常恨不得路再远远的才好听个够。

长这么大没人对她这么用心过,就是爹妈关心她也关心不到这个点子上。要不是两人上下级关系,要不是怕双修觉得自己高攀,她真想认双修作姐姐。

这些天验资部的活儿特别多,忙得她都没工夫看书了。干活本来她不怕,给双修干活她乐意。但是,偏偏麻烦找上门来了。她怀孕了。

孩子是小高的。

小赵刚进城的时候,家里托人给她介绍了不少对象,可她一个都没看上。她迷上了小高。小高比她来得早,她刚来什么也不会,所里有的人因她是农村人有点瞧不起她,或者是她自己敏感觉得人家瞧不起她,小高却从来不。

小高是农村孩子,本来对农村人就有一种朴实的认同感,再加上除了学校就是学校,受“人生而平等”思想的影响,他对待小赵一直比较看顾。小高大学毕业,又计划着接叔叔这个班,他对于婚姻大事期望很高,虽然还不知道自己具体要找个什么样的,但是,当然了,肯定不是小赵这样的。

没打小赵的主意当不了小赵打她的主意。小赵自考和未来的考证计划,都是奔着可以配得上小高来的。

一起工作三年以来,后期她接了验资部绝大部分具体工作,小高经常拉着她跑来跑去,俩人单独接触渐渐多了起来,有时候俩人跑到外面不方便回所里吃饭,小高就会请小赵吃饭。

小赵对于小高,不管是什么,一概言听计从,时间长了,小高习惯办公室有个使唤丫头了。

男人的感情也不一定是粗线条的,小赵对小高的好感,开始小高没注意,时间长了,也有所察觉。小高没跟老高说过,不知道咋说,还怕老高疑心他仗势欺人。老高不大注意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否则的话,小赵没准因为这事早给开走了。

小高大小伙子,没对象不代表没需求,特别是女人的崇拜的需求。老高在的时候,小高不敢造次,对自己的未来还抱许多希望,等老高走了,小高各方面的期望值都跌停,对小赵,就更认可了一些。

小赵他俩自开始就有瞒着所有人的默契。小赵怕自己配不上小高,一旦公开会有人棒打鸳鸯,小高觉得小赵有点拿不出手,怕自己有了更好的选择公开了被动,所以上上下下谁也不知道小高跟小赵在一起。

小赵一直拿不准自己在小高心目中的位置,也不敢求证,小赵安慰自己说能跟人家交往就心满意足了,所以并不计较什么得失。也曾打定主意守身如玉,可是几次有机会侵犯她小高什么都没做倒叫她有些失落。如此几番下来,等小高一时冲动想要通过女人的献身来证明自己的价值的时候,小赵毫不犹豫地充当了答案。

小赵并没拿这件事和小高理论什么,只是通报了事实和自己的决定结果—流产。她只跟小高说帮她把工作尽量安排开,还要注意保密。

小高没想到别的男人碰到了不知会怎么麻烦的事到了他这里小赵如此轻描淡写,一点都没有胁迫他什么的意思,甚至经济方面都不跟他提什么要求,心里动了许多怜惜,不但小赵的要求全部照办,还买了许多吃的给小赵送过来。双修闻到的肉味就是邻室的大姐帮小赵炖他买过来的排骨。

小赵没想到双修会因为担心她而找上门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看双修夫妻恩爱的样子再想自己没名没份还要受这等罪,等双修走了,自己哭了半天。

晚上小高来看她,见她眼睛红肿的,就问她怎么又哭了。小赵没提自己哭的原因,只说主任来看她了。

小高一听这话自己先心虚,忙不迭问问细节。小赵就把双修怎么找到地址怎么来怎么走的学了一遍。小高听到最后确信双修不是抓住了自己的把柄心下稍安,这才又想起来该说几句安慰小赵的话。

人如果不够老奸巨猾,那么自己做的那点子亏心事就总觉得都给世人看透了。小高这次虽然判断双修不知道小赵的男人是谁,可免不了的,在双修面前心虚。

小高自己老大不小的了,小赵心甘情愿地作他的地下情人本来他还觉得自己挺有本事的,这次小赵怀孕了只跟他通报结果都没跟他商量要不要孩子,这让骄傲的他又有些受伤。他一方面体念小赵氏不肯给他添麻烦,另一方面又小心眼地想,是不是小赵都有点看不起他呢?要不然怎么连商量都不跟他商量一下,他可是孩子的爸爸呢。

老高一走,他的自信心消失殆尽。一点点小事情都会令他产生危机感。比如说双修接替了老高的位置,他就要小赵献身来证明它是可以征服女人的。

这次小赵本来完全是自我牺牲,又被他理解歪了,他甚至都想到,是不是小赵打算以后离开他所以什么要求都不提呢?

这个思维过程可能就是男孩子成长为男人的过程。

小高临考前一个多月决定请假复习,他一定要把全科证拿到手,他要证明给—他也不知道证明给谁看看,暂时就算是给小赵吧—看看,我不是个失败的男人.

事务所为了考试请无薪事假的人多的是。双修因小高负责的这段时间工作是所长钦点的,所以不好贸然给假,她跟所长汇报了小高的要求。

事务所向来是鼓励员工学习考试的,小高的情况虽说特殊,拦着不给假是万万不能的。所长想了想问双修小高的工作谁可以替代,双修推荐小赵谨慎肯干。虽然没有驾照不太方便,刘丽丽有本,可以暂时开一段时间。

所长不好叫双修天天当小赵的车夫,又不想更多的人参与进去,于是叫双修安排小赵去学驾照,理由自然是以后小高忙,多一个帮手也好。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