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 诺曼底故事(23) -- daharry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59 阅 9540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12-29 19:39:31
主题:2624280
daharry
daharry`4831`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645/4103425337_579a5510ae_s.jpg`70`9791`31651`266333`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05-01-07 13:54:21`
【原创】 诺曼底故事(23) 194

D日凌晨6时40分,第29步兵师第116团的B连分乘5艘哈根斯登陆艇抵达奥马哈滩头D绿地段。他们比预定时间提前了20分钟。舱门落下之后,B连的一等兵,19岁的哈罗德.鲍姆伽顿(Harold Baumgarten)向前一跃,跳进了冰冷的海水。

点看全图

一等兵鲍姆伽顿的照片,注意他胸前挂的是优秀射手章,左臂是第29师的臂章(资料照片,摄于1944年3月)。

在即将到达滩头之际,鲍姆伽顿左侧的那艘登陆艇被炮弹直接命中,猛烈的爆炸把铁皮,木板和战友的血肉向四外抛撒。舱门下落的那一刻,悬崖上耐心等待的德军机枪立即开火。多诺森中尉和几个士兵被当场击毙。瑞格斯刚冲了几步,就在登陆艇的坡道上被打死,一头栽进水中。鲍姆伽顿跟在瑞格斯后面,一颗子弹从他的钢盔上擦过。身高1米79的鲍姆伽顿把M-1伽兰德步枪举过头顶,在齐脖深的的海水中奋力向前,子弹在他周围一次次溅起水花。被背负着沉重的装备,梅威斯特救生衣提供的可怜浮力微不足道,个头矮的士兵,如果不能及时摘掉装备的,就被拖进海底直接淹死。

点看全图

奥马哈滩头D绿地段西侧(daharry摄)

红色箭头为鲍姆伽顿的上陆地点,栈桥为战后建造。

黄色箭头为防波堤的底部。

蓝色箭头为德军三个巨型钢筋水泥碉堡位于最西侧的那个。

紫色箭头为悬崖上的德军阵地WN73。

点看全图

最西侧的那个巨型钢筋水泥碉堡,它的东部开口很大,是88毫米炮的阵位(daharry摄)。

鲍姆伽顿冲上沙滩时,恐惧地发现好几个士兵倒在那里,肠子从腹部的伤口中流出来,一路上都是残肢断臂。德军的机枪从左到右反复扫射。鲍姆伽顿没有停顿,他把步枪横在胸前继续前进。就在这时,他听到“噹”的一声,同时感觉到手中一震,原来是步枪的弹舱被击中,被打了一个洞。由于弹夹里的子弹的阻挡,敌军子弹没有打到鲍姆伽顿的胸部,才救了他一命。紧接着,他左侧又是一响,鲍姆伽顿旁边的一个士兵被打死。

鲍姆伽顿在“刺猬”反登陆障碍后卧倒,但立即发现“刺猬”的钢条并不能提供什么掩护。在他的右侧,列兵迪马胸部中弹,倒在“刺猬”旁边,在他死之前只来得及喊了声“妈呀,我中弹了。”在鲍姆伽顿右侧两米的地方,莱特中士倒地阵亡,来自弗吉尼亚州百福德的百福德.侯拜克受了伤。鲍姆伽顿的左侧是从同一艘登陆艇上下来的罗伯森中士,他的钢盔在左前额处有一个大弹孔,满头是血。罗伯森朝着海墙(防波堤)下跪祈祷,接着他被机枪子弹打成两半。

鲍姆伽顿发现悬崖上有个钢盔的反光点,就朝那里开了一枪。鲍姆伽顿在连里是优秀射手,这一枪打得很准,那个方向上的敌人机枪射击立刻停止了。但鲍姆伽顿发现击发后的穿甲弹壳被卡住无法弹出,就赶快用左膝盖半蹲,然后猛拉枪栓试图强行退弹。但是受损的木制护手从中间裂成两半,弹夹里的子弹撒了一地。鲍姆伽顿扔掉断成两半无法使用的步枪。没有想到,受了致命伤的卡福卡拉斯用尽最后的力气把破枪捡了起来,爬着递给鲍姆伽顿,似乎是要他继续射击。

点看全图

M-1伽兰德步枪,红色箭头为鲍姆伽顿的M-1步枪中弹的位置(资料照片)。

鲍姆伽顿发现右侧的一个碉堡里,有机枪冲着他射击。他抬起头来开始咒骂。一颗88毫米炮弹在近处爆炸,鲍姆伽顿感觉左脸像是被棒球狠狠地击中。他的左面颊被撕裂,面颊盖在耳朵上,左侧上颌骨没了,牙龈和牙齿落在舌头上,鲜血从伤口喷涌而出。此时,鲍姆伽顿仍然清醒。他用海水洗了把脸。在他前面,同一颗炮弹的另一块弹片击中了百福得.侯拜克的面部,将其击毙。

潮水正在以每分钟一英寸的速度快速上涨。负了重伤的鲍姆伽顿明白,为了保命他必须尽快上岸。他快速解开背带,抛弃了救生衣和所有装备,只留下急救包。德军的机枪又扫过来,打得沙子乱飞。鲍姆伽顿装死泡在水里随着潮水慢慢前行,然后快速爬向防波堤。在那里他碰到了自己的朋友,A连的一等兵苏洛。苏洛看到鲍姆伽顿极为恐怖的面部创伤吓了一跳,鲍姆伽顿对苏洛居然毫发无伤也感到惊奇。苏洛将鲍姆伽顿带到一块平坦的地方躺下并对他大喊:“在这儿呆着,我去叫人”。苏洛沿着防波堤向D-1通道入口处运动。鲍姆伽顿观察了一下周围情况,发现自己仍然处于右侧来自WN73阵地的敌军火力射界之内,非常不安全,于是他从地上捡起一杆阵亡士兵的步枪,去追苏洛。就在此时,只听得前方“噹”的一响,苏洛的钢盔上中了德军狙击手一弹,当场倒地身亡。

鲍姆伽顿继续沿着防波堤向东运动,在一个防波堤凹陷处停下来,这里虽然可以躲避机枪火力,但仍处于德军狙击手的射界内,也无法逃过迫击炮弹的打击。他一直跑到中间的那个巨型碉堡的下面。这里的防波堤有七八米高。鲍姆伽顿突然发现他最好的朋友卡巴特的尸体脸朝下倒在浅水中,身上所有的装备都在,显然他是在冲击中被敌人的狙击手击中后阵亡的。鲍姆伽顿的眼泪夺眶而出,和脸上的血迹混合在一起。

点看全图

鲍姆伽顿登陆后的位置(daharry摄)。

紫色箭头为鲍姆伽顿上陆地点。

黄色箭头为最西侧的巨型钢筋水泥碉堡。

红色箭头为中间那个巨型钢筋水泥碉堡。

蓝色箭头为D-1通道入口,它的两边由Wn71和WN72扼守。

绿色箭头为防波堤底部。

点看全图

处于于中间位置的巨型钢筋水泥碉堡。它的顶部战后经过修饰,成为第116团纪念碑(daharry摄)。

点看全图

从防波堤上的巨型钢筋水泥碉堡看海滩(daharry摄)。

悲愤和怒火使鲍姆伽顿决定攀爬陡峭的防波堤向上冲,但他被一个人拦腰抱住,这时一串子弹密集地打在防波堤上。救了鲍姆伽顿一命的是A连的列兵皮腾格尔。皮腾格尔虽然也有伤在身,但他尽力使鲍姆伽顿平静下来。在防波堤底部,和皮腾格尔在一起的有兹姆查克和考夫曼。在鲍姆伽顿右侧趟着负了重伤的好朋友韦伯,几分钟后他的面部中弹死去。此时德军只要出动少数兵力打一次快速反击,就能把这些第一波的残兵全部消灭。但是德军固守在坚固而安全的碉堡内始终没有出动。

点看全图

鲍姆伽顿的好朋友韦伯(资料照片)。

后续上陆的应为第一波第三批次的D连那6艘人员登陆艇。但他们由于偏航并未直接抵达D绿地段而是向D白地段偏离了200米。D连冲击滩头时受到的损失稍轻,但是连长西林上尉在水中被击毙。跟在D连之后的是C连的7艘登陆艇。他们偏航更远,于7时30分从大红一师所在的D红地段上陆。美军指挥官布莱德利上将看到D绿地段毫无进展,就命令后续部队转到其他地段登陆。这样A连和B连就失去了后续部队的增援,A连连长费勒斯和B连连长扎帕考斯塔早已在冲击滩头时阵亡,大多数军官和士官也是非死即伤。这两个连失去指挥的残部被德军火力压制在D绿地段的防波堤下。

D绿地段的海水被鲜血染成红色,阵亡士兵的尸体在潮水中被推来推去。鲍姆伽顿看到担任战场救护工作的技术中士西塞尔.布瑞顿在纷飞的弹雨中镇定地抢救伤员。8时左右,布瑞顿来到鲍姆伽顿身边。他蹲下来检查了鲍姆伽顿面部的创伤,开始为他清理伤口。但布瑞顿所能做的非常有限,他只能给鲍姆伽顿注射止痛吗啡,把翻开的面颊复位,撒上磺胺粉。布瑞顿让鲍姆伽顿就着水吞下12片磺胺药片,然后开始用绷带包扎。这时德军的迫击炮弹打过来,在周围四处爆炸。鲍姆伽顿好心地拉布瑞顿的衬衫,要他隐蔽。布瑞顿推开他的手说:你现在是伤员,等我伤着了,你再来帮我。布瑞顿为鲍姆伽顿仔细地包扎好。8时15分,布瑞顿离开鲍姆伽顿去帮助其他伤员,此后,鲍姆伽顿再也没见到他。

9时左右,涨潮停止。10时前后,鲍姆伽顿体力有所恢复。他发现A连的佛瑞泽中士趟在防波堤附近的水中。佛瑞泽伤的很重,只有眼皮还能动。鲍姆伽顿马上跑过去帮助他。当鲍姆伽顿蹲在他身边,看到他嘴一张一张的像是要说什么,就把耳朵凑过去听。就在这时,一颗迫击炮弹在近处爆炸。三块弹片穿过鲍姆伽顿的钢盔,打到他左侧头上。鲍姆伽顿用三个手指头伸进钢盔的弹孔摸了一下,到处是血。这是鲍姆伽顿在D日的第二次负伤。要不是鲍姆伽顿的钢盔阻挡,这三块弹片很可能直接击中佛瑞泽脸,由于没有钢盔的防护,佛瑞泽可能已经丧命。鲍姆伽顿没有想太多,他把佛瑞泽背在背上,朝防波堤爬去,然后佛瑞泽安置在防波堤下。

10时30分,一等兵鲍姆伽顿清理了他沾满沙子的步枪,此时大约有40多名阵亡和受伤士兵集中在这里。鲍姆伽顿开始祈祷。

(待续)


资深推荐:MacArthur, 通宝推:呆鹅,r33300,天涯浪子,亚东,观望者,山远空寒,
最后于2009-12-30 07:04:33改,共1次;
2009-12-29 19:3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