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续貂致南渝霜华 -- 龙王临天下

2010-01-22 20:27:53bbceve
MSL

西方的容纳性也有限,在民主制度下许多社会性的排斥是难以消解掉的,白人死活不选穆斯林阿裔也没办法,在06年前的阿裔议员清一色信基督(不清楚非阿拉伯MSL在美帝是什么情况)。同样的问题华裔也存在,华裔政治人物似乎也有不少是除了基因来自天朝外其他一律是美国标准的主。

 

然而,阿裔美国人在美国政治中的影响力非常有限,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主流美国人对于阿拉伯世界的印象不好。十字军东征、阿拉伯产油国家对西方的石油禁运、1972年奥运会以色列运动员遇难事件、媒体关于伊斯兰/阿拉伯世界和恐怖主义事件的片面报道和以色列/犹太人的宣传攻势,以及反恐政治等,无不使得美国人选择疏远阿拉伯世界。一些美国政治人物也选择疏远阿裔美国人,甚至连他们捐献的政治资金也不敢接收。2000年希拉里(克林顿总统夫人)竞选参议员时,就明确拒绝了来自阿裔美国人的政治献金,理由是阿裔美国人是“阿拉伯人”。美国政治学者包括阿裔美国人的研究都表明,阿裔美国人的政治能量,无论是选举还是游说,都无法与犹太裔美国人相比。【注释】Yehuda Lukac and Abdalla M. Battah ed., The ArabIsraeli Conflict: Two Decades of Change (Westview Press, 1988), pp.238~259; Wilbur C. Rich ed., The Politics of Minority Coalitions: Race, Ethnicity, and Shared Uncertainties (Praeger, 1996), pp.257~267; Janice J. Terry, U.S. Foreign Policy in the Middle East: The Role of Lobbies and Special Interest Groups (Pluto Press, 2005).【注尾】但富有政治意味的是,无论是阿裔美国人游说组织自身还是亲犹游说组织,都故意夸大阿裔游说组织的实力和影响力。【注释】 Mohammed E. Ahrari ed., Ethnic Groups and U.S. Foreign Policy (Greenwood Press, 1987), pp.45~64.【注尾】阿裔美国人的游说活动对于美国政治的影响力很小,至于对美国中东政策的影响力就更是微乎其微。【注释】Philippa Strum ed., American Arabs and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 Washington, D.C.), May 5, 2006, p.12.【注尾】阿裔政治组织的另一个主要关注点就是社团利益。他们在这一方面的成就也是有限的,美国民众对于他们的支持更多地是在道义上而不是在政治行动上。【注释】Philippa Strum ed., op.cit. p.13.【注尾】

  由于美国官方和媒体大多错误地将伊斯兰教与恐怖主义相联系,阿裔的政治精英多半都不是信奉伊斯兰教而是信奉天主教(主要来自黎巴嫩)。从1959年到 2006年,所有17位(含2位女性)阿裔参议员/众议员都是天主教徒,并且其中16位是黎巴嫩裔。在这些政治精英中,从性别来看,仅有2位女性;从党派来看,仅有6位共和党人。而且,令人感叹的是,这些阿裔政治精英的当选,大多与其阿裔背景和社团没有关联。例如,南达科他州曾经选出的两位阿裔参议员詹姆斯阿布雷兹克(James Abourezk)和詹姆斯阿布德诺(James Abdnor),而该州的阿裔人口(1990年的人口普查表明,该州的阿裔仅有1237人,占该州总人口的0.18%)在全美各州中仅排名第42。缅因州、新罕布什尔州、密歇根州等地的情况无不如此。【注释】Philippa Strum ed., op.cit. pp.14~15.【注尾】问题的关键在于,除参议员詹姆斯阿布雷兹克外,【注释】James G. Abourezk, Advise & Dissent: Memoirs of South Dakota and the U.S. Senate (Lawrence Hill Books, 1989).【注尾】其他阿裔政治精英对于有关阿裔社团的利益几乎漠不关心。【注释】“Directory,” Middle East Insight, January/February, 1998, pp.95~135.【注尾】

  当然,阿裔美国人在政治方面的能量有限,并不意味着他们在政治上完全无所作为。在一些事情上,他们还是取得了成功。例如,阿裔通过其成功的政治游说,使得其“白人”身份获得了美国最高法院的确认,从而确保其美国公民身份和相关权益。【注释】Ian F. Haney López, White by Law: The Legal Construction of Race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1996).【注尾】密歇根州迪尔伯恩(Dearborn)的阿裔组织了迪尔伯恩东南社区委员会(Southeast Dearborn Community Council, 简称SEDCC),成功地抵制了州政府将他们圈进某一特定区域的企图。【注释】Barbara C. Aswad ed., Arabic Speaking Communities in American Cities (Center for Migration Studies and AAUG, 1974), pp.53~83.【注尾】

不过MSL在美国过日子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美帝那边不比欧洲高福利,好歹都要干活。至于行政强势的天朝在类似问题上的对应手段数目在理论上应该更加丰富。

帖:2678287 复 267622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