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历史色盲讲故事——故事,过去的事儿(105) -- 江南水

2010-01-23 02:21:14江南水
【原创】历史色盲讲故事——故事,过去的事儿(105)

赵国的亮点

在范雎的远交近攻的战略中,魏国还不是最优先“近攻”的目标,在魏国前面还有韩国呢。

范雎建议秦昭王不惜代价笼络魏国,除了是在实施第一步战略计划,也捎带着完成了对韩国的战略包围。

到了秦昭王三十六年(前271年)前后,秦国的版图和韩国的版图,组成了一副很有意思的画面。

韩国的南北西三面,都是秦国的领土,韩国就像秦国怀中的婴儿,两国的领土也犬牙交错,基本上做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韩国固然不喜欢这种形势,秦国同样也不感冒这种状况,只要韩国有了啥想法,那就是秦国的祸患,还是肚子内部的祸患,用成语来说就是,心腹大患。

喝酒的兄弟,大概都有这样的体会,面对酒精对神经系统的挑战,不外乎两个选择,一是豪放如乔帮主,用自己的无敌酒量,跟肚子里的酒精死磕,一是婉约如段公子,控制酒精在体内的流向,然后排出体外。

既没有乔帮主那样的海量,又没有段公子那样时灵时不灵的六脉神剑,还一个劲儿的往肚子里灌酒精,那就准备呼叫120吧。

当时的秦国也没有乔帮主的海量,没能力一口吃下韩国,但是他有比段公子灵得多的六脉神剑,用自身那不一般强大的实力,逼着韩国乖乖的听自己吆喝。

对付魏国,范雎建议秦昭王先礼后兵,对付韩国嘛,就用不着开胃菜一样的“礼”了,直接上正餐,动兵。

当时的秦国,可以全天候的随时冲韩国的任何部位招呼,唯一的选择不是好事儿,太多的选择也不是好事儿。

选择在韩国的哪个部位下手,严重考验着秦国人的智慧。

秦国人是经得起考验的,选择的部位很考究,没有直接对韩国的心脏地带下手,而是在韩国的外围地区活动。

这么做,既能够起到武力威慑韩国的作用,又避免了韩国狗急跳墙,玩儿命反扑。

秦国的目的,只是让韩国听自己吆喝,而不是把韩国吃到肚子里,把韩国惹急了不划算。

秦国选择的用兵地点,很有下大棋的味道,阏与(今山西和顺县)。

秦军来到阏与后,韩国人还没怎么着呢,赵国人先坐不住了,正经的皇帝不急太监急。

实在不能怨赵国这个太监心太急。

阏与远离韩国的中心,到韩国都城新郑的直线距离三百多公里,还是这个阏与,到赵国的都城邯郸的直线距离只有一百多公里。

丢失了阏与,韩国的心脏,还能保证按照正常的频率跳动,赵国的心脏上,就被压上一块巨石喽。

站在太行山上,秦国人随时可以俯冲邯郸,到时候,赵国人睡觉都得睁着三只眼。

在“远交”赵国的同时,秦国人也在紧张的打着“近攻”的算盘,实在让人佩服他们的走一步看三步。

公元前270年,秦国攻打阏与,秦军将领是中更胡阳。

中更是一个十三级的爵位,用一个中更来领兵攻打韩国的阏与,对秦国来说,也算是杀鸡用了宰牛刀,当年白起在韩国的心脏地带搅和的时候,不过才是个十级的左庶长。

秦国这个醉翁的意思,也是不在酒,揍的是韩国,眼睛的余光瞄的却是赵国,让胡阳中更来统兵,也不算是委屈他,相反,是正经的量才为用。

还记得吗,公元前273年,白起在华阳把赵、魏联军,一顿海扁,恰好胡阳本人也躬逢盛事,以客卿的身份,参与了那次军事行动(更像是屠杀)。

这会儿,跟赵国打过交道的将领,在秦国已经没有几个了,这么个小事儿,还麻烦不着武安君不是。

胡中更对赵军的家长里短并不陌生,并且还有心理优势,正儿八经的合时合用的人才。

赵惠文王一看秦军在阏与忙活,就知道秦国那一肚子坏水儿,将要往哪里淌,赶紧召集自己的将领,商量怎么办。

包括廉颇在内,大多数将领的意见是,困难太大,还是打酱油的好。

从华北平原出发,仰着脖子去爬太行山,难度的确不是一般的大。

去爬太行山,赵国人现在很麻烦,让秦国人在太行山上扎下根,赵国人的将来更麻烦,正所谓,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

这一点,赵惠文王心里明镜似的。

为了将来不麻烦,那就找一个现在不怕麻烦的人,这个人还真让赵惠文王找到了。

赵奢没有否认廉颇等人描述的实际情况,但是他认为,狭路相逢勇者胜。

一看赵奢这么有亮剑精神,赵惠文王相当高兴,啥也别说了,这次救援任务,就交给你了。

赵奢率领赵军离开邯郸三十里后,扎下了大营,不走了,在赵惠文王面前展示的亮剑精神,这会儿,跑到爪哇岛去了。

扎下大营后,赵奢将军传了一道将令:随便对军事行动说三道四的,立斩不赦。(有以军事谏者死

就在赵奢将军扎下大营的时候,秦国人从太行山上下来了,驻扎在武安(今河北武安市)以西。

秦军将士没驻港部队的觉悟,不管扰民不扰民,每天出早操、喊口号的各种动静,大到了天上去,严重干扰了武安广大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和休息。

看到秦军这么没素质,终于有人坐不住了,动员赵奢快点儿去救援武安。

阏与是韩国的,武安可是自己家的啊,再说,武安离邯郸没有几步路了,刀已经架到赵国的脖子上了。

赵奢似乎没有意识到赵国的险恶处境,依旧顽固的坚持自己的权威,把这个多嘴多舌的家伙立马咔嚓了。

然后,赵奢将军把自己的营盘进行了加固,二十八天过去了,赵军依旧是原地踏步。

秦国此次行动,虽然眼睛一直盯着赵国,但是手里的刀一直指向韩国,并没有跟赵国撕破脸,所以,胡阳也派使者来到赵国的大营,算是联络一下两家的感情,同时也探一下赵军的底线。

赵奢也热情似火的接见了秦军的使者,好吃好喝伺候了一番,然后,热烈欢送。

胡阳听了使者汇报的赵军情况后,做出了一个判断,赵国并不是真心的援救阏与,毕竟阏与不是赵国的领土。

这个判断也不能说有多么的错,先前就有无数这样的案例,一些诸侯救援其他国家的时候,也经常像赵奢这么玩儿,出兵后,在边境附近扎下营盘,既有救援别国的好名声,还不损失自己的实力,并且还抽冷子出手,捞点儿外快。

历史的经验很宝贵,但是你老是拿着老黄历,查黄道吉日,那就有问题了,在党史上,这种做法有一个专门的名称,经验主义错误。

打发走秦军的使者后,赵奢将军就让赵军将士收拾背包,出发,两天一夜就赶到了阏与。

来到阏与后,赵奢安排神射手,驻扎在阏与五十里外。

一看自己犯了经验主义错误,胡阳赶紧弥补,爬过太行山,返回阏与,希望能够在阏与,再次教训一下赵军。

到现在为止,秦军单挑赵军,几乎没有吃过亏,这是胡阳的底气所在。

看着气势汹汹的秦军,赵国人也很清楚自己的斤两,军士许历有点儿自己的想法,就来找赵奢将军沟通。

许历认为,赵奢应该把军阵弄得瓷实一点儿(将军必厚集其阵以待之),否则,下场将会很难看。

这一次赵奢将军听了进去,同意。

说完自己的第一个想法后,许历也很自觉,杀了我吧。

赵奢也很幽默,回邯郸再说。

回邯郸再说,那就是没事儿了,没事儿了,那我就再提一条意见,许历建议赵奢,抢占阏与附近的制高点,北山。

等秦军赶回阏与后,胡阳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竟然没有对那个制高点,表现出足够的重视,让他落到了赵国人手里,这会儿再拿下来,就没啥希望了。

赵国自从胡服骑射以来,军事实力噌噌的往上窜,虽然跟秦国磕的时候,也吃过亏,但是跟其他诸侯相比,赵国的那点儿损失,算不了什么。

这也是赵奢敢于亮剑的底气所在。

凭借有利地势,再加上乌龟壳一样的军阵,赵军发挥出了超人的水平。

失去了制高点,再加上来来回回的跟太行山较劲,秦军再旺盛的士气,这会儿也很难转化成战斗力了。

一涨一消,赵军终于在阏与找回了一个场子。

阏与之战的胜利,也给赵奢带来了新的身份,马服君。

阏与之战,是秦赵之间的一次单纯的军事斗争,只需要有一个优秀的将领就够使的了,但是接下来的另一场生死对决,就不是单纯的军事较量了。

碰巧的是,这场决战的赵军将领也姓赵,是赵奢的儿子赵括。

虽然赵括比他老爸赵奢还牛,至少在口头上比老爸牛(尝与其父奢言兵事,奢不能难),但是这爷俩儿的历史名声,跟汽车家族的奥氏有得一拼,一个是奥迪,一个是奥拓。

父子俩的名声,能有这种光年的差距,还是沾了韩国的光。

资深推荐:铁手,擎箭天使,海天, 通宝推:RR若林,
主题:267874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