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肖斯塔科维奇的面具(一)wer ist wer -- 道孙吴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05 阅 9809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1-30 01:28:08
2693982 复 2691454
道孙吴
道孙吴`30625`http://hdn.xnimg.cn/photos/hdn121/20101121/1805/h_large_6com_62bc000067db2f74.jpg`70`1766`3866`38736`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08-12-26 06:01:01`
【原创】面具外一篇,背景材料(二) 东正教与音乐 12

挖坑就是不好F,现在为了老肖的帖子把自己也搭进去了,每天都在东正教,俄罗斯文化,冷战,列宁同志之间绕FF

这个帖子完成后转认证会员,还请各位大大支持啊FF

 世之顯學,儒、墨也。儒之所至,孔丘也。墨之所至,墨翟也。自孔子之死也,有子張之儒,有子思之儒,有顏氏之儒,有孟氏之儒,有漆雕氏之儒,有仲良氏之儒,有孫氏之儒,有樂正氏之儒。自墨子之死也,有相里氏之墨,有相夫氏之墨,有鄧陵氏之墨。故孔、墨之後,儒分為八,墨離為三,取舍相反、不同,而皆自謂真孔、墨,孔、墨不可復生,將誰使定世之學乎?

这段文字大家都了解《韩非子。显学》吗。其实不论儒墨,世间各大宗教都分派,比如默罕默德教有什么逊尼派,什叶派,释迦摩尼教分什么大乘小乘。基督教也不能免俗,其后的结果大家也知道,天主教,东正教,新教。

点看全图

公元395年,罗马帝国一分为二,即东、西罗马帝国。随着罗马帝国的分裂,君士坦丁堡是东正教中心,罗马是天主教的中心,东正教是在帝国东部地区的特 殊历史环境中形成的,由于帝国东部的政治、经济、文化、语言、民族等方面与西部不同,因而东正教在这里的发展就与天主教有所区别,

在经典方 面,东正教除《圣经》(新旧约)处,还包括《圣传》(即前七次基督教大公会议决议)、《尼西亚信经》教父亚大纳西、大巴西勒、金口约翰等人的著作和神学家 格列高利等人的著作;而天主教的经典则主要是《圣经》和教理。

   在教义方面,东正教主张圣灵只来自圣父,而天主教则主张圣灵既来自圣 父,又来自圣子的说法;东正教没有关于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存在“炼狱 ”的说法,而天主教则声称有中间阶段的“炼狱”(人死后暂时受罚的地方,以此赎尽罪孽,再升入天堂);东正教否认童贞女马利亚贞洁受孕及其肉体升天的教 理,而天主教则承认此教理;东正教不承认罗马教皇为普世教会的首脑,只承认他的主教和“西部教会牧首”职位。而天主教教皇则自称他是全世界教会的领袖。

东正教与天主教分裂的主因是东正教代表的希腊语与希腊文化和天主教代表的拉丁语与拉丁文化之间的矛盾。

中世纪这个词来源于以罗马为中心的西欧学者,作为现代欧洲中心论这的祖宗,他们信马由缰的用中世纪这一术语来指他们心中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绝口不提巴格达和君士坦丁堡及其留传下的古希腊典籍作为文艺复兴源头的意义)而拜占庭,也成了对那个延续前年的兄弟帝国的蔑称。其实对正教而言,只有他们是真正的罗马人,罗马第一为圣父,君士坦丁堡第二未圣灵,莫斯科第三为圣子。

拜占庭音乐其余公元四世纪初君士坦丁堡的建立,止于1453年东罗马的陷落。作为上帝的象征,在这个高度政教合一的国家,音乐完全服从宗教的需要,拜占庭圣咏(Byzantine),与赞美诗空前繁荣。而查士丁尼大帝对系统化,规范化的偏爱,又使记谱方式与调式系统逐步完善。现代记谱法的雏形纽曼符(neumes)和格里高利圣咏的八种基本调式也产生于拜占庭音乐。

拜占庭音乐坚持了毕达哥拉斯学派的音乐本质论,以数的和谐关系为根基的和弦理论,其浓厚的形而上特征及以此形成的八种调式,其神秘主义色彩之浓厚,绝对会让马丁路德(没错,就是那个把圣经翻成德文的人)和J S Bach 目瞪口呆。在罗马天主教的思想体系中,东正教中个体与绝对存在者直接沟通的灵性主义,对于世俗统治者的冷漠与服从是绝对的异端邪说。

拜占庭音乐的内在本质,就是气息悠长,节奏舒缓而凝重,使灵魂倾诉个体的谦卑和上帝的荣耀。

西罗马帝国灭亡后,罗马文明的核心地带沦为野蛮人的地带。又过了十世纪,东罗马帝国灭亡。流亡到威尼斯,佛罗伦萨的对罗马人文学者,带着古希腊典籍,成为文艺复兴的球按。而东罗马僧侣则带着古老的圣咏,流浪到斯拉夫世界。

与理性主义至上的西方不同,拜占庭是一个神秘主义的世界。而东正教加入斯拉夫人的世界后,有和斯拉夫式的神秘主义水乳交融。(从这点看,俄罗斯第三罗马的“头衔”也不算虚名)

俄罗斯现代(指格林卡之后)音乐的特点是什么??是突如其来的却又经常存在的“断裂”和“恐怖的阴暗”。这种特点是俄罗斯音乐最大的精神内核。也是他们被西欧人认为“不理性”,“不优雅”的原因,也是他们的立意高于一般民族乐派根源。这种对生命本身的探求和对正教所体现出来的通过苦难得 到救赎的宗教情怀(我们过去对《伏尔加船夫曲》以及对俄罗斯巡回画派的代表作家列宾的名作《伏尔加纤夫》的理解,曰“反映了被压迫者的反抗意志”,其实是 对俄罗斯民族文化性格的一种误读。这里根本就没有什麽被压迫者的反抗意志,而只有修道士般的隐忍和苦修)使得俄罗斯在西欧人的心中永远摆脱不了“野蛮人”的形象。当西欧人对逻辑,优雅的执着使得汉斯利克这位伟大的乐评家攻击柴可夫斯基的音乐为“臭气熏人”时,现代主义让新一代西方作曲家(如马勒)在精神上拉近了与俄罗斯音乐的距离。

俄罗斯作曲家中鲜有精神上与贝多芬相同的人,对毁灭的认同使俄罗斯音乐与信奉着通过苦难,获得胜利的贝多芬及西欧音乐大相径庭,有时虽有柴5或肖5这种在意志上不逊于贝5的作品,可他们永远也发展不出他们的贝9。而他们最后的作品如柴6相比,简直就是贝9的反面。这不是说贝多芬或柴可夫斯基不真诚,而是他们在探求各自的真诚。

在东正教的精神的影响下,俄罗斯音乐叛逆,分裂,漂泊。1961年,穆拉文斯基携列宁格勒爱乐乐团于伦敦演奏的柴6正是这种精神的突出表现。在穆拉文斯基棒下,温柔与风暴同样美丽,同样震撼。第一乐章那个强暴主题每次听都像是一次感情细节,歇斯底里的发作,完全是心理和听觉的的蹂躏。三乐章试癫狂与热病的交替发作,寒热往来,昏话与冷战,兴奋和抽搐,先是让人高烧然后到第四乐章的一病不起。

流于夸张的感伤与近于迷狂的喜悦,在悲伤与欢乐间生硬转换,法兰西,维也纳式的优雅与德意志的推理突然被拗断,中间是颠僧不分昼夜的旷野哭喊,不是苦于苦难而是耽溺于苦难或许这就是俄罗斯音乐带给我们的精神世界吧

东正教纯宗教音乐还在找资料F,比较枯燥,大家有没有兴趣??


  • 本帖 7 回复
最后于2010-01-30 03:51:32改,共2次;
2010-01-30 01:28:0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