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经济政策分析的方法:野球拳 -- wqnsihs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05 阅 76181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2-03 16:57:03
2702733 复 2701908
GustavGustav`22166`http://baike.baidu.com/pic/64/1182970775877945.jpg`70`36`319`4832`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08-02-10 11:29:19`
恐怕地方失去太多,所得太少,会摆出怨妇样的 25

政府融资平台本身就是和土地财政密切关联的,并不是彼此独立的变量,而是唇亡齿寒的关系,所谓对政府平台授信,无非就是涉及城投公司、经投公司、土地储备中心,再加上少量的水务公司等垄断性企业。其还款来源主要依赖土地出让净收益,具有不确定性,也就是监管部门夜不能寐的由来罢。且地有多大胆人有多大产,款贷至鱼水交融之时,往往把人大讨论通过的规模也丢诸脑后。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可以理解为智慧的公仆们把一块地翻来覆去的吃,出让金吃一道,出让之前以此为抵质押,从银行再吃一道(其实前一道归根结底也是吃银行,当然也许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办法再吃几道,所以说这就是天朝的次贷),到手就是现钱,出让金可能还要分阶段拿,更不用在kfs面前装prostitute招商引资。而银行发放项目贷款给政府一来是梦寐以求,二来更得罪不起。

把关注重点放在融资平台上是有道理的,土地转让收入/财政高如钱塘郡也不过100%多点,而融资平台贷款总额可能是财政收入的若干倍,而这些钱除了吃吃喝喝,也有一大部分投入到卖地的基建中的,仅靠房地产“稳定”恐怕填不了这个坑,丑媳妇没钱打扮更见不得人,每年20%-30%的房价上涨才能维持这个循环。个人觉得这才是尽管出台了多个手段,社会上呼声也颇高,但是经理层对高企的房价始终态度暧昧的真正原因吧。要让某些人通过节流来解决问题,谁会信呢,也许连想也不要想才是好的。

写篇“Chink`s real estate paradox”倒是不错,崩溃论跑去那边会很有市场的,也许能出个大师。


  • 本帖 1 回复
最后于2010-02-03 17:46:58改,共1次;
2010-02-03 16:57:0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