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伊朗猜想(八卦) -- 泉畔人家

2010-02-08 23:11:27泉畔人家
关于马镫的补充。

网友天地的 ”我—— “ 发了副汉代回马射的砖石画像的图片。

图片地址

http://img2.pict.com/62/61/b5/2783308/0/11430725b15d.jpg
这是西汉军掌握回马射技术的直接证据。帕蒂亚回马射,如果安息有2万能掌握回马射的骑兵,那安息的壁画文物之类上必然应该有所反应。

另外借这里说一下马镫问题。如果你相信中国的一些专家,有些专家一直说孙武和孙膑是一个人,他们就是不相信史书记载,2个相差不下百年的人他们就认为古人会弄错,结果山东汉墓出土的竹简,一本孙子兵法,一本孙膑兵法,得,这些专家们不言语了。 同样的,这些专家们说,附和西方学者,说夏商是传说,没有考古证据就是传说,结果后来出土的夏商金文上,夏商的二十四帝什么的,名字和司马迁史记上记得一字不差,这些专家们才没言语了。

也许西汉没有和我们一样的马镫,但他们肯定有其他办法来做到骑射,做到冲击步兵。比较起现在的几个专家,我更相信晁错,贾谊,司马迁他们。现在的专家,更像赵本山。 下边引用晁错《言兵事疏》里的文字,你看了之后再下结论说当时西汉军,匈奴军能不能骑射。

”臣又闻小大异形,强弱异势,险易异备(13)。夫卑身以事强,小国之形也;合小以攻大,敌国之形也(14);以蛮夷攻蛮夷,中国之形也。今匈奴地形技艺与中国异。上下山阪,出入溪涧,中国之马弗与也(15);险道倾仄(16),且驰且射,中国之骑弗与也;风雨疲劳,饥渴不困,中国之人弗与也,此匈奴之长技也。若夫平原易地,轻车突骑,则匈奴之众易挠乱也;劲弩长戟射疏及远,则匈奴之弓弗能格也(17);坚甲利刃,长短相杂,游弩往来,什伍俱前(18),则匈奴之兵弗能当也;材官驺发,矢道同的,则匈奴之革笥木荐弗能支也(19);下马地斗,剑戟相接,去就相薄(20),则匈奴之足弗能给也,此中国之长技也。以此观之,匈奴之长技三,中国之长技五“

译文:我又听说小国和大国的表现不同,强国和弱国的形势有异,险要之地与不险要之地的戒备不同。谦卑地侍奉强国,这是小国的表现;联合小国来攻打大国,这是势均力敌的国家的表现;用蛮夷来攻打蛮夷,这是中国的表现。现在匈奴的地形和技艺都与中国不同。上下山阪,出入溪涧,中国的马匹不如他们;道路险要,地势不平,一边奔驰一边射箭,中国的骑兵不如他们;经历风雨的疲劳,忍受饥渴的能力,中国人不如他们,这是匈奴擅长的地方。如果在平原上,地势平坦,轻车突骑,那么匈奴容易被挠乱;劲弩长戟射到远处,那么匈奴人的弓箭之弓不能抵御;坚甲利刃,长短相杂,游弩往来,十个五个一拥而上,那么匈奴的士兵不能抵挡;能用强弩的骑射之官,同时射向敌军,那么匈奴的皮做的铠甲和木做的盾牌就不能支持了;在马下格斗,剑戟相交,短兵相接,那么匈奴人的脚就不能支持了。这是中国擅长的地方。由此看来,匈奴的长处有三个,中国的长处有五个。

这里边晁错写的很清楚,匈奴之兵是”险道倾仄(16),且驰且射“。 他们不但能骑射,而且是在道路险要,地势不平的情况下,一边奔驰一边射箭。

另一段:

丈五之沟,渐车之水,山林积石,经川丘阜,草木所在,此步兵之地也,车骑二不当一。土山丘陵,曼衍相属(6),平原广野,此车骑之地,步兵十不当一。平陵相远,川谷居间,仰高临下,此弓弩之地也,短兵百不当一。两阵相近,平地浅草,可前可后,此长戟之地也,剑盾三不当一。萑苇竹萧,草木蒙茏,支叶茂接,此矛铤之地也(7),长戟二不当一。曲道相伏,险隘相薄(8),此剑盾之地也,弓弩三不当一。士不选练,卒不服习,起居不精,动静不集,趋利弗及,避难不毕,前击后懈,与金鼓之指相失,此不习勒卒之过也(9),百不当十。兵不完利,与空手同;甲不坚密,与袒裼同(10);弩不可以及远,与短兵同;射不能中,与无矢同;中不能入,与无镞同(11);此将不省兵之祸也(12),五不当一。故兵法曰:器械不利,以其卒予敌也;卒不可用,以其将予敌也;将不知兵,以其主予敌也;君不择将,以其国予敌也。四者,兵之至要也。

译文: 兵法说:一丈五尺长的沟,可以湮没战车的水流,山林中积满石头,有长流之水,有丘陵土山,草木繁盛,这是步兵的战场,两个骑兵抵挡不了一个步兵。土山丘陵,绵延不绝,到处都是平原广野,这是骑兵的战场,十个步兵不能抵挡一个骑兵。远远望去是平坦的丘陵,中间隔着河流和山谷,居高临下,这是弓弩手的战场,一百个拿着短兵刃的士兵也抵挡不了一个弓弩手。敌我双方的阵地相隔很近,地势平坦,没有深草阻碍,进退自如,这是持长戟的士兵的战场,三个持剑盾的士兵也抵挡不了一个持长戟的士兵。芦苇蒿草丛生,草木茂盛,枝叶相交,这是持矛铤的士兵的战场,两个持长戟的士兵也抵挡不了一个持矛铤的士兵。道路弯弯曲曲,十分隐蔽,各种险要的地势相互重叠,这是持剑盾的士兵的战场,三个持弓弩的士兵也抵挡不了一个持剑盾的士兵。士兵不精选加以训练、使之熟悉,日常起居不熟练,动作不整齐划一,不懂得如何利用机会、如何避免灾难,前面金鼓击响,后面的士兵却十分懈怠,和金鼓的命令相违背,这是不严格训练士兵的过错,一百个这样的士兵也抵挡不了十个精兵。兵器不锐利,和空手一样;盔甲不坚固,和没带盔甲一样;弓弩不可以射出很远,和短兵一样;射箭不能射中,和没有箭一样;射中了却没有穿透,和没有箭头一样,这是将领没有检验兵器的后果,五个这样的士兵抵挡不了一个精兵。所以兵法说:器械不锋利,是将自己的士兵送给敌人;士兵不会打仗,是将自己的将领送给敌人;将领不了解自己的士兵,是将自己的国君送给敌人;君主不精选将领,是将自己的国家送给敌人。这四点是战争的关键。

这段更是把西汉如何使用各种步兵,弓箭手和骑兵写的很清楚,那种地形下是那种士兵的战场更写的明白。"土山丘陵,绵延不绝,到处都是平原广野,这是骑兵的战场,十个步兵不能抵挡一个骑兵。" 卡莱战场,显然就是骑兵打击步兵的绝佳战场。罗马军的兵团一直就是夹门鱼鳞阵一个套路,碰上按《言兵事疏》里培养训练出来的汉军骑射精锐,不大败才怪。

而看了这段文字我还有一个感受,汉军真的是支非常专业话的部队。”草木茂盛,枝叶相交,这是持矛铤的士兵的战场,两个持长戟的士兵也抵挡不了一个持矛铤的士兵。“。 长戟和矛铤我是没想明白有多大差别,但显然按晁错所写,矛铤是丛林战利器。不同作战环境使用不同武器,不同打法。即使今天的米帝,也未必装备的起啊。

  •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在帖内工具中实现)
帖:2713905 复 270396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