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33 🌺89新:
主题:【原创】父亲的空军生涯--强将手下 -- 一直在看
家园博客 【原创】父亲的空军生涯--强将手下

最近有个烦恼,就是我的秃笔生不了花,影响了我的写作热情。于是就上网使劲看小说,尤其是纪实类的,狠看了一星期,慢慢琢磨出点门道来:原来人家都是简单事情复杂化,小事写大。哪象我,大事化小。照我这么写,别说30年,就是300年的从军生涯也能让我一页纸给概括喽。我觉得我有写段落大意,剧情梗概的才华,值得挖掘挖掘。

最近看了父亲当年写的一个关于“衡阳迫降”的经过汇报,光是人物对话就好几页纸,心说可得好好学学,以后有机会改写一下我那篇,补充点内容。

写了不少空中历险了,我问我爸:“您历险经验那么丰富,有没有跟部队的其他飞行员介绍介绍?”

“怎么没有,我给飞行员们讲课,他们都挺爱听,我的课还算受欢迎的呢。。。”

眼看着他就要滔滔不绝,我赶忙改了个话题,要不又该听天书了。不过他受飞行员欢迎我到是有体会。小时侯,我哥和我没少因为是他儿子而受优待,优待的原因绝对不是因为他的职务,当时部队里比他官大的有的是。是因为他的为人,得到了下级真心的拥戴。他这人抗上,但对自己的下级那可是真叫护犊子,恨不得把新飞行员一来就训练的技术高超,全成战斗英雄的胚子。所以他传授起自己的飞行经验和心得时,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年他带的那个团,从那时到如今一直是我空军的主力部队,我军最先进的机型,最早装备的肯定有他们团,什么地方局势紧张,他们团也肯定会出现在那,去扭转乾坤。不仅如此,其他部队改装新机型,不但要到他们团取经,还要请他们有经验的飞行与地勤人员去做技术支持。这些都是从那些到我家看我爸的叔叔们口中知道的。这应该与父亲那批老飞行员打下的好底子是分不开的。一个有技术全面,帮助新进传统的部队,什么时候都会是出色的。

父亲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打下敌机,基本上是到哪哪停战,想打都没对手,福建当年那么紧张,他那个编队怎么挑衅,台湾飞机就是不越线。自卫反击战想立一功,结果连敌机的影子也没让他见到。于是只能一次次处理空中险情,历险来历险去的自己跟自己较劲。

下面先介绍点飞行基础知识和一些背景资料。

大家知道,解放军部队里论官应该政委最大,党指挥枪嘛。不过在机场就不是这样,飞行时军事干部说了算,“一切行动听指挥”就是指听地面指挥员的调度,这一切包括空中的和机场地面的一切人和物。空中的飞机,让你飞到哪你就要到哪,规定的飞行科目一定要完成,不允许别出心裁。除非你的飞机也发生了诸如:无线电坏了、机体共振变形、进入螺旋呀等特殊情况。那就需要看飞行员的个人素质了,有些故障发生的突然,飞机有时会失控,不允许飞行员多考虑,要凭飞行员的本能和经验来处理险情,是跳伞还是救飞机要看具体情况。这种情况地面指挥员一般帮不上忙。

还有一种情况是飞机发生机械故障,暂时没有失控,如果地面指挥员经验丰富,指挥飞行员排除故障,安全落地,皆大欢喜。但实际上,在指挥故障飞机时,如果指挥员的责任很大,在他的指挥下,即使最后由于飞行员本身的原因造成机毁人亡,指挥员还是要负责任。所以飞行员遇到险情,一般的指挥员会原则的指挥一下,有的就会让飞行员按飞行条例弃机跳伞。

再介绍一下“空域”

通常一个军用机场的半径250公里内都为飞机训练区域。以我爸驻扎的华北某空军基地为例:机场的250公里半径区域分为四个大空域,编号为1、2、3、4号空域,这四个空域是战斗机进行大动作科目训练时使用的,如模拟实战演习等;在机场附近上空再分四个小空域,编号为5、6、7、8号空域;这四个小空域的主要用途是让战斗机进行一些小动作科目训练时使用的,如特技飞行等。

起飞前几天,飞行科目训练计划已经提前制订完毕,飞行员也会在地面用小飞机模型模拟各种飞行动作,找出各项飞行科目中的要点,在实际操作前,做到心中有数。

起飞后,飞机由指挥员引导进入指定空域,接着指挥员就监督和指导各项训练科目的顺利进行了。如果有多架战斗机在不同的空域里同时进行训练的话,指挥员及其配套班子就会大忙特忙起来,领航员和标图员位于指挥员两侧,负责随时注意各飞机的位置,不时向指挥员提供最新情况,此外指挥塔台里还有负责机械、作战、训练、通信、场站等10名各专业的参谋,随时监视飞行状况。指挥员不仅要注意飞机本身状况和每个飞行员完成科目动作的情况,还要注意每架飞机不能超出自己的指定空域,否则就容易发生撞机事件了。

指挥员在地面,主要靠无线电和雷达来掌握全局并传达各项指令,同时训练中的战斗机飞行员也要不时与地面联络,使指挥员及时了解各种情况。在指挥过程中,塔台里只有指挥员可以使用无线电话筒进行指挥,任何问题的出现,都要向指挥员汇报,由他拍板处理。如果同时有十多架飞机一起在天上转悠,塔台指挥室内就会象电影里演的那样,人声嘈杂,雷达屏幕乱闪,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这次遇见的就是该种情况,那是在1980年,华北某机场,这天部队进行飞行训练,我爸是机场指挥员,十几架歼七战机腾空而起,飞向指定空域进行飞行科目训练。

一架架、一对对或一个个编队的歼七被我爸引导着飞到了指定空域,开始进行各项科目训练。

无线电中不断传来飞行员们通话的声音,内容无非是有关训练的,我爸一边盯着雷达屏幕,一边和飞行员们通话。20多年的指挥经验,使指挥飞机如同驾驶飞机一样成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非常的得心应手了。

这时无线电传来一个飞行员的声音(就叫他‘小王’吧):“报告指挥员,XX号飞机发生异常,正在减速下降。”

我爸立刻警觉了起来:“小王,你立刻返航。”,因为他知道,飞机突然减速下降是严重空中故障的征兆,必须立即处理,不能拖延。同时命令空中的其他飞行员停止通话,非紧急情况不再联系,保持无线电静默,继续完成飞行科目。

然后我爸继续指挥小王,让他试着加油门,检查滑油压力、煤油压力以及各相关仪表状况。

正检查着,小王突然报告:“指挥员,飞机发动机停车了!怎么办?”险情出现了。

“通报你现在的高度、速度。”

“高度8000米,速度700KM/H”

我爸查了一下飞机的位置,距机场约有80公里,迅速心算出故障飞机的“滑翔比”(他们部队飞行员没事的时候经常有速算竞赛,他的水平一般保持在前十名以内),认为该飞机可以滑翔回机场,于是对小王说: “保持飞机航向,我指挥你飞回机场。”

接着又对另一个飞行员说“为德,你飞到XX号机前面领路,注意小王飞机高度的变化,随时通报情况。”这样,从两个方面得到的现场信息,有助于父亲做出判断。

大家知道,飞机发动机停车,是最危险的飞机故障之一,这意味着飞机失去了动力,成了一架沉甸甸的滑翔机。这种情况下,由于故障飞机离机场很远,如果我爸指挥飞行员就地跳伞,或飞行员自己找地方迫降,指挥员没有责任,但如果我爸指挥故障飞机滑翔80公里返回机场,一旦飞机到达机场时高度过高或过低,迫降不成功,出了问题,全部责任都是指挥员的。

但飞机是飞行员的生命,在父亲的字典里没有“弃机跳伞”这个词,只要有一线希望,都要挽救飞机,更何况这是我军当时最先进的战机。至于责任,我爸事后对我说:“豁出去了!反正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也相信我带的兵的水平,我是既要救人也要挽救飞机。即使摔了飞机,人肯定保的住!大不了给我个处分!免职也不怕!”

话是这么说,胆大还要心细,我爸一边与两架飞机保持着联系,一边不断根据他们提供的不断变化的数据心算着“滑翔比”。心中也准备出一套套应急方案,让身边的参谋们去落实,相关人员都在紧张的准备着。

其他的在各空域执行训练任务的飞机,早就在我爸的安排下留了一条空中走廊,一边完成各自的训练科目,一边支着耳朵听消息,都是战友,飞机出了故障,其他飞行员能不关心嘛?

就这么指挥着,几分钟过去了,我爸抬眼从塔台望出去,远远的看见他们的飞机冲机场这边滑过来了,飞机高度大致还可以,有点偏高。

我爸赶快通知小王:“我看见你了,快放起落架。”小王把起落架放了下来,飞机的速度降了点。

“把襟翼也放下来!”

襟翼放下后,小王的飞机位置还是有点高,不能安全降落到跑道上。于是我爸又喊:“小王,你再做个侧滑!”

故障飞机一个侧滑,高度正好,直接降下来了,减速伞打开,飞机稳稳的停在跑道上。救援人员迅速将故障飞机拖离跑道,进行事故分析。我爸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一身轻松的指挥起其他正在训练的飞机来。

从小王报告飞机发生故障到我爸指挥他成功迫降,整个过程也就十几分钟。

截止到今天,歼七飞机发生故障后,经指挥成功迫降的案例非常少,我爸他们这次算是一例。

事后小王荣立二等功

为德荣立三等功

父亲荣立三等功

补 记

80年代初,正当盛年的父亲一停飞就主动申请离休,拖了很长时间才被批准。回到北京,他成了一个“闲人”,生活了一辈子的部队跟他没了关系,周围大都是陌生的面孔,没有人知道他以前的经历,除了战友和家人,没有人认识他,了解他。他要适应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这一适应就是20多年。“老兵不死,他只是慢慢枯萎”。父亲似乎永远活在那30多年的军旅记忆里。

刚离休的父亲,努力的找正自己的位置。刚开始时,总是找战友,把在北京的战友打搅了个溜够,活动半径也越来越大,最远的到了浙江,去参加“解放洞头岛战役”的一个纪念活动。

可也总不能天天去战友那上班呀。由于当时家里人都忙:母亲上班,姐姐上大学,哥哥在当兵还没退伍,我也在上学。于是他成了我们的炊事员,把空勤灶学来的手艺“秀”给我们吃。我们聊天,他听着,我们的话题他插不上嘴。他一讲部队的旧闻,我就离开,不关心也不爱听。现在想来,他应该是寂寞的。

不知从哪年开始,他开始经常去军博,都是上午去,一去就是一天,晚上赶回来为我们做饭。那时我家住在北京的东边,到军博要穿过整个城市。头几年去的很勤,几天就一次,慢慢的少了。可能是年纪大了,近些年没见他再去军博。

为什么去那,他没说,我也懒得问,觉得可能军博附近住着他的哪个战友,去串门。

2004年10月,我揭开了这个“谜”。网友建议我写写父亲驾驶过的飞机,我就跟他聊起了这个话题,他告诉我他飞过的飞机大部分都在军博展览呢。

于是我知道了他去军博的原因。他的确是去看战友,他是去看那些陪伴他度过青春,陪伴他度过壮年,陪伴他度过一段段难忘的空军生涯的“战友”。他是去看那些伴着他出生入死,化结了一次次空中险情的“战友”。那些默默的、忠诚的、最关心和理解他的“战友”-----他的战机们!

我不知道父亲何时找到这些“老战友”的,可能是一次偶然吧,为了排解心中的烦闷,专门去看看飞机,没想到却发现了久违的“战友”。那种欣喜和感慨,应该是语言表达不出来的吧。

我实在体会不出他在军博的感觉,想象不出他看着自己“伙伴”时的情景。眼前出现的是电影《末代皇帝》中的最后一幕:暮年的溥仪再次来到了乾清宫,从宝座下翻出了幼时玩的蝈蝈罐。。。飞逝的时光浓缩在一刹,看到那一刻我曾唏嘘不已,无限感慨。

“雅克―17”、“米格―9”、“歼―5”、“歼―7”虽然他们被重新编了号,虽然他们身上的油彩已不是从前那套,但父亲还是认出了他们。他们是父亲的回忆,他们是父亲的军中经历,他们曾经是父亲生命中和事业上最重要的一部分。

他就那么一次次的去军博,直到那些战机铭刻在心,永不再忘。

春节回京,我一定要请父亲去趟军博,看看他那些无言的战友,让老军人和他的老朋友们有机会再互敬一个军礼。

我目睹了一个老兵的枯萎。

又:写完此文正值加拿大老兵节,到处都有人在义卖小红花为老兵们募捐,以示对老兵们为国奉献的尊敬。在此我遥祝大洋彼岸那些曾经参军,为祖国安全奉献过的老兵们,身体健康,永远幸福,不再寂寞。

衡阳迫降 http://www.cchere.com/article/247382

莫须有 http://www.cchere.com/article/249409

生死瞬间 http://www.cchere.com/article/252167

总理逸事 http://www.cchere.com/article/254048

大意失荆州 http://www.cchere.com/article/256040

龙王庙事件 http://www.cchere.com/article/258414

大转陀螺 http://www.cchere.com/article/260875

自卫反击战 http://www.cchere.com/article/263342

航校岁月 http://www.cchere.com/article/268676

飞行装备 http://www.cchere.com/article/270533

随身带枪 http://www.cchere.com/article/271166

强将手下 http://www.cchere.com/article/273719

关键词(Tags): #一直在飞(朴石)#空军生涯(朴石)通宝推:冰官儿,鳕鱼邪恶,
主题:27371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