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伊朗猜想(八卦) -- 泉畔人家

2010-02-24 23:51:00泉畔人家
【原创】历史是属于所有人的,不是所谓史学家的专利

这是我对森林鹿大师在 /article/2738430

发言的回复,因为大师在发言里提了敦煌,恰好春节看了几集央视敦煌,有感而发所写。贴在这,算是我对这个八卦话题的态度。

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就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历史不仅仅是专家手中的典籍孤本,他同样存在于千千万万老百姓的口中,历史也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司马迁尚且知道要考察风俗,采集传说。历史不仅是故纸堆里的历史,乡间路旁,街头巷尾,百姓口口相传的东西,同样是历史。

专业的史学考据当然值得我们尊重,但不能因此就否定百姓谈论历史的权利。孔子才高,尚不敢轻视楚狂,河里高人虽众,但未必也就是真理在握。

敦煌的画圈雕塑,让无数今天的大师着迷,惊叹。然而创造这些艺术瑰宝的人,确未必是什么当时的大师,他们也许只是为了生活,用自己高超的手艺为捐助者实现心愿。吴带当风,曹衣出水,这些人的真迹也许都已经难以存世,然而类似大师水准的作品,照样能在敦煌的壁画上表现出来,而做到这一切的,是作为劳动人民一部分的在敦煌讨生活的无数画匠,塑工。

伊朗八卦系列虽然看似天马行空,意淫无极限,然而这么多大牛竭尽所能,确始终不能击破我所有假设的逻辑链条中的任何一条。随着争论越来越多,我自认为收获也越来越多。大宛贰师城位置问题,正如我提出的汉书西域传的计算题问题一样,现在的所谓主流的观点,在费尔干那盆地的定论,和班固汉书西域传中的记载是显然冲突的。而土库曼那边的说法,和班固记载的距离数是相互印证的。这里不能简单的用一句班固错了就能糊弄过去的,班固作为第一个写地理传的史学家,在有其弟弟班超提供西域第一手资料的有利条件下。我相信他在汉书西域传里在史记基础上所加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有依据的。如果班固的东西我们可以简单的用自相矛盾,与史记冲突就否定,那么我们还探讨什么西汉史,尤其武帝以后的西汉史。班固写的他弟弟经略的西域都错误百出,那他写的其他东西还能有谱吗?俺虽然很佩服任大侠的学识,但他那句语气轻描淡写的班固错了,俺还是大大的不同意的。我们今天所谓的定论,主流等等,比如贰师城在费尔干那的定论,到底依据是什么?考古证据又是什么?史料依据又是什么?我们凭什么就能认定班固在计算距离上是错了的?难道用一句所谓的主流,引用几个所谓的当代史学家的文章就可以否定班固写下的东西了吗?

真实的历史永远是不可能的,任何政治力量,都会对如何评价历史进行干预。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只是儒生们的一厢情愿吧了。春秋之前,因为忠实记录历史被害的史官已经不少了,而孔子的春秋创作,更改变不了天下走向大争之世的现实。乱臣贼子并没有因为有了春秋而减少,管仲,孙武,吴起,白起,乐毅,庞涓,孙膑,申不害,商鞅等等人物,莫不是内推法制,外用武功。尊王攘夷也罢,围魏救赵也罢,莫不是金戈铁马,尸骨累累。孔子指望有了春秋就能恢复礼乐制度的梦想,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

等到始皇帝横扫六和,一统宇内。更是焚天下之书,已至于到了汉朝,尚书这样的经典还要靠伏生一个人的口述来重见天日。六国史书,也全在这把大火中烟消云散。难道我们还能天真的认为,皇权不能影响史官?历史和政治无关,那只是文人不切实际的幻想,即使号称民主自由的西方,又有那个史学家能说清楚谁杀了肯尼迪?谁杀了林肯?7年前,前英国国防部雇员、联合国武器监查员、英国科学家戴维 凯利博士(Dr. David Kelly),在他提出对伊拉克有无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与英国和美国政府相左的意见之后,就突然离奇的割腕“自杀”。也许Dr. David Kelly 真的只是学者态度的提出了反对伊拉克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意见,然后就顶不住压力自杀了。但也许,真实的历史,我们永远无法知道。

事物的发展,有其必然服从的规律。史官的笔可以在压力下颠倒黑白,但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确不会因为史官的笔就能改变。一个国家从创立到发展,从发展到兴盛,从兴盛到衰败,从衰败到灭亡。尽管路径各有不同,但也有相似的内在规律。亚历山大的赫赫武功,我们能从希腊雅典的制度和科学,斯巴达的军事组织和传统中找到它成长的轨迹。而汉唐盛世的光辉,也能从春秋战国诸子百家争鸣和几百年征伐的压力下的变革中找到它强大的原动力。一颗参天大树,必然是从一颗小小的种子开始。

回到我猜想提出的原点,卡莱,这个改变了世界历史的地方。是什么力量能让西方研究者公认的所谓的伊朗东部,巴基斯坦北部地区的地方诸侯苏来拿,能拥有在一个下午就横扫至少7个罗马军团的一支所谓私兵。而这支私兵没有前边成长的半点痕迹,后边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些私兵的装备,远远超出了当时装备精良的罗马军团,而这些装备,只在卡莱出现一次,之前没出现过,之后就消失了。这已经违反了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一颗大树不可能不经历树苗阶段就变成参天大树,同理,一颗参天大树,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倒掉,然后连枯萎的树干,残存的树墩都找不到。

西方研究者不知道金边赤军旗,不知道闻鼓则进,闻金则止,不知道当时的西汉步兵大规模使用蹶张弩,这些正常。但我们国内的学者应该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金边赤军旗出现在卡莱(尽管出处来源可能有所争议,但这种东西极难造假,因为西方知道的人太少),我们的专家们就应该有所怀疑才对。而不是想当然说买的丝绸了事。破甲箭,复合弓,轻便铁甲,锋利骑枪,蹶张弩,几千头骆驼运输的无数长箭。所有这些都在向我们暗示,历史在这里给我们打了个埋伏。苏来拿地方诸侯私兵说,显然难以让人相信,在背后,必然有什么力量参与了卡莱的历史进程。我们应该从中找出线索,还原历史的真相。也许这力量另有其人,但肯定有某种力量参与其中。

想当然的认为我们的祖先不懂得保密,不懂得地缘政治学的基本原理,不懂得唇亡齿寒,这也许是我们脑海中的偏见。只知道学习所谓的主流学说,殊不知,也许当初这主流是被人家刻意选择,最利于别人而最不利于我们的学说。

还是那句话,不是我们的祖先太伟大,而是今天的我们太渺小

通宝推:中关村88楼,TSCHAN,月亮咏叹者,
帖:2742630 复 270396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