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读秦始皇评价有感 -- 泉畔人家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75 阅 28946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3-24 23:51:05
2800201 复 2799013
森林鹿
森林鹿`31621`http://ww4.sinaimg.cn/large/48679f1atw1dhj8q0dpoij.jpg`70`1320`12609`163976`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09-02-07 04:21:41`
为葛剑雄正名,兼论对待专家的态度 58

葛剑雄早期的历史地理专业学术著作,水准是非常高的,有条件的同志可以去看看他的《西汉人口地理》、《中国移民史》等。他主编的《中国人口史》1-6卷,至今乃是该领域最权威的著作,也是俺的案头常备资料。

至于近几年来葛教授热衷某些方面的行径和一系列高论,学术界也批评甚多。人是一个复杂的综合体,是在不断变化的,早期的成果不能证明他永远正确,就连牛顿、爱因斯坦晚年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乱犯错误,但晚年的错误也不能否定他们早期的成就和凭此成就作为一代宗师的地位。如果有人读了爱因斯坦关于量子物理学的错误观点而大喊“我算是领教专家的水平了”,进而再推论“这种专家提出的什么相对论居然还有人相信”,那原子弹丢他头上也活该。

在专业领域内广受尊重的专家学者,绝大多数是要先拿出过硬成果来才能上位的(上位以后的作为因人而异)。他们的成果也不是不允许别人批评讨论,我自己学习唐史的过程中就曾对陈寅恪、牛致功、张国刚、孟宪实的各种说法一个个批判过去,情绪激动的时候遣辞造句基本上就是人参公鸡。但是我自己明白这些专家的份量,他们各自的学术研究成果摆在那里,一些值得商榷的分枝和细节,或者明显错误的观点意见,在数量没累积到足以发生质变之前,他们的学术水准都不是我可以企及的。我至今仍然有勇气说“陈寅恪的这个观点是胡说八道”,但我如果就此说“陈寅恪的治唐史水平一塌糊涂,他的所有著作都没任何价值”,那被人笑掉大牙的肯定是森林鹿,不是陈寅恪。

简言之,我仍然坚持之前已经反复强调过的意见:“专家治史”中的“专家”,是指“专业的态度和方法”,不是指特定的“人”。

作为特定人的“专家”,他们已经发表的意见,任何人都可以去推翻打倒,但也要以“专业的态度和方法”去打倒,而不是喊一句“专家没水平、群众真英雄”就可以直接无视。其实这个道理,早在我之前西西河就提出很久了:要翻案可以,从前人的帖子上踩过去。

能不能准确识别出现有“专家”著作中的价值和谬误,是方法和水平问题;

抓住专家著作的枝节谬误去否定其人的整体水平、进而否定“专家”这个群体的价值,是态度问题。

至于真正的历史学家到底是干什么的,关于“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这个说法,河里亦有前人论述,我偷懒,直接文摘+链接了。

【原创】读史的三个境界 [ 同人于野 ]

读史的第三个境界是纯粹为了历史。……真正的 主流历史学家,比如我最近读的这本《Are We Rome?》新书所介绍的西方绝大多数历史学家,实际上认为古为今用毫无意义,历史没什么用处。易中天在接受崔永元采访的时候也说过,他不提倡古为今用,这一点显然比吴思专业。

  

  政治家特别喜欢引用历史来说明今天的行动。因为以前古人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他们是这么做的,这件事告诉我们的道理是。。。但历史学家会告诉你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古人遇到的情况根本不是你说的那个情况,他们采取的行动也不是你说的那个行动。搞不好历史学家还会告诉你,这位古人是否存在,我们有争议。

  

……  

  [COLOR=red]真正的历史学家研究历史不带有功利目的,他们只是想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史书也是人写的,司马迁也有主观情绪,拨开历史迷雾去分析真实情况,是极具挑战性的工作。[/COLOR]


  • 本帖 5 回复
通宝推:钓者任公子,随意溜达,胖骷髅,
  •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在帖内工具中实现)
最后于2010-03-28 05:35:29改,共1次;
2010-03-24 23:51:0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