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读秦始皇评价有感 -- 泉畔人家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75 阅 29312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3-25 00:07:06
2800228 复 2800021
泉畔人家
泉畔人家`30613`/bbsIMG/face/0000.gif`70`1825`35778`262047`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08-12-25 20:05:45`
关键是如何评价秦政体制 76

秦始皇是不是暴君,这个并不重要。但秦政体制是良制还是恶制,商鞅变法是良法还是恶法,是历史进步还是历史退步,这是最关键的地方。贾谊,柳宗元,毛泽东都肯定秦国统一和秦国变法的意义,认为这是历史进步。

而你看司马光,郭沫若等人,尤其郭沫若,把秦始皇安排成奴隶制度代表,六国反而成了进步的新兴封建地主阶级,你认可吗?正如你所说,“柳宗元这里说秦朝的郡县制度本身很好,但是秦朝没有实施仁政,反而施行暴政,压迫民众,最后灭亡。这是人的问题,而不是制度的问题。”。但司马光,郭沫若他们仅仅是否定一个人吗?他们是认为秦政制度本身就是错的,倒退回文王时代才是好的,回到让他们士大夫阶层向往的“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才是好的,改郡县制度为分封制度那才是好的。他们否定秦始皇是假,否定秦政体制,否定商鞅变法后带来的国家体制变革才是真的。

苏轼的《六国论》是怎么结尾的?

吾考之世变,知六国之所以久存而秦之所以速亡者,盖出于此,不可以不察也。夫智、勇、辨、力,此四者皆天民之秀杰者也,类不能恶衣食以养人,皆役人以自养者也,故先王分天下之贵富与此四者共之。此四者不失职,则民靖矣。四者虽异,先王因俗设法,使出于一。三代以上出于学,战国至秦出于客,汉以后出于郡县吏,魏、晋以来出于九品中正,隋、唐至今出于科举,虽不尽然,取其多者论之。

六国之君虐用其民,不减始皇、二世,然当是时百姓无一人叛者,以凡民之秀杰者多以客养之,不失职也。其力耕以奉上,皆椎鲁无能为者,虽欲怨叛,而莫为之先,此其所以少安而不即亡也。始皇初欲逐客,因李斯之言而止。既并天下,则以客为无用,于是任法而不任人,谓民可以恃法而治,谓吏不必才取,能守吾法而已。故堕名城,杀豪杰,民之秀异者散而归田亩。向之食于四公子、吕不韦之徒者,皆安归哉?不知其能槁项黄馘以老死于布褐乎?抑将辍耕太息以俟时也?秦之乱虽成于二世,然使始皇知畏此四人者,有以处之,使不失职,秦之亡不至若是速也。纵百万虎狼于山林而饥渴之,不知其将噬人,世以始皇为智,吾不信也。

楚、汉之祸,生民尽矣,豪杰宜无几,而代相陈豨 车千乘,萧、曹为政,莫之禁也。至文、景、武之世,法令至密,然吴王濞、淮南、梁王、魏其、武安之流,皆争致宾客,世主不问也。岂惩秦之祸,以为爵禄不能尽縻天下士,故少宽之,使得或出于此也耶?若夫先王之政则不然,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呜呼,此岂秦、汉之所及也哉!

就是先王之政(文王体制)那是秦汉所能比的了的。对,是比不了,他们宋朝儒生嘴皮子功夫了得,资治通鉴成书后不到40年,宋朝的老百姓面对的生活就是“金人有狼牙棒啊,咱有天灵盖啊”。靖康2位皇帝当俘虏。“呜呼,此岂秦、汉之所及也哉”,秦汉当然比不了,堂堂中原王朝,几千万人口,上百万的常备军,无数饱学的大学士,在国家没有分裂和内乱的情况下,让几万女真铁骑横扫,中原的百姓的生命被人随意夺走,妻子女儿被敌人掠夺奸淫,秦汉当然不及。蒙恬,卫青,霍去病,窦宪等人如果泉下有知,看到华夏江山居然在这帮唱着先王之政的人手中沦落的这幅样子,他们只会被这帮不肖子孙气死。

王维 少年行

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

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如果让老百姓自己来选,他们是愿意做宋朝的百姓被女真人鱼肉还是像王维诗歌里唱的那样“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实际上说来说去,还是屁股决定脑袋。苏轼的六国论把司马光,郭沫若,葛剑雄这些人心里真正想的说出来了。就是所谓什么先王仁政,主要是要给他们这批所谓的士人,专门切一块蛋糕出来。他们可以不吃苦,不服劳役,不纳税更好。“夫智、勇、辨、力,此四者皆天民之秀杰者也,类不能恶衣食以养人,皆役人以自养者也,故先王分天下之贵富与此四者共之。此四者不失职,则民靖矣。”还不能干涉他们这批人的政治自由和个人情趣爱好。至于这是不是真的老百姓希望的生活,他们真的关心吗?

我们今天的这帮专家们,和苏轼的想法是一样的。民主接轨美国无敌派也好,孔子仁爱世外桃源香格里拉派也好,他们的喇叭唱的好听,实际上都只是在为自己这个小团体谋利益而已,他们真的是没有私心,心向百姓?北京那些希望保护西藏,认为西藏是香格里拉的所谓专家们仅仅是因为西藏环境吗?西藏农奴主们把农奴当商品,当奴隶,而农奴主,土司,头人们自由自在,不受限制的生活才是他们心中的香格里拉。曾经强大和大唐争雄百年的吐蕃,在信封藏传佛教,把体制从更贴近中原秦政制度转型到更贴近先王制度的土司,头人分封制(这个我是猜测,吐蕃到底什么体制,吐蕃之后的西藏什么体制,河里牛人们来讲吧)。土司,头人们是香格里拉了,至于农奴们,有人关心吗?至于吐蕃的伟业消失,就像唐之后的宋一样,变成对周边地区无害的一个国家,他们也不会关心。

比较起来,商鞅,贾谊,柳宗元,王维,毛泽东这些肯定秦政体制的人,还做的实事更多。司马光,苏轼,郭沫若这些人可能更能抢话筒,掌握话语权,但他们的实践,尤其王莽和宋朝司马光主政推翻王安石变法后的历史已经告诉我们, 否定秦政派上台,带来的不会是什么幸福生活,带来的从来都是民族灾难。

实际上,无论是现在的东方中国秦政体制,还是现在西方民主选举体制,郭沫若,葛剑雄这样的人都不可能吃得开。在秦政体制下,汉宣帝的评语是他们命运的正解。

宣帝很不高兴地说:“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且俗儒不达时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于名实,不知所守,何足委任!”由此骂道:“乱我家者,太子也!”毛泽东很注意汉宣帝父子的这场争论。1957年6月他同吴冷西等人谈话时说:汉武帝雄才大略,开拓刘邦的业绩,不失为鼎盛之世。前汉自元帝始即每况愈下。元帝好儒学,摒斥名、法,抛弃他父亲的一套统治方法,他父亲骂他,“乱我家者,太子也”。1966年3月,在杭州的一次谈话中,毛泽东再次提到:汉元帝用《诗经》治国,“儒学”治国,汉宣帝对他说,汉朝要亡在你的手啊!西汉一代,也确实是从汉元帝手上出现衰变的。由此看出,执政者确定的路线方针这个大主意,是如何鲜明地直接影响着社会的盛衰。

而如果是自由选举体制,台湾这么多年的选举也告诉我们,能选上的只能张口“阿扁”闭口“阿扁"那样的流氓律师,或者像马英九这样,不通融,不讲情面,不讲关系的”不粘锅“。国民党的大教授,大知识分子出去选举,从来都是一堆废柴。

如果是台湾那样的选举体制,你指望郭沫若,葛剑雄这样的人出来拼选举,他们绝对什么职位都选不上。他们有什么手段去争取市井小民,贩夫走卒,退休打麻将老太太们,打工仔,打工妹这些投票主体的选票?(河里的白领们的票绝对没农民工和这些群体票数多)。 靠他们知识渊博?靠他们士的身份?在秦政体制下,这帮人还是受尊敬的,占据话语权的人,如果是美国体制,他们的命运顶多不过就是犹太财团家族的狗吧了。他们要是敢提个什么提案,去查查犹太财团的底细,提议个美联储国有提案,提议重新调查肯尼迪怎么死的之类的,自然会有精神病人出来把他们干掉的。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侯风玄黄,风中乱发,
最后于2010-03-25 00:43:50改,共1次;
2010-03-25 00:07:0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