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车行往事 -- 七月群山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43 阅 148584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3-26 01:20:27
2802817 复 2781802
七月群山
七月群山`1998`http://picture.cchere.net/0,0705/1998_29031340.jpg`70`1955`11474`153726`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4-01-17 00:33:16`
【原创】骑士的名字 883

从80号高速公路西行,过了沙堰就没什么可以被称为城市的地方了。无尽的荒凉诉说着土地的贫瘠,夕阳的余晖也不能烘托出一丝生机。“想不到美国也有这种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第一次走这边,我是相当的惊奇。

鸟也许可以不在这儿拉屎,人肯定是要上厕所的。夜色渐行渐沉,终于在我几乎崩溃的时候,路边闪过一面蓝牌子:休息区,前方两英里,无服务。不会没厕所吧,我心中闪过一个不祥的念头。

还好是有的。我几乎是冲进去的。舒服之后告诫自己,再也不能这么无节制的喝冰茶了。

“先生……”我吓了一跳,空荡荡的停车场里明明只有我一部车啊,怎么……我转过身,清冷的路灯下竟然站着一个小姑娘。

“先生,你有手机吗?”她犹犹豫豫的问我。

“有,”我掏出手机递给她。

“谢谢。”她开始按号码。

她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蓝色牛仔裤,饰有流苏的棕色牛仔夹克,黑发长辫,漂亮的鸭蛋脸,很象华人,就是肤色深一些,但不论如何都让我有一种亲切感。

“没有信号。”她失望的把手机还给我。

“那么我能帮忙吗?”

“我想我妈妈没有走很久。我们要去的地方也不远了……”

“好吧,上车吧,我们去追她,”我指着自己孤零零的大卡车,“至少我能送你到下一个镇子。”

“没那么远。”

下一个镇子很远么?后来我才知道,真的很远。

路上黑漆漆的,没见到一辆车。独立日刚过,我因为休假一周,急于把失去的损失夺回来,保住自己在车队里的排名,才会接这票活儿。没想到……

“前面出口右转,”小姑娘为我指路。

“好的,”我见她不怎么说话,就问她,“你妈妈怎么会丢下你?你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

“没有,不是这样。”

原来,她爸爸和叔叔开一辆皮卡,她妈妈和婶婶带着她和弟弟们开另一辆车;她嫌挤,表示想坐爸爸的车,这样就造成了误会。肯定是她在厕所的时间长了一些,她爸爸以为她会坐妈妈的车所以走了,她妈妈以为她在爸爸的车上,也没等她。

“不管怎样,”她样子有些气哼哼的,“我是无辜的。”

“真的吗?”车子拐上一条更加黑漆漆的乡间公路,我放下车窗,以减少仪表盘反光对视线的干扰。“我是说,你该不会把我引进一个圈套,然后叫你的匪帮来袭击我?”

“哈哈哈……”小姑娘被我逗得笑了起来,“你很快会见到我的同伙!前面再有5英里,到一堆大石头那儿左转,就是我们部落的营地了。”

部落?我突然明白了,“你是第一民族!”

“看不出么?”

的确看不出。我以前见过的印第安人都是醉醺醺的样子,没有她这么干净漂亮的。她告诉我,他爸爸是新闻播音员,她叔叔是飞机工程师。他们的部落(好像是苏族的一支?没记清)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在这里聚集一次,举行重要的庆典仪式和马术大赛,而她本人就是出赛过多次的骑手。

“那你叫什么名字?”

“丽莎。”

“我是说,你的名字。”印象中,印第安人都有一个类似“黑旋风”之类的名号。

小姑娘明白了我的意思,吃吃的笑,“你先报上名来。”

“我真失礼。在下追风。”

“追风?真的么?”

“不信你看。”我指着车载电脑。“请教阁下大名。”

“这个不能告诉你,”她还是吃吃地笑,“没门儿。”

这时,对面飞快地驶来一辆汽车,我尽量的向右避让。突然丽莎喊了起来:“是我爸爸!”擦肩而过的瞬间我分辨出那是一辆白色的道奇公羊。

我短促的拉了两下汽笛,扳起紧急灯,尽量减速。丽莎也解开安全带,跳到我这一边,拼命把头伸出窗外,“老爸!老爸!”她兴奋地大叫。

“听不见的。”我一边不住地拉汽笛,一边把车停稳。反光镜里,公羊已经跑得很远了。

手机还是没信号,我又试了试电台,也没有回音。我又长长的拉了两下汽笛,决定继续前进。这么窄的路是没法调头的。丽莎有些沮丧。

“别担心,孩子,很快会见到你的家人的。”我尽量安慰她。“你的骑术怎么样?”

“去年是第四名。”她骄傲的说,“今年的骑手多了一些,不过我的进步也很大。你会看我的比赛吗?”

“我发誓我真太想看了,只是,”我指了指背后的车厢,“我不想某个城市因为缺少橄榄油而发生骚乱。”

说说笑笑的一会儿就到了他们的营地。这是一片很大的空场,四周散布着大大小小的白色帐篷。营地没有像我想象的有一堆篝火,而是挂了半圈明晃晃的汽灯。我们的到来立刻引起了人群的注意,车一停好,丽莎就迫不及待的朝那群人跑去,我跟在后面,不停的回答着一个个热情友好的问候。

丽莎的母亲优雅而真挚地向我表达谢意,使我非常感动。她们还带我参观了一个大帐篷里的传统服饰和艺术,应该说这些东西不如电影里的艳丽和优美,但是有一种原始的质朴。

丽莎从一辆拖车里牵来一匹漂亮的枣红马,“猜猜他叫什么。”

“不会是追风吧。”

“不是,他叫凯旋”她笑着说,“追风也是个值得考虑的名字。”

过了好久,丽莎的父亲和叔叔回来了。他们真诚的邀请我参加明日的盛典,而我不得不再次万分遗憾的谢绝了。临走时,丽莎的妈妈给我包了一大包牛肉干,而丽莎拿出一副饰有菱形纹样的麂皮手套送我作纪念。

“告诉你吧,”她嘿嘿一笑,“是小耳朵。”

“什么?”我不解的问。

“我的名字。”

----------------------------------------------------------------

这片令人绝望的荒原上有一群高贵的人,他们的祖先被侵略者所击败,他们自己也融入了主流社会,但是,他们倔强地坚持着自己的名字。


  • 本帖 32 回复
资深推荐:GraceUSA, 通宝推:otto,能饮一杯乎,尚儒,衣笠山麓,鹦鹉螺,五峰,南山梦,surfxu,灰灵,脑袋,hnlhl,关中农民,冰官儿,司徒彼,小剪子,九拍,在跋涉,PCB,漠北以北,怎这样呢,jet,我不是海洋,方子晟,黎叔,渡泸,旧时月色,飞行鱼,上古神兵,老树,小黑爱小白,桃子甜,板砖黄,fakeone,容易,东方射日,暂住商,wqnsihs,履虎尾,acxp,篷舟,dfindy,strain2,atene,坚持到底,文远,二至,寻找无双,见证风的方向,倪想水,逐水而行,小乌龙,廖石,zen,亚东,sneer,重重无尽,池塘中的雨滴,天涯浪子,好了,皇家骑警总监,夏至欧锦,乌柏,传说,于是,老虎尾巴,卷心菜,bayerno,a3911,kama,山远空寒,雪个,闯江湖,松阿察,快刀浪子,捷克,踢细胞,回旋镖,大地窝铺,龙驹坝,胡丹青,江城孤舟,煮酒正熟,李根,generation,镐梓,
2010-03-26 01:20:2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