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西域,不只是传说 之一初开玉门 第一章 序幕 -- 阳光不锈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6 阅 4332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3-26 16:11:01
2803938 复 2776316
阳光不锈阳光不锈`5244`/bbsIMG/face/0080.gif`70`726`1257`228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5-02-02 16:16:50`
西域,不只是传说之一初开玉门 第四章 轮台罪己 11

血汗宝马之解忧公主

都说草原牧民豪爽、纯朴,但是在二次大宛战役过程中,乌孙人表现出了应有的狡狤。既没有因为双方的姻亲关系,不顾一切的出拳相助,押上自己的身家性命;也没有由于汉军在首次大宛战役的糟糕表现,抽身而去,站到敌方阵营里去。而是出工不出力,一副希望左右逢源的架势。

这种架势弄不好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胜利之后,汉军并没有深究乌孙出工不出力的表现,惩罚乌孙并不在贰师将军的职权范围内。外交问题还是谨慎为好。客观地说大宛、康居都是乌孙无法得罪的,乌孙也是勉为其难。而且很快贰师将军就接到了新的命令,为汉乌的再次和亲保驾护航。

作为援军的两千乌孙精骑不仅直接见证了汉军的威武,而且给乌孙王军须弥带回了西域各国的反应。

自细君公主过世以后,军须弥一直在衡量和亲的利弊,和亲给乌孙带来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细君公主虽然不在了,随同公主出嫁而来的数百名宫人、官吏、卫士还在。围绕为公主生前修建的宫殿,已经逐渐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定居点,这就是赤谷城的前身。汉人所带来的耕作技术、纺织技术以及其他一些新鲜玩意也为广大乌孙人所喜爱,游牧再也不是唯一的选择。

当然,由于和亲的关系,乌孙也被其他西域国家另眼看待。这里面包括匈奴人的敌视,周边小国谨慎的恭维。而汉军在大宛城下的胜利,更使这些周边国家佩服乌孙的先见之明。借助汉军的力量,巩固乌孙在西域的地位,成就一方霸业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军须弥决定再次向汉朝提出和亲,而这次军须弥迎来的是楚王刘戊的孙女解忧。这是自张骞出使西域以来,西域历史上另一位划时代的人物。

解忧公主出生于元狩二年(公元前121),正是在这一年,霍去病二出河西,迫使浑邪王投降汉朝。解忧出生的时候,已经家道中落。汉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年),楚王刘戊与吴王刘濞串通发起“七国之乱”,结果兵败身死,家人被贬为老百姓。虽说之后汉廷又重新封了楚王,但已经与解忧没有什么关系了。

没有人知道解忧公主的童年是怎么样的。作为罪犯家属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阳光

灿烂的岁月。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出生在荆楚大地上的解忧公主再穷想必也是

吃辣椒长大的,带有天生的叛逆性与革命性。不是有人说不吃辣椒不革命嘛?

嘻。

太初三年一纸诏书解忧又重新被封为公主,骨碌碌西行的马车将公主嫁到了遥远的乌孙。解忧也就此展开了自己一生波澜壮阔的画卷。

血汗宝马之智力测验

仇,报了;

马,得了;

亲,结了。

李广利在西域的使命也结束了。太初四年(公元前101年)终于回到了长安,如愿得封海西侯。照说此次出兵,并没有经过什么惨烈的大战,一路都由各国供给,而且军中也不缺粮。可是回到玉门关的,也只有千余匹战马,万余兵士。为什么?一个字:贪。上行下效,将官、军吏们不爱惜士卒,侵夺粮饷,因此死人很多。这也许是李广利将兵的另一个不同吧。而汉武帝并没有责怪,毕竟是万里远征。回来的人人升官,个个发财。

贰师将军的凯旋之旅是浩浩荡荡,轰轰烈烈,也是顺顺利利。但是他没有注意到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那就是匈奴在西域的最高长官僮仆都尉。没有人比僮仆都尉更关心大宛之役了,汉军的胜利就是匈奴的失败。如果任由汉军折腾下去,没多久僮仆都尉就要失业了。

僮仆都尉曾经计划请求单于发兵在贰师将军回师的时候予以截击,打他个措手不及。有两方面的原因使这个计划提前流产。在西域用兵对单于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没有周密的准备就发兵几千里,根本没有胜算。而更重要的是汉军在大宛之役展现出的军威使单于也不得不慎重考虑,截击得胜之师有虎口拔牙的嫌疑。

但是总得做点什么,阳谋不行就来点阴谋。贰师将军的大军过后,僮仆都尉的突击队就进驻了楼兰。想借此宝地截击随后的汉使和掉队的汉军士兵。这只是一个明面上的目的。更深层的,僮仆都尉想借此机会打破楼兰脚踏两只船的局面。在楼兰的地面上斩杀汉使,无论如何楼兰是脱不了干系的。如果汉朝处理不当很可能就此把楼兰彻底推到匈奴阵营,最少也能在楼兰与汉朝之间打个楔子。这就是僮仆都尉出的一道智力测验题。

当时驻守在阳关的是汉军将领正任文。大军过后,就由他负责收拢掉队的散兵游勇。不知怎么的,汉军就得到了匈奴在楼兰截击汉使的消息。楼兰距阳关有一千多里,消息没长脚也传得太远了点。很可能是有掉队的汉军遭到匈奴的截击,并且成功逃回进而报告了阳关守将。更可能的是匈奴自己把这个消息传了出来,毕竟逼楼兰反汉才是主要目的。

结果可想而知,正任文不仅派兵驱逐了匈奴的突击队,而且把情况上报了朝廷。很快武帝的诏书就到了:把楼兰王请到京城来我同他谈谈。

很明显武帝并不想惩治楼兰王。真想处理楼兰王,正任文就够了,根本不用请到京城来。武帝是真想见见楼兰王,更是要作出一种姿态给人看。当然也免不了开个玩笑,问问楼兰王为什么要首鼠两端。可是楼兰王却吓得够呛,很认真地告诉武帝,我是真没办法,要不就把我们迁到内地来吧。

迁到内地是不可能的。在双方充分交流之后,又把楼兰王送回了楼兰。并且希望楼兰王能够帮助刺探匈奴的动静。这是武帝给匈奴出的一道智力测验题。

楼兰王的潇洒京城之旅,确实使僮仆都尉如坠雾里,思来想去不明所以。无论楼兰王如何解释,僮仆都尉都无法相信。最后的判断就是楼兰已经全面倒向汉朝,不值得信任了。

血汗宝马之纳质称臣

在贰师将军的凯旋队伍中还有一群特殊的群体:西域各国的质子。

二次大宛战役对西域各城敦国家是一个巨大的震动。在贰师将军的回军路上,西域各城敦国家纷纷主动向汉朝纳质称臣,汉朝与西域各国的朝贡体系从此开始建立。

纳质是一个古老的习俗,纳质方要把自己的儿子、或者兄弟派到对方以表示臣服。客观地说这种方式儒家是不赞成的,但是这确实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是被双方所认可的。对于西域各国主动的纳质行为,汉朝也没有理由拒绝。

从另一个角度看纳质就是寻求保护。两弊相衡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在汉朝进入西域之前是匈奴控制西域。匈奴对西域的控制很简单,一个就是勒索财富,另一个就是奴役人民,这从童仆都尉的官号就可以看出。所以,匈奴人可以占有西域,却不能使西域各国人民与匈奴同呼吸共命运。

汉朝以派遣使节、赠送礼物的方式进入西域确实使西域人民耳目一新,尤其是张骞二出西域大洒金钱的广告效应是明显的。一个是勒索,一个是给钱,太不一样了。现在又通过两次大宛战争体现了实力,这些小国主动寻求保护再自然不过了。

在纷繁复杂的事物后面往往起决定作用的是利益驱动。西域各国的纳质称臣也可以从经济上找到理由。纳质之后,这些国家变成了汉朝的属国,关系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属国的一个义务就是要向朝廷进贡,往往能得到朝廷等值、甚至超值的赏赐。汉朝与西域各国的所谓贸易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完成的,因此,入质称臣也是获得贸易资格的途径。

这种贸易方式的结果就是汉朝必然亏损的,经济也不是汉朝进入西域的根本动力。如果不是对抗匈奴的政治需要,汉朝才不会千里迢迢跑到西域这个穷乡僻壤。从现在看来有些目光短浅,没办法这就是事物的本来面目。

纳质本身也是一个文化融合的过程。历史上并没有告诉我们汉朝怎么对待这些入质长安的各国王子,待遇怎么样。汉语进修班是一定要参加的,否则就无法在汉朝生存。驻在京城长安,当时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城市,本身就是一个文化浸染的过程。想一想从边远山区一下子走进北京、上海,或者纽约这样的国际大都市,内心所收到的震撼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必然会有一个从仰慕、模仿到遵从。随着故事的发展,我们会慢慢体会到这些质子的历史作用。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得到保护的同时也要付出。作为朝贡体系的一员,重要的职责之一就是向往来汉使提供迎来送往的服务。随着汉朝与西域往来的日益热络,这个任务也将越来越重。

第四章 轮台罪己

轮台罪己之讨胡檄书

常言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种柳柳成荫,大宛之战就是这样。一个偶然的突发事件,由于决心坚决、运筹得当,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首先降服了大宛,不仅扶植了亲汉政权,而且不久大宛派出侍子入质长安。自此,每年大宛都要进献两匹宝马,血汗宝马有了稳定的来源。汉朝与乌孙的联姻也得到了巩固。这样汉朝在西域就有了两个点,而且,这两个点还连成了一条线。

胜利之后,汉朝还进一步采取了两个措施。

贰师将军在回军的路上,在轮台、渠犁留下了个数百人的屯田士卒,开辟了两 片试验田。轮台、渠犁都在西域的中部,渠犁在孔雀河附近。 二者都在大道之上,由楼兰经山国往西就是渠犁、轮台。这是汉朝首次在西域屯田,主要的目的就是巩固两次大宛战役的成果,同时,屯田积谷也能保障往来汉使的供应。其作用近似于驿站,但是它的意义是十分深远,汉朝先进的农耕经验以另一种方式进入了西域。

汉朝采取的第二个措施就是将防卫线继续西移,将烽火台一直修到了现在罗布泊。这样不仅基本割断了匈奴与楼兰的联系,也使汉朝在西域的布局由点变成了面。

太初四年(公元前101年)冬,也就是贰师将军从西域回来不久,汉武帝发布了讨胡宣言,先痛说革命家史,什么平城之辱、调戏太后;再表决心: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此时距离汉匈马邑之战二十二年,时年汉武帝五十四岁。

如果说汉匈之间是一场球赛的话,下半场开始了。汉武帝的檄书表明了一种态度,皇帝的雄心还在,要靠实力解决问题。

接到讨胡檄书的是于太初四年刚刚登上单于宝座的且鞮侯单于。匈奴这几年也是多灾多难。太初三年(公元前102年)儿单于去世,匈奴立他的叔叔右贤王呴犁湖为单于。第二年呴犁湖单于也一命呜呼。现在且鞮侯单于是刚刚登上宝座就受到当头棒喝,其心情可想而知。连忙释放出善意,释放了路充国等汉使。

善意自然会得到善意的回应,汉武帝是要解决匈奴问题,并不是非得用武力不可。苏武就是在这个时候出使匈奴,一去不返。 对于苏武带去的礼物,且鞮侯单于是非常高兴的笑纳了,随后就感到非常自豪,略施小计汉朝就得向我送礼,讨好我,呵呵。这种反应无疑使汉朝君臣大失所望。

有的时候还是不得不用武力。

轮台罪己之一封情书(一)南桔北枳

在汉武帝的讨胡檄书里提到了两件事,一件是汉高祖刘邦的平城之辱,这个已经介绍过。那么,调戏太后是怎么回事?这是关于冒顿单于的一封情书。

当年汉高祖去世之后,冒顿单于就给汉高祖的老婆吕后写了一封信:求爱。 匈奴实行的是收继婚,父亲死了,儿子要娶其继母为妻,兄弟死了,也按同样规矩办理。这也是匈奴赖以强大的法宝之一。对于一般匈奴人来说,这种制度保证财产的继承永远保证在家族成员之间,不会由于继母的改嫁而造成财产的分割,肥水不可能流外人田;对于单于来说,则保证了国家政治联盟的延续,不会人亡政息。

当时汉匈和亲,冒顿单于汉高祖刘邦结为兄弟。现在兄弟去世了,冒顿单于按照匈奴的习俗提出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但是,汉朝人的感觉却是受到极大的侮辱。吕后看罢信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拍案而起,是可忍孰不可忍?!

打不过就什么都可以忍耐了。当吕后明白这个道理之后,再次和亲就是必然之举了。

这就是两种不同文明,不同习俗的冲突。若干年后,出使匈奴的汉使同投降匈奴的汉朝人中行说公公进行了一场关于双方习俗的大辩论,当然辩论的结果自然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不能说服谁,习俗也无所谓好与坏。

汉朝敬老爱幼、匈奴人崇尚年轻人;匈奴人住帐篷,逐水草而居,汉朝人筑城敦以自备;等等不一而足,尤其是 匈奴的收继婚,最让汉朝人所不齿。

还是那句话,存在就是合理的。不同的人群由于生存环境的不同,繁衍出不同的风俗文化也是很正常的。匈奴人是游牧民族,赖以生存的环境就是大草原,食物的主要来源是牛、马、羊等各种牲畜。这就决定了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更加重要,吃点好的、喝点好的也可以理解。不用说同其他部落争夺草场,就是从一个草场转移到另一个草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牛倌、马倌、羊倌并不是那么好当的。

牛、马、羊等动物对草场的破坏是非常严重的,这在客观上就要求草原民族一年四季不断地迁徙。占有的草场越大生存空间就越广阔,这也就是草原民族能够不断向外扩张的原动力。

而农耕民族则大不相同。种地更讲究经验,老农民虽然体力上不如年轻人,种地的经验无疑丰富很多。尊敬老人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土地对于农耕民族虽然也很重要,但是只要不断提高土地的效能,也能满足人类的需要。这也是为什么当占有的土地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农耕民族往往失去了向外扩张的动力。

用句现代的文明词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还是回到冒顿单于的情书,单于真的很单纯,真的很无辜嘛?恐怕也未必尽然。

轮台罪己之一封情书(二) 文化大使

可以肯定地说,冒顿单于对汉朝的风俗很清楚,很明白自己的情书对汉朝君臣意味着什么。正像我们所理解的那样就是挑衅。正所谓知彼知已,百战不殆。冒顿单于的这些知识从哪里来的?当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更让我们感兴趣的是冒顿单于的情书是用什么语言写的。首先不可能是英文,英语虽然现在很时髦,两千年前 还不知其为何物。也不可能是匈奴语,匈奴人没有自己的文字,交通基本靠马、沟通基本靠嘴、通信基本靠唱。冒顿单于每天忙于砍人也很忙,根本没有时间发明什么假名之类的东西自欺欺人,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汉语。

《史记》里不只一处记载汉匈书信往来的情景,可以肯定地说都是用汉语,除此之外别无选择。那么,冒顿单于能说汉语吗?没有证据说不能,当然也没有证据说能。但是能用汉语给汉朝写信,说明冒顿身边有人才。冒顿懂一两句汉语是很可能的。

这就是文化的交流,文化的渗透。谈到文化的交流就不能不提一下中行说公公。

中行说,汉朝人。以太监的身份登上历史舞台,以汉奸的身份名留青史。但是中行说公公还有一个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隐形身份;汉文化传播大使。

什么时候开始中行说在汉宫中做太监,没有记载。 公元前174年中行说第一次现身。这一年冒顿单于去世,他的儿子顺利接班,就是老上单于。汉匈再次和亲,汉廷就派遣中行说随行。这是个苦差呀,中行说当然是一百个不愿意,但是不去不行,没办法只好免为其难。到了匈奴之后,果然就像行前所说的那样,中行说是只做坏事,不做好事,专门与汉朝为敌。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汉奸吧。

做汉奸的事迹我们就不说了,没什么意思,弄得像批斗会似的。现在专门讨论一下中行说对汉文化的传播。

前面说过匈奴没有自己的文字,有多少财产,有多少人也都没有一个准数。这在管理上就是一个麻烦,不能总进行模糊管理,也得来点精确的,尤其是家大业大了以后。中行说加入匈奴之后解决了这个问题,把统计学传播到了匈奴。匈奴人知道了如何计数,如何记数,做做人口普查,统计一下财产的数量。可以确定地说,中行说举办过不止一期的扫盲班,而且是高级扫盲班。估计从单于到各高级领导都参加了,一般级别的想参加还得走后门,是一票难求。不仅讲计数,还得讲汉语,否则计明白了也听不明白。

中行说的第二个贡献就是对汉朝礼仪的推广。汉匈两边书信往来频繁,写信有写信的格式、礼仪。不能只写“让你来,你就来”、“你要战,便作战”,那样太粗俗,太没品味。中行说不仅教会了匈奴人如何用汉朝的礼仪来写信,而且,还有发挥,要更有品味,更讲究。汉朝写信用的木简是一尺长的,那匈奴就用两尺长的,就是要比你强。

有一,有二,还有三。第三个贡献就是对汉朝地理知识的普及,哪有山、那有水、哪有城镇。当然这个比较危险,反作用很大。匈奴之所以能够同汉朝大打游击战,同这个有很大的关系。

任何事物都有利有弊,汉奸也很可怜, 想做坏事都不可得。当然这都得归功于强势文化的辐射力,不管你愿意与否,想做坏事对我的负面影响也有限,一切尽在不言中。

提到中行说就不能不再说一下和亲。


  • 本帖 3 回复
关键词(Tags): #西域 不只是传说
2010-03-26 16:11:0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