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车行往事 -- 七月群山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43 阅 147868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3-29 20:48:05
2809945 复 2781802
七月群山
七月群山`1998`http://picture.cchere.net/0,0705/1998_29031340.jpg`70`1955`11474`153726`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4-01-17 00:33:16`
【原创】啄木鸟(一) 412

复活节到了。提起复活节,就想起彩蛋,由彩蛋就会想起啄木鸟。啄木鸟是我的好朋友,虽然好久没见面了。

--------------------------------------------------------------------

我早先所在的车队,有个“每周一次homerun”的口号,就是说保证大家每周都能回家。我跟队里说我不用,用完70小时再休息。所以我的活儿总是满满的,在车队的排名,一直高踞第二。排第一的就是啄木鸟。

第一次和啄木鸟见面,是在一个不幸的日子。

那天我从加拿大返回美国。我知道温莎口岸和大瀑布口岸的车流都很大,等上三个小时是很正常的,于是抖个机灵,从千岛湖入关。那里车流少多了,而且湖光山色风景迷人。我对自己的选择相当满意。

过海关时,验过通关文书,又缓缓通过巨型X光机,没想到红灯亮了,扩音器里传出一个粗鲁的声音:“靠边停下。”

我刚停稳,还没来得及穿上外套,一个年轻的海关官员已经在砸门了。

“下来,快点儿!”他手扶佩枪,一指车尾,“站到那边去!”

车尾站着一个年纪大好多肚子也大好多的官员,手也是按在枪上。他指挥另一个年轻人,要用特大号铁钳剪断锁头,开箱检查。

“我有钥匙……”我想给他们省些麻烦。大肚子却厉声喝道:“站着别动!”

不动就不动,你们折腾吧。我隐隐听到驾驶室那边乒乓五四翻箱倒柜的动静,跟鬼子进村似的。这边厢那个年轻官员已经剪断了锁头,笨狗熊一样爬进货柜。货柜里只有一个堆栈,八九个纸箱而已。他用匕首一个个划破纸箱,再用皮靴把货物踢散一地。当年伪军大概就是这么盘查进城的老百姓的。

这时另一辆本公司的卡车从旁边缓缓经过,开车的是一个白人老头,戴着一顶黑色饰有金穗的棒球帽。他冲我和善的一笑,微微的挥手致意,我也点头还礼。

转过身来,我问大肚子官员干吗查我。他说,你这么大一车只运这么少的货还要跑这么远,当然不对劲。货轻道远,本来是调度的好意,没想到叫我遇上这么一出。我身上有些哆嗦,空中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雪花,这才十月份呀。难忘的那个冬天的第一场雪。

两个年轻的家伙折腾够了,下来跟大肚子说没什么异常。大肚子还不死心,又叫来条狗上上下下闻了一个遍。反正前前后后足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才让已经是喷嚏连天的我开车走人。

我一路走一路骂还一路打喷嚏,什么事啊这叫。

拐进碰到的第一个加油站,我决定先洗个澡冲冲晦气,再喝碗热汤驱驱寒气。

刚进餐厅,坐在吸烟区的一个白人老头就大声招呼我,“过来坐吧,年轻人。”我认出来,他就是刚才在海关碰到的那个同事。寒暄之后,我报上车队和名号,老头伸过大手和我紧紧相握。

“啄木鸟。”他自我介绍,“咱们是一个车队的。”

这时,一个又高又胖的红发女人,端着满满两盘子煎的炸的,走过来坐到老头旁边。

“这是我老婆,另一只啄木鸟。”老头为我们介绍,“他就是抓风。”

“是追风。”我订正道。

“哈哈,没区别,反正我们都称你是马桶(WC),你很能跑啊。”她豪爽的笑着,“怎么样,刚才在海关吃瘪了吧。”

“是啊,”我愤愤不平,“那帮吃饱了没事干的野蛮人……”

“的了的了,你没看出他们在训练新手吗。”男啄木鸟宽慰我,“他们就是要训练出一帮凶神恶煞。”

女啄木鸟也说:“911以前是加拿大那边的耍横,911以后就换这边了。不过,像咱们这样的大公司一般都不怎么查。”

“那他们就是种族歧视,”我余怒未消,“我投诉他们。”

“你要是穆斯林,他们还会把你扒光了检查呢。”女啄木鸟说得跟真的似的,“他们才不怕投诉呢,美国法律管不了他们。”

“别理什么该死的海关了,你接到精英车队的邀请了?”男啄木鸟打断她。

“是啊,你们呢?”

“每年都有两回。”老头擦擦粘在白胡茬上的土豆泥,“每个车队排名靠前的都会被邀请,你打算去吗?”

“还没想呢。精英车队是干什么的?他们开的条件不错。”

“运汽车零件的。钱多,麻烦也多。”他推开面前的盘子,一副饱足的样子,“你不吃吗?算我账上。”

我去餐台上盛了碗玉米鸡汤,再泡进两块饼干,回到座位上,女啄木鸟已经开始吃第二盘了。老头点上支烟,咂着咖啡,跟我天南海北的闲聊。

这对啄木鸟都六十多了,多年经营着一家小运输公司。前些年卖掉生意,在田纳西买了个大农场,准备退休养老了。可是女啄木鸟受不了乡下的闲在,就鼓动男啄木鸟一起重新投身于“沸腾的生活”。

“干吗叫啄木鸟呢?”我比较好奇,因为多数的司机会起个更威猛名号。

“那是我的娘家姓和我的夫家姓的组合。”女啄木鸟吃完了主餐,起身去拿甜点,“心肝儿,要不要一份启士蛋糕?”她温柔的问男啄木鸟。

“不要了。”男啄木鸟不太在意的接受了女啄木鸟在眼角的一吻,神采飞扬地聊着他对农场的规划。“你知道,我本来想盖一大片鸡舍,养那种下彩色鸡蛋的Araucana……”

“那是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下彩蛋的不是复活节的邦尼兔吗?”

“哈哈,我是说真正的彩色鸡蛋,”男啄木鸟很得意地解释,“arau是彩色的意思,cana是禽类的意思,那是一种下蓝色鸡蛋的鸡……”

他滔滔不绝地讲着,一种什么什么鸡会下粉色的鸡蛋,一种什么什么鸡会下咖啡色的鸡蛋,“你知道这种鸡蛋没有胆固醇,价钱是普通鸡蛋的四五倍,”男啄木鸟显得雄心勃勃,“我就是要养上一大群。”

“臭都臭死了,”女啄木鸟端着一大盘水果和一大盘甜点回来了,“你知道,已经有三个大鱼塘了,根本顾不过来。而且原来的牧草场到处都是兔子窝了。”

“可以打猎呀。”我建议道。

“当然了。”男啄木鸟兴致不减,“有机会你一定要来我们的农场,可以打猎,可以钓鱼,……”

“……我们可以来个烤肉聚会,”女啄木鸟插话说,“保你玩得痛快!”

“我肯定会去的。”我信誓旦旦,“你们有地方停车就行。”

我起身盛了一大盘沙拉回来,见这对啄木鸟正讨论着什么。

女啄木鸟问我,“精英车队的事你怎么想的?”

“很有诱惑力。”我承认。

“你真的喜欢总有人一天到晚盯着你的屁股?”男啄木鸟很不解,“要知道他们就是那么干的,走哪条路都是他们说了算。”

“是呀,”女啄木鸟附和着,“你不如申请带学生,一样很挣钱。”

她搬着指头帮我分析,带学生能拿到team一样的好活儿,而且学生的里程全部算在教练头上,休息还可以住免费旅馆,……反正算下来,一点儿不比精英车队差。

我点头称是,“要是能在精英车队带学生就更好了。”

又聊了半天,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到了。我们交换了电话,并且约定圣诞节之前去啄木鸟农场聚一聚。

“甜姐儿,”女啄木鸟叫来服务员付账,又拿出一个大号保温杯,“帮我灌一杯咖啡好吗。”

那个杯子像女啄木鸟一样又高又胖,豪爽得根本不能叫“杯子”,而应该叫做“桶”。


  • 本帖 16 回复
资深推荐:铁手,GraceUSA, 通宝推:三笑,尚儒,西伊,故乡在喀什,wqnsihs,acxp,文远,云汉,捷克,煮酒正熟,山远空寒,二宝,狼里个浪,米宝,jcdh836,踢细胞,于是,
2010-03-29 20:48:0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