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西域,不只是传说 之一初开玉门 第一章 序幕 -- 阳光不锈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6 阅 4332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4-03 03:50:20
2818365 复 2776316
阳光不锈阳光不锈`5244`/bbsIMG/face/0080.gif`70`726`1257`228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5-02-02 16:16:50`
西域,不只是传说之一初开玉门 第四章 轮台罪己(三) 11

轮台罪己之悲剧李陵 (二)步骑对战

贰师将军出击匈奴右贤王部,开始大胜,斩首万余,随后,就被匈奴大军重重包围。汉军粮草缺乏,根本就没有办法打仗,眼看就要全军覆没,贰师将军是束手无策。说书的讲话,就在这关键时刻,副司马赵国充率领数百人的敢死队作了最后的自杀性攻击,居然撕开了匈奴的包围,大军才避免覆没。

李陵带领他的五千军士出居延,向北前行三十日,在浚稽山扎下营寨。并派陈步乐回京报告进军的情形。

随后与匈奴单于相遇。李陵部此时位于两山之间,因此用大车围成阵营。李陵带领军士在营前列阵,前面是盾牌手和长矛手,后面是弓弩手。匈奴兵看见汉军人少,就纵马来攻,那成想千弩齐发,弩飞如蝗,上千匈奴兵应弦而倒,而汉军趁势反击,一个回合匈奴就损失了数千人。

单于大惊,急招左、右共计八万骑围攻李陵。李陵部是且战且走,具体过程就不说了,打的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打的单于是心惊肉跳,非常怀疑这是汉军的诱敌之计。想走,又怕数万人打不下汉军几千人,被人耻笑, 以后更无法与汉军接阵。

这时候,李陵部已经退到离汉关百余里的地方了,如果有数千援兵就可以吓走单于,可是,什么也没有。

单于在进行了最后的攻击之后,决定,撤。 毕竟这里离汉关太近了。也是就在这关键时刻,李陵营内出了叛徒。单于知道了李陵的虚实:没有援军、弓矢用尽、尚余三千多步兵。于是,单于复围李陵,召李陵、韩延年投降。

入夜,李陵换上便衣出营,告诉左右不要跟随自己,要去找单于拼命。过了很长时间,李陵默默而回。外面围得铁桶一样,除非肋生双翅,否则别说穿便衣,就是穿比基尼也无济于事。

良久李陵长叹一声:兵败,有死而已。有军吏劝慰李陵,将军威震匈奴何至于死。当年捉野侯赵破奴也曾流落匈奴,后乘隙逃回,皇帝也善待之,何况将军?李陵厉声喝止了这个军吏,响当当地回了一句:我不死,还算英雄吗?

随后击鼓聚将,鼓破不响,让余众分散突围。数十名壮士保着韩延年、李陵冲出大营,只见四面火把照得如同白昼一般,高喊韩延年、李陵投降。韩延年一拍战马,冲阵而去。迎面箭飞如蝗,韩延年中箭而亡。匈奴兵越冲越近,李陵就降了,败军只有四百多人回到了汉关。

为什么降了?舍不得死!

李陵万万不会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战斗,什么纵横大漠,什么重振家风,都是一场梦。自己的名声就此烟消云散。此时,李陵的脑袋里一定是一片空白,万念俱焚中做出了让自己都无法相信的选择。

李陵并不是怕死之人,领数千步兵就敢于出塞,转战千里,缠斗数倍于己的敌人,怎么会是怕死之人哪?只是舍不得死,也没机会战死, 只好去忍受屈辱。说是留着身躯没准还有作为,可是还能有什么作为。单于也不会给你机会了。很快单于就把女儿嫁给了李陵。能刺杀单于,能刺杀老丈人吗?

相比之下韩延年是幸运的。

轮台罪己之悲剧李陵 (三)大战余吾

汉武帝并不是很在乎李陵是否投降。初期是十分震怒,不仅逼死了李陵所部在京城的陈步乐,而且连为李陵说话的司马迁也受到牵连,惨受宫刑。时间长了,就非常后悔,明白了李陵之败是由于没有后援,是这些老兵油子害了李陵。

李陵的经验对缺乏战马的汉军无疑是一针强心剂。五千步兵就可以纵横大漠,单于亲率数万大军也无奈我何,这使汉朝君臣对步兵寄予了厚望。但是创造奇迹的李陵却一去不归,这就不难理解汉武帝为什么如此震怒。

天汉四年(公元前97年)贰师将军再次率大军出击匈奴。这次战役史称余吾水大战。汉军摆出了步、骑混编,以步为主的阵势。既是对步兵的期望,也是无奈。汉军的战马严重不足,此次出军骑兵共计七万,作为主力的贰师将军带走了六万骑兵,其他两路只能以步兵为主了。就是贰师将军的主力也是以步兵为主,骑兵为辅,步兵七万,骑兵六万。李陵的五千步兵毕竟是精锐中的精锐,更重要的是带兵的是李陵。李陵的经验岂能轻易复制?

战争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最玄妙的地方不是两支部队站好了队形互砍,而是开战之前的谋略、筹划,是两个心灵的战斗。很遗憾,天汉四年的这次余吾水大战就是简单的、无比乏味的互砍。

这次汉军兵分三路,贰师将军李广利出朔方、游击将军韩说出五原、因杅将军公孙敖出雁门。将军公孙敖还接受了一项特别的任务,汉武帝命公孙敖设法营救李陵归汉。

按说汉军也不是第一次出塞远征,有好多战术可以效仿,但是客观条件限制了汉军的选择。步骑混编就不可能快速突进,行动迟缓就失去了战役的突然性;多路突进,兵力分散了,就难以对匈奴形成局部优势。剩下的只有相互对砍了。

为了迎接直扑单于庭的贰师将军, 单于把粮草辎重转移到了余吾河北岸,自己亲率十万大军,背水列阵,迎战贰师将军。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单于怕李陵,却不怕贰师将军。

双方在余吾河畔大战数日,不分胜败。这种互相对砍,力强者胜,贰师将军将军以步对骑能战成平手也是十分不易。 看看无法取胜,军士又十分疲乏,贰师将军领兵从容回军。

公孙敖出塞遇到了左贤王。虽然是老将,公孙敖好像一直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战绩。这次也不列外,没有给观众带来任何惊喜。至于协助李陵归汉的任务就更别提了,茫茫大漠到哪里去找李陵?而公孙敖带回的消息更将李陵送上了不归路:抓回的舌头错将为匈奴教练士卒的李绪当成李陵。 于是,汉武帝盛怒之下将李陵满门抄斩,一代英雄不知所归。

谁错了?也许谁都没错,只是阴差阳错。

正是:

将军苦战声名裂,是非荣辱一念间,

拔剑四顾心茫然,不知今夕是何年。

轮台罪己之营营青蝇(一)夺嫡潜流

“营营青蝇,止于樊,岂弟君子,无信谗言。”是说苍蝇改不了追脏逐臭,君子却能够不相信谗言。可是世上又有几人可以做到呢?

卫太子刘据是汉武帝的嫡长子,七岁被立为太子,当初汉武帝也是视如珍宝。随着孩子逐渐长大,汉武帝却越来越不喜欢,刘据的性格与汉武帝是迥异。小的时候还好说,长大之后这种性格上的不同逐渐演变成了执政理念的不同。汉武帝执行的是法家,罚过赏功,执法严厉,主张积极进取、征伐四方;而太子待人宽厚,尊崇的是仁治,主张文治守成。

不喜欢归不喜欢,卫太子的地位还是坚如磐石,即使汉武帝后来宠幸李夫人,冷落了皇后,也没有改变他对太子的希望。汉武帝也曾向大将军卫青交过底:如果不改革开放,就没有制度让后人来遵从、效仿;一味地韬光隐晦就会成为缩头乌龟,如果不征伐四方,不有所作为,国家怎能安定?现在我把脏活、累活都干了,太子文治守成,正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种不同毕竟是个问题。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太子成年之后,不同的执政理念就在朝廷上形成了两个中心,而太子似乎更得人心,更顺应潮流。作为父亲汉武帝肯定是很高兴,孩子长大了,虽然同自己的理念不同,但也是治理国家的一种选择,在自己身后肯定用得着;作为皇帝汉武帝肯定很警觉,即使是父子之间权力也是不能分享的,毕竟太子背后是包括卫青、霍去病的整个外戚集团、军功集团。

但是卫青、霍去病去世以后,形势发生了变化。以李广利为首的另一只外戚势力迅速崛起。虽然汉军将领大都是卫青、霍去病门下,人走茶凉,县官不如现管。李广利是现任无产阶级革命家,影响力当然更大。而太子的集团里面在军事上却没有拿得出手的人选。朝局就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太始三年汉武帝老年得子,就是老儿子弗陵。喜欢,喜欢的不得了。这个弗陵也特殊无比,是个晚产儿。人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弗陵是十四个月出生的。巧得很,尧,就是尧舜禹汤的尧,也是十四个月生的。这就更让汉武帝欣喜若狂,脑袋一热就把弗陵母亲钩弋夫人的宫门改称尧母门。这个举动一举打破了平衡的朝局。

中国人天生就是搞政治的料,想象力倍丰富。对于这种有无边暗示性的东西揣摸得更透。推演的任何一个结果对太子都不利。汉武帝这老头是不是象头曼单于一样变心了?没有!汉武帝只是觉得好玩,高兴嘛。但是朝里的一些聪明人可不这么想,这些人自己为得计,看透了汉武帝的心理。这就使得卫太子的处境十分尴尬。

一来二去想象力就变成了行动。其中一个现象就是说太子坏话的人多了,就连汉武帝身边端茶送水的、扫地看门的都不待见太子,变着法的说太子的坏话。对这种情况汉武帝也有所察觉,一旦确定了是有意挑拨父子关系,就是杀无赦。但是风气一旦形成,挡都挡不住。

在得到自己的小儿子之后,汉武帝就整天与老儿子、小老婆腻在一起。同这些年长的孩子不仅疏远了,而且见一面都难,就是太子有什么事也得通过门童转达,这就给自己种下了祸根。

就在这关键时刻,另一个人物出场了:江充。

江充是赵国邯郸人,本名江齐。江充长的是非常男子汉,而且爱穿奇装异服,相当的与众不同,最大的特点就是为向上爬不择手段。当初在赵国的时候,他就经常把妹夫赵太子丹的一些私人信息报告给赵王,以换取进身之阶,因此深得赵王的信赖。太子丹知道后就要收拾江充。江充是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跑到长安告御状,状告太子丹乱伦、结交匪人,为害一方。天子自然是震怒,虽经赵王反复求情,最终还是废掉了太子丹。

江充到了京城以后,汉武帝是一见倾心,一谈之下更觉投机。江充又自请到艰苦的地方去工作,出使匈奴。回来后就拜为直指绣衣使者,也就是廉政专员。皇亲国戚、天子近臣,不管是谁,只要是犯了法必定处罚。汉武帝就想把他当作棒子,打一打这些不法的皇亲贵戚,也就是打老虎。

上任之后,江充抓住机会打了两个人,一个比一个大:馆陶长公主(汉武帝的姑母兼丈母娘)、太子刘据。有一次太子家人犯了禁,在驰道中乘马(驰道是皇帝专用的),被江充抓了个现行。太子去求情,江充实死活不肯,而且禀报了皇帝。自此威振京师,并被升为衡水督尉。可他自己哪?亲戚朋友,七大姑八大姨都安排进了自己的衙门,典型的宽以律己,严以律人。

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是一个多事之秋,长安爆发了巫盅案。正是这个巫盅案掀起了各方角逐的高潮。

轮台罪己之营营青蝇(二)巫盅疑案

什么是巫盅?简单地说就是做一个小木人,写上要想要陷害的人的名字,并且把它埋在被害人自经常出现的地方,然后天天诅咒,据说很有效。而征和二年这起巫盅案的起因却很蹊跷。

这个巫盅案发生在丞相公孙贺身上。公孙贺是汉武帝时期有名的战将,也是汉武帝的连襟。公孙贺的夫人是卫皇后的姐姐,两家还是亲戚。太初二年被任命为丞相,当时公孙先生是痛哭流涕,高兴地吧?是吓的。汉武帝的丞相不是那么好当的,有职无权,出了事还得负责任。公孙贺的前几任都是备受煎熬,大部分不得善终。当了丞相就等于判了死缓一样,不定什么时候就推出去了。

公孙贺在任上是小心翼翼,一方面为自己的安全,也怕一时不慎给太子带来麻烦。领导的做派一般都不错,出问题的往往是领导家属。公孙贺的儿子公孙敬声依仗自己是皇亲国戚,不仅铺张浪费、不遵纪守法,而且利用自己掌管朝廷马政的职务挪用北军的公款,数额巨大,大案重案就要从重从快。公孙敬声很快就被关到监狱里了。

父子天性、母子连心,虽然孩子不好也得保啊。公孙贺拉下老脸就向汉武帝求情。对于汉武帝来说,求情一般是没用的,依法办事。但是公孙贺的条件让汉武帝无法拒绝。公孙贺答应帮助廷尉缉拿通缉在案的大侠朱安世。说是大侠,也就是一黑社会组织的头目,通缉已久,就是无法缉拿归案。

公孙贺的办法很简单:骗。撒出话去,只要自首,前罪全免。这朱大侠真就信了,乐滋滋的来了。随后,被戴上手铐,送到死牢。在牢里大侠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不仅没暴跳如雷,还气乐了。马上反戈一击,揭露公孙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并且用巫盅诅咒皇上,巫盅木人就埋在甘泉宫外的皇帝专用通道下面。这下公孙贺是做了腊了,父子下狱,有关部门是穷追不舍。不久父子相继死在狱中,不仅被灭了族,还牵连了许多其他人。

公孙贺父子真的做这事了吗?要说私通有可能,诅咒皇帝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而且木人埋的地方离汉武帝太远,即使有作用也有限,也很难证明是公孙父子干的。再说,安世反戈一击的时机很有问题。谁呀,那么讨厌把公孙丞相的谋划告诉给了安世?不知道。但是这个人很有问题。

现在看看在这起案子里谁倒霉了?公孙一家、太子的两个妹妹阳石公主和诸邑公主、卫青的儿子卫抗,都是太子一派的。现在,可以明白了这就是一起冤案,矛头直接指向太子。那么谁是得利者?一个可以看到的结果是李广利的儿女亲家刘屈髦直接从涿郡太守提拔到了左丞相的位置。

这个案件给众人很多启示,一是太子连妹妹都保护不了,二是巫盅是禁区,沾上死、挨上亡。那么,汉武帝为什么对巫盅这么痛恨?只有一个原因:信。打心眼里信,就是打心眼里恐怖。汉朝那时候很多人都信,连董仲舒这样的大儒都不能免俗。所以,汉律明文规定用巫盅害人就是死罪。

之后,宫里又揭发出多起巫盅事件。不是很多人信吗?宫里的女人信得更多。也难怪那么多女人,就一个男人,不够分,争风吃醋在所难免。都知道巫盅好使就都给对手下药,随后又互相揭发,一发不可收拾。汉武帝十分震怒,案件牵连到后宫及许多大臣,被斩首的也达数百人之多,但是还是控制在小范围。

这一折腾,一闹,老年人就受不了了。汉武帝就觉得不是很舒服,有些得病的感觉。每天都接触巫盅, 日有所想,夜有所梦。汉武帝有一次从梦中惊醒,梦见数千个木人拿着木仗打自己,自此身体变得越来越差。

这个时候江充出现了。禀报皇上,这就是巫盅在作祟,是有人在诅咒皇上。于是马上成立了巫盅专案组,由江充牵头,外加几个高级办事员:按道侯韩说、御史 章赣、黄门苏文。还有一个巫盅专家,胡巫檀何,这是一个外来的和尚,匈奴来的巫盅专家。当时的长安就是一个世界巫盅界的交流中心,各门各派的代表都有,江充选择一个匈奴专家也无可厚非。但是鉴于这个专家在今后一段时间的表现,对他的身份我们不仅要打上一个问号。

把巫盅交给江充之后,汉武帝自己就到甘泉宫躲清闲去了。那长安哪?长安自然是有太子打理。也不知从何时起就形成了这样的惯例,汉武帝出巡,太子监国,这一方面是对太子的信任,也是给太子历练的机会。

现在江充完全放开了手脚,巫盅案也扩大了。刑讯逼供,前后牵连、连坐,死者达数万人。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上完老虎凳、灌完辣椒水也是了。

即使这样也没有解决汉武帝的问题,也不可能解决。汉武帝是真的老了,变得善忘、多疑,看谁都象巫盅诅咒者。于是胡巫檀何提供了专家意见,进一步缩小了范围:宫中有盅气,对皇帝是大大不利。

现在江充可以堂而皇之的进入宫中四处搜寻,先由一般宫人、配殿,最后乃至皇后、太子宫都不能幸免。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地道口,让土八路无处藏身,挖得太子宫中连放床的地方都没有。这就是摆明了要找太子的麻烦,结果自然是在太子宫中发现了巫盅木人。

史书上记载,江充也知道自己得罪人太多,尤其是得罪了太子,害怕汉武帝晏驾之后太子报仇,就借此从中取事。但是办这么大的事,没有后台支持,江充的胆也太肥了吧。

轮台罪己之营营青蝇(三)汉宫遗恨

太子吓坏了,没法解释呀。而且汉武帝在甘泉宫,想解释也见不到。向老师问计,老师石德提到了秦公子扶苏。首先,这事不好解释,也解释不了;其次,天子在甘泉宫谁也不见,连皇后都不行,死活谁也不知。不如收捕江充,治其罪,否则前车可鉴。而且,在皇帝出巡之时由太子监国,杀了江充也不为过。

太子坚持到甘泉宫解释,江充当然不能让去。江充这就是逼迫太子,让太子发狂。僵持到七月,太子派门客诈称使者,收捕江充。可是匆忙之间跑了章赣和苏文。紧接着太子做了两件事,禀告皇后调动长乐宫卫士收铺江充余党,同时诏令百官江充谋反。随后将江充斩首,胡巫也被烧死了。这个时候,一股谣言在长安城里传开了,太子反了。

很快章赣和苏文就跑到了甘泉宫,消息就传到了汉武帝耳朵里。实际上汉武帝早就知道在太子宫发现了木人,武帝也想看看太子怎么处理这件事。听到太子反了的传言,汉武帝很镇静,对太子的行为也很理解,自己的儿子什么样自己知道。没准还感到很欣慰,不错,不象平时看到的那么窝囊,该出手时就出手,有点意思。 随即派出使者要把太子招徕问问怎么回事。这是和平解决这一事件的唯一机会。

没想到这个使者怕死,废话,谁不怕死呀。太子反了,去见太子还有好果子吃吗?也许这个使者平时就没少说太子坏话,关键时刻更不敢去见太子以身犯险;也许这个使者被人收买了,或者胁迫了。总之使者根本没去见太子,回来把谣言当真事禀告给了武帝。

这一下事态就变得非常严重了,性质变了,但并非不可收拾。全天下人都知道江充是奸臣,只是瞒着皇上。没有人敢于劝谏,应该劝谏的人又由于某种原因不愿意出头。要想和平解决这个问题,一个人的态度非常关键:丞相刘屈髦。

可是丞相的反应非常诡异,跑了,连印信都没有拿,只身跑了。太子真是造反吗?显然不是,没有任何理由。作为丞相,刘屈髦应该明白这一点。可是他却跑了,害怕让太子一勺烩,让人不可思议。而且,也没有亲自去甘泉宫,而是派长吏向汉武帝汇报情况,直接指证太子造反。这就把自己摘出去了,摆好了要看汉武帝父子的笑话。

如果你知道刘丞相的另一个身份,或许可以理解一、二。刘丞相是贰师将军的儿女亲家,贰师将军是昌邑哀王的舅舅。同样,贰师将军在整个事件中也没有任何声音,作为汉军的主帅是不正常的。看起来京城里希望太子出事的人不在少数。

连续四个人,从不同方向指证太子谋反,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丞相受王命剿灭叛军。汉武帝也没忘了嘱咐丞相,以牛车作盾牌,不要短兵相接,以免死伤惨重,把叛军围在城里就行了。汉武帝这是要迫降太子。

等的就是这最高指示,才能从中取事。丞相带领的官军与太子领导的民军一场恶战,丞相完全背离了汉武帝的指示。这个时候,太子造反的谣言传得更甚了,直接影响了人心走向。参与平叛的兵越聚越多,太子兵败逃往。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始皇帝也有一个仁慈的长子,扶苏。始皇帝不喜欢扶苏,就派扶苏去主持修长城,自己却死在东巡的路上,终于被赵高所乘。汉武帝重复了这个故事,虽然他并不是很喜欢太子,因为太子太不像自己了,但没有任何换掉太子的心思,想都没有想过。他也没有特别的心思去保护太子,在他看来根本没有必要,他能够把握住局势。而父子之间很少见面,缺乏沟通,终于为宵小所算。


  • 本帖 1 回复
关键词(Tags): #汉朝西域(王树)#西域#不只是传说#初开玉门
2010-04-03 03:50:2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