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西域,不只是传说 之一初开玉门 第一章 序幕 -- 阳光不锈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6 阅 4332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4-04 03:49:09
2819924 复 2776316
阳光不锈阳光不锈`5244`/bbsIMG/face/0080.gif`70`726`1257`228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5-02-02 16:16:50`
西域,不只是传说之一初开玉门 第四章 轮台罪己(四) 21

轮台罪己之贰师贰臣

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汉武帝是震怒无比,群臣是噤若寒蝉,一时间朝廷内外不知所措。恰在此时,壶关道德风尚办公室的令狐茂给汉武帝写了一封信,令狐茂虽然是搞宣传教育工作的,却没有给汉武帝讲大道理,五讲四美三热爱、三个代表、八荣八耻,而是讲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通大实话。父子情深何至于兵戎相见?并且提醒汉武帝不要让太子长期逃亡在外,以免有失。

一句话提醒梦中人,汉武帝豁然明白,上当了。可是这个弯子太难转了,上午还要抓捕太子,现在就要调转180度是比较困难。正在汉武帝思量如何办的妥贴的时候,噩耗传来:太子在官兵紧追不舍之下,情急自杀了。好容易获得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有心人是不会放过的。

卫太子事件对汉武帝的打击是巨大的,他不得不重新安排帝国的未来。脏活、累活要干,所谓的好活也不得不操心。

征和三年(公元前90 年)汉武帝决定再次打击匈奴,以期尽快解决匈奴,好腾出手来处理其他问题。这也是汉武帝时期的最后一次打击。汉军兵分三路,贰师将军领七万大军出五原,马通领兵四万出酒泉,商丘成领兵两万出河西。

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此次出兵,贰师将军的心思与往次却大不相同。秦失其鹿,天下共争之。卫太子事件的最大得利者毫无疑问是昌邑哀王,贰师将军与当朝丞相刘屈髦,一文一武当可保昌邑哀王安全上垒。看着刘屈髦忧心忡忡地样子,贰师将军不仅觉得好笑。有什么值得忧虑的,只要保着昌邑哀王登基,富贵自然可以长久。是呀,刘丞相有什么好忧虑的?

仗打得还是不错的,也没有办法打错。三路大军共计十三万,而且全是骑兵,骑兵对骑兵汉军战斗力还是有优势的。这一次单于给贰师将军摆了一个怪阵。单于将老弱、辎重撤到了更北的郅居水,也就是现在外蒙古的色楞格河,这就在乌兰巴托的西北了。自己带领精兵度过姑且水,埋伏在燕然山和浚稽山之间,希望截击回师的汉军。

三路大军我们单表贰师将军。匈奴左大督尉和卫律率领五千骑兵在夫羊句山峡伏击贰师将军部,结果大败而归,贰师将军一直追击到范夫人城,这就距离单于埋伏的地点很近了。

这个时候京城里出事了!

不作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做了亏心事,鬼不叫门人来叫。有人举报丞相刘屈髦的夫人用巫盅术诅咒皇上,并且丞相与贰师将军共同祷告想要昌邑哀王为太子。这就是谋逆,死罪。这就是一报还一报。

六月,丞相夫妇伏法,贰师将军夫人也被收监。有很多人诟病汉武帝的这个决定:前方在打战、拼命;后院失火了,逼降了贰师将军。其实汉武帝也没有办法,有人举报了,不办不行。不办就是默认了贰师将军的选择;办,就要冒着贰师反叛的风险。平心而论,收监是一个比较中性的惩罚,最终结果还要看贰师将军的选择。

汉武帝可能也就是试一下贰师将军是不是忠贞之人?如果昌邑哀王为太子,贰师是可托付之人吗?

在汉武帝心中贰师将军有多种选择:

降,投降匈奴;

回军,引得胜之兵回师,全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赌一把;

引兵回师,矫昭造反;

将部队交给部下,只身回京请罪。

而贰师将军却选择了:立功赎罪。

其实,在太子位空缺的情况下支持昌邑哀王为太子很难说是否有罪,对汉武帝来说,立昌邑哀王也未必不是一个选择。

贰师选择了以数万将士的生命作赌注,以求侥幸得胜。可是汉军出塞多时,人困马乏客观上并不支持贰师将军的想法。为一己之私致全军于不顾也不可避免地要遭受其他军官的抵制。在汉军渡过郅居水,大败匈奴左贤王、杀死匈奴左大将以后,长史识破了贰师的企图,便与决睢督尉暗中策划将贰师扣押起来,结果事败身死。汉军已经连续征战数月,十分疲惫,贰师也怕军心不稳,急领兵撤退到燕然山。

可是已经晚了,单于再也不会给贰师将军机会了,本王在此等待多时。单于自领五万大军截击汉军。汉军大败,贰师就投降了, 也舍不得死。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在生死关头,贰师将军作出了与人与己都是最坏的选择。

轮台罪己之缠斗车师

在贰师将军同单于酣斗不止的同时,为保证攻击匈奴右贤王部的马通顺利进军,汉廷再次发动了车师战役。

车师所处的位置决定了他的命运。元封元年(公元前108 年)赵破奴征服楼兰、车师之后,车师选择了继续留在匈奴阵营。虽然活动范围向北收缩到现在的位置,即天山南北通道的结合点,但是依然在汉匈争夺的前沿。

天汉二年在贰师将军领兵攻击匈奴的同时。汉朝派遣投降的匈奴人开陵侯介和王成晚率领楼兰军队攻击车师。

为什么不从本土派兵?一则路途遥远;二则也无兵可派,大军都随贰师将军出塞了;三则车师国也没多少人,楼兰军值可一战。没成想,贰师将军速败,匈奴右贤王腾出手来,率数万大军来救车师,开陵侯那点人马根本没有办法,汉军只好撤兵。而右贤王随后就被征调围攻李陵,也没有机会继续扩大战果。这一回合双方战成平手。

现在汉军再次出兵攻击匈奴。为防备车师国阻碍出酒泉攻击匈奴右贤王的马通军,汉军再次派遣开陵侯出征车师国。这是汉朝第三次远征车师,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车师是在劫难逃。兵临城下、将至壕边是必然的,最终的目标就是交河城。这也是此战的第一个看点。

交河、交河,两条河流在城下相交,故名交河城。交河城就建立在两河相交的河心洲上,是易守难攻。这座城的另一个奇特之处是,城内的建筑不是一层一层向上用砖砌出来的,而是一点一点向下挖出来的。车师人给自己的定位也是很准的就是防守。这样一个地方对汉军的攻坚能力是一个考验。

常言道:大军未动,粮草先行。为解决大军远征的粮草问题,汉朝发动了一场人民战争。一个特殊的群体西域各国的质子走到了前台。大战前夕,汉朝把危须、尉犁、楼兰等沿途六国在长安的子弟派遣回国,希望他们能帮助筹措粮草以资军用。最后的结果是大出意料,不仅准备了粮草、牲畜,各国国王还亲率大军前来助阵。这也是作为属国应进的义务之一。

战斗的整个过程很简单,没有什么悬念。车师人没有给汉军进行攻城表演的机会。在大军围城后不久,车师王请降。

一场惨烈的攻城大战轻飘飘的结束了。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车师人没有任何理由与汉朝顽抗到底。如果有匈奴援军的话,没准还做做样子。现在,投降对车师是最有利的选择。不要低估车师人的智慧。交河城可以说是吐鲁番的门户,是重要的交通枢纽。按照现在的地图,向西可以到达乌鲁木齐;向西南可以到达焉耆;向东可以到达哈密;向北可以到达天山北部,今后西域的许多故事都要在这里演绎。车师人能够在这里生存下来,绝非等闲之辈。

战争的直接结果没什么特别的,双方是各有所得,汉朝完成了预期目的,至少在表面上征服了车师;车师人也保护了家园的完整。至于下次匈奴人来怎么办,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客观地说,车师的臣服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汉朝并没有能力驻军,事实上也没有驻军。留兵多,养不起;留兵少,不起作用。

战争的间接结果却很不寻常,经此一战,无形中强化了汉朝与车师周边各国的主、从关系。一个标志性的现象就是为表彰出征车师的有功人员,一批与车师有关的官衔诞生了。诸如,击车师都尉,击车师君等等,正式纳入了政府公务员序列。这就与匈奴对西域的管理方式就大不相同,匈奴是不懂得的这些东西的。匈奴对西域就是役使,就是压迫;汉朝通过这种方式同西域各国结成了一体。这不仅仅是荣誉的象征,也可以借此激发他们对汉朝的亲切感和向心力。

这都是好的方面,问题也是很严重的。在凯旋的路上汉军遇到了大麻烦:那就是粮食问题,粮食不够吃!虽然沿途的六国都很愿意帮助汉军,也竭尽全力筹措粮草,但是毕竟实力有限,有去的,没有回来的。汉军也不能象鬼子进庄似的,从别人嘴里抠食。战斗没有损失多少人,回来的路上由于粮草不济,数千人再也没能看到玉门关。

象车师今日降明日叛,汉朝在彻底打败匈奴之前也是无可奈何。但也不是一点办法没有,那就是屯田戍边, 既能镇抚周边各国,也能解决大军远征的粮草问题,又能够帮助当地各国振兴经济,一举多得。

轮台罪己之轮台屯田

所谓屯田,就是今天的军垦。是中原王朝对付草原游牧民族最苯的、 最省钱、也是最有效的办法。汉文帝的时候为护卫边疆、防范匈奴,晁错在《守边劝农疏》详细地论述了屯田的好处。

当时汉军实行的是轮番戍边,一年一轮换,到点就走,无法做长远打算;而且士卒哪里人都有,往往水土不服。匈奴则是不定期骚扰,戊边的士兵很难了解匈奴的特点,战斗中经常吃亏。因此,晁错提出了移民实边,招募内地百姓到边塞安家落户,由政府给予政策支持,并且实行军事训练,平时为民,战时为兵。有人长期居住,就可以建筑城池,修筑工事,而且寓兵于民,自给自足,也可以节省开支。更重要的是有了人,土地就算占住了。

汉武帝对匈奴的战争,基本上就是遵循这个战略。打下河南地之后,首先就是筑城,这就是朔方城。之后仅在河西之地就相继移民数十万,修建两关四城,将河西永久划入中华版图。在西域,自从汉乌和亲以后就开始了小规模的屯田。随着细君、解忧两位公主的和亲,十几年的光景,农耕已经成为乌孙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征服大宛以后,在轮台、渠犁等地设置了小规模的屯田点,主要的目的就是要给往来的汉使提供饮食方便,更近似于驿站。

在西域屯田实际上无论对汉朝,还是西域各国都有好处,当然匈奴除外。一方面西域各国大部分都是城敦国家,人少力弱,无法大面积耕种,更不知道怎样才能种好地;汉朝的屯田不仅提供了人力,也提供了技术。自然汉朝也逐步渗透进西域。

征合四年(公元前89年)搜栗督尉桑弘羊与丞相田千秋、御史共同上奏在轮台、渠犁大规模屯田。轮台附近共有良田五千顷以上,基本上荒无人烟。桑弘羊的建议是要大规模屯田,田卒的数量应该在几千人以上,而且把烽火亭一直修筑到轮台。这样不仅可以保证往来汉使的供应,而且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汉朝的势力也将顺势进入西域,而且可以更有力的支持乌孙, 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桑弘羊的潜在意思就是将轮台以东的广大地区河西化,可以说是一个长远的打算。西域对汉朝不是可有可无,不控制西域就无可能彻底打败匈奴。控制一个地方最直接、最有效的就是移民,否则必然会得而复失。

汉武帝的反应出乎意料,不同意。不仅不同意,还罗罗嗦嗦地说了一大堆, 这就是著名的《轮台罪己诏》。总之,要改弦更张了, 仗打了这么多年也该消停消停了。 国力已经难以为继,人民生活困苦, 不打仗了,要和大家好好过日子。

这不是汉武帝的风格呀!为什么这个时候变了哪?

首先,国家确实到了该休养生息的时候,匈奴不是一天可以灭的,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虽然,匈奴在战争中已经转为守势,但还没有遭受到致命的一击,短期内汉朝也无法发出这致命的一击;其次,更重要的是汉武帝觉得后事无望,卫太子已经先他而去。以前无论如何折腾,汉武帝都认为以卫太子的仁慈,以及在民间的威望可以在自己身后重整河山,自己不必为身后事担忧。可是现在一切归于零,如果不小心从事就会倒先秦的覆辙, 不可不慎。

两年以后汉武帝就将离开这个世界,也许他感觉到了什么,他要利用这有限的时间安排一下帝国的未来。

轮台罪己之搜栗都尉

在发布《轮台罪己诏》之后,为了表示自己改弦更张的决心,汉武帝封丞相田千秋为富民侯。希望丞相能够带领全国人民发家致富。同时任命了一位新的农业部长。

要想富,少生孩子多栽树,这是现在。那个时候主要还是要在地里刨食,因此,每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都是关于农业的。以农为本嘛!这一章就要谈谈农业。

记得有一首歌是这么唱的“毛主席是咱社里人,春耕夏锄全想到,防旱排涝挂在心”。在汉朝的时候也有这样一位能干的领导,那就是新任的搜栗都尉,也就是农业部长赵过。

赵过生卒年不详,恰似天边的一道彩虹,灿烂过后就飘然而去。这赵过可不是论资排辈爬上来的,汉武帝也不讲这个。人家赵过是专家级人才,享受专家津贴的发明家。不仅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不仅有发明,还讲实用,搞普及。

为了科技兴农,赵过采取的第一个措施就是大力推行牛耕,并且发明了牛耕用的播种机。牛耕实际上很早就有了,只是限于有钱人家并未普及。一般农民用一种叫耒耜的农具,一天最好也就种十亩地,而且,地耕的不深产量就低。运用赵过的牛耕播种机之后,一个人,一头牛,一天可以播种100亩,而且,种地高手可以使产量倍增。

第二个措施就是代田法,这个技术含量比较高,解释起来比较困难。简单地说就是将一亩地分成三垄三沟,在沟里播种。随着小苗的生长逐渐将垄上的土填到小苗的根部。等到成熟的时候,垄就变成了沟。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个就是伦耕,在不施加化肥的情况下,自然恢复地力;不断给小苗根部培土,小苗的根就扎得深,就可以抗旱、抗风、抗倒伏。专业吧,专家就是专家。

这么好的东西要普及才有作用。农民是最有智慧的一个群体,不会轻易的相信别人的,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见鬼子不拉弦。首先得证明这个东西行,然后才有推广的可能。当农民看到赵过试验田的成果之后,自然是趋之若虹。但是也不是谁都能学,必须有经验的老农民,才能听得懂,才能运用好新的农具。先办学习班,然后逐步普及到乡里。从上到下就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

汉武帝任命了一个赵过就解决了农业问题,真是划算。领导嘛,就是这样不必事必亲躬,得学会用人。但是有些事还必须亲自做,无人可以替代。那就是接班人的问题。

轮台罪己之三驾马车

汉武帝共有六个儿子,其中卫太子、昌邑哀王、齐怀王现在都已经相继过世。而广陵历王和燕王又多有过失,所以汉武帝几乎没有什么选择。 少子弗陵虽然才几岁,头上却有数道光环,也深受汉武帝喜爱。

在汉武帝的几个儿子之中弗陵是个异数。那个时候人们流行起单字名,唯独弗陵是两个字,弗者,否也,陵者,山陵,有上升、超越的意思。合起来就是无法超越的,最好的,宝贝的意思。从中可以看出武帝对弗陵的喜爱程度。

弗陵的母亲钩弋夫人是河间人。汉武帝在河间巡猎的时候,有风水术士就告诉汉武帝此间有一个奇女子。招来一看,原来是一个残疾人。两手攥成拳头伸不开,汉武帝就上前亲自试一试能不能打开。这一试居然就把残疾治好了,两手恢复正常,与常人无疑。估计这也就是一个扣,引汉武帝上勾。

钩弋夫人自此进宫,先是被封为拳夫人,以后深受宠爱。太始三年怀孕十四个月生下了弗陵,这就大大已于常人。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晚产儿。 一般晚生两周就算晚产, 而晚生四个月,如果不是算错了,那真是异常。弗陵同其他晚产儿一样,身体比同龄人壮大,而且非常聪明。

立弗陵为太子也不是没有缺点,孩子太小,母亲太年轻。汉武帝害怕吕后的故事重演,为此犹豫了很久,终于下了狠手。后元元年(公元前87年)借故将钩弋夫人赐死。

第二年春,汉武帝终于走到了人生尽头。总结起来汉武帝这一辈子就做了两件事:更化改制,独尊儒术;北却匈奴,开疆扩土。看看汉武帝我们就可以知道,一个人对这个世界的影响能有多么大,大到两千年以后还无法摆脱。

汉武帝走了,留下了幼年的皇帝和为他选好的以大将军霍光为首的三大辅政:那就是大将军霍光、左将军上官粲、车骑将军金日磾。这都是汉武帝平时非常信赖的人。

首辅霍光是前骠骑大将军霍去病的异母弟弟。霍去病的父亲霍仲孺在与平阳公主的女奴卫少儿生下霍去病之后非常害怕,就跑回了老家河东平阳。又娶妻生子,就是霍光。霍去病长大以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就回到平阳看望自己的父亲并带走了霍光。

当时霍光只有十几岁,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霍光从郎官开始,继而侍中、奉车督尉、光禄大夫,今天成为大将军,可以说是汉武帝一手培养起来的。 当然霍光也没有辜负领导的栽培,二十多年来一直小心谨慎,没有出过错。谨慎到什么程度哪?每日进出宫门走几步,在那停都一丝不差,生怕走错一步踩到地雷。

在这三人之中上官粲是唯一一个上过战场,同匈奴拼过命的将军,随贰师将军破大宛、追杀郁城王,立有战功。而上官粲之所以取得汉武帝的信赖还是在做未央厩令的时候。未央厩令就是专管车驾和马匹的官员。

有一次,汉武帝病了,病好之后发现马都瘦了。就要治上官粲的罪,而在听过上官的辩解之后,不仅没有治罪,反而对他更加信赖。以为上官粲担心自己的疾病,而无心养马,是爱戴自己。常言道:好马长在腿上,好人长在嘴上, 真是一点不假。

那么金日磾又是什么人哪?

轮台罪己之休屠王子

金日磾,就是在黄门养马的休屠王子。

在所有归降的河西匈奴人中,休屠王一家的境遇是最惨的:金日磾、弟弟伦和母亲休屠阏氏一起被收入宫中为奴,在黄门养马;其他匈奴人的生活没有什么根本的变化,只是换了一个地方游牧而已。然而福祸相依,正是由于在黄门养马使得休屠王一家彻底的融入了汉朝。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咸鱼翻身,金日磾成为辅政大臣之一。

在黄门养马的马夫很多,也许有的一辈子也没有出头之日。但是对有些人一次机会就足够了。有一年汉武帝在盛宴之后想起了自己的那些宝马良驹,就让马夫们牵着马在廊下走过一一展示。当时后宫的娘娘们都在,加上宫娥才女是一大群女人。女人们是叽叽喳喳,空气中是弥漫着脂粉的香气。这些马夫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美女,无不侧目而视,偷偷的瞧上几眼。这也很正常,秀色可餐嘛。

可是武帝却在马夫中发现了与众不同的金日磾。不仅容貌奇特,身材魁梧,而且金日磾是目不斜视,真应了非礼勿视、非礼勿闻。人不同,马亦不同。金日磾养的马也是膘肥体壮。

叫上来一问,汉武帝心里不禁暗暗赞叹。金日磾的经历不可谓不奇特,由王子到奴隶,一旦归为臣虏。没有自暴自弃,没有怨天尤人。昔日富贵随风去,而今迈步从头越。而且干一行爱一行,心如止水,随遇而安。看着眼前的金日磾,除了容貌不一样,哪有一点匈奴人的样子,活脱脱一个温文尔雅的汉家郎。

金日磾就这样入了汉武帝的法眼,先是做御马监,和孙悟空就平级了。这又是一个同养马有关的,是不是孙悟空做过这个职位,容易发迹呀?之后,逐步升迁到侍中、光禄大夫,走上了领导岗位。金日磾怎么就能这么快的适应了新的生活?还得从休屠王妃说起。古有孟母择邻教子,今有休屠阏氏黄门教子。这老妇人自己都得现学汉语,怎么把孩子教育的如此儒雅真是个谜。

金日磾虽然已经完全融入汉朝,可是还忘不了自己匈奴人的身份。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家族的前程。对汉武帝则是敬畏多于尊敬,跟随汉武帝数十年竟然没有抬头直视过皇帝,其敬畏如此。

而汉武更看重的是金日磾的机警与忠勇。汉武帝族诛江充以后,当年因为捕杀卫太子而立功得赏的人都惴惴不安。其中同江充关系很好的何罗兄弟就非常害怕。怕啥?怕汉武帝寻机报复。其实汉武帝未必有这个意思,这就叫做贼心虚 。于是兄弟二人预谋刺杀皇帝。金日磾不知怎么就发觉了何罗的企图,也没什么证据,就觉得他不太对劲。而何罗也发现了金日磾在注意自己。在何罗欲将行刺的时候,金日磾上前将其抱住,一番搏斗之后将其生擒活捉。

现在汉武帝去世了,将江山和幼小的皇帝托付给三大辅政。三角形是最牢固的形状。汉武帝的三驾马车,互相牵制,互相制约,可保汉朝平稳过渡到弗陵长大成人。

在发布轮台罪己诏之后的数年间,天下似乎确实太平。一方面汉朝连着出了几件大事:办丧事、新皇登基,无暇他顾;另一方面,匈奴在汉朝的不断打击之下,元气大伤,常有求和之意,只是无从下手。始元二年(公元前85年)北方大草原传来了噩耗消息,匈奴发生了内乱,祸乱的根由就是传承。

轮台罪己之祸根初植

对匈奴混乱贡献最大的就是现任单于:狐鹿姑单于。在控诉他的罪恶之前,我们先简略回顾一下匈奴的官制和传承制度。

匈奴单于姓挛鞮氏, 整个匈奴就是以这个家族为中心的金字塔体系。单于一定要是这个家族的子侄,一般情况下是父子相继,也不排除兄死弟继。但是鉴于匈奴生存环境的特殊性,要在大草原上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虽说其乐无穷,对单于以及其他各级领导有一个特殊要求。那就是年龄,年龄太小既不能劳心,又不能劳力,这是不允许的,也就是一条潜规则。同汉朝一样,匈奴也是立太子的,在单于临终没有遗命的情况下,这个太子就是左贤王。

匈奴的官职分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等等,以左为贵,那么左贤王就最尊贵,是储君的位置。所有的这些官职都是世袭的,但是也必须满足年龄的要求。这也是匈奴的生存环境所决定的。

鉴于左贤王这个职位的特殊性,注定它不会是严格的世袭,单于有权选择自己的继承人。但是单于也必须照顾整个家族的感受,也不能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狐鹿姑单于就是以左贤王的职位继承单于。那还是太始元年(公元前96年)且鞮侯单于去世了。且鞮侯单于有两个儿子,一个是左大将,一个是左贤王,两个人都从外地来奔丧。在左贤王还没到的时候,单于庭主事的匈奴贵族就擅自做主立左大将为单于。理由很牵强,以为皇储左贤王有病不能来。

实际上左贤王身体倍棒,吃嘛倍香。这就非常不寻常。从事情的发展看,众人都认为左大将更合适做单于,左大将的贤德已经深入人心。正要登基的时候,左贤王到了,看到这种情况左贤王就不敢进入了,害怕!

这时左大将表现出大仁大义,不恋栈,将单于位让给了哥哥左贤王。左贤王自然是虚情假意的谦让一番,什么身体不好,无法担当大任什么的。左贤王也怕弟弟是虚情假意。可是弟弟是认真的,经过一番寒暄,双方约定一旦哥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就传位给弟弟。于是左贤王就登基为新单于,这就是狐鹿姑单于。弟弟也被任命为储君,左贤王。

一般来说好人不长寿,祸害亿万年。没过几年左贤王一病不起,撒手西去。王储的位置就空了出来。此时左贤王的儿子先禅贤已经成年了,而且同他的父亲一样贤明远著,有其父必有其子嘛。

狐鹿姑单于遵从当年的约定就应该任命先禅贤为皇储左贤王,而且也是众望所归。但是狐鹿姑单于不仅没有那么做,而且把先禅贤发配到西部做日逐王,改立自己的儿子为左贤王。记住这个先禅贤,以后还有他的故事。

单于是有权力这么做的,但是却开了一个自私的先例,也使家族内部的矛盾更加突出。现在狐鹿姑单于也到了弥留之际,围绕着继嗣问题各方展开了新一轮的争夺。

轮台罪己之匈奴内讧

汉朝的传承非常清楚:父子相继,立太子,立嫡立长,嫡长子天经地义,如果嫡长子不在就要看遗命了。所以汉朝才有弗陵七岁继位这样的事。匈奴则不同,匈奴的传承制度是兄终弟及、父死子继并存,最重要的原则就是强者为王。

始元年间匈奴内部发生了两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先是狐鹿姑单于的母亲母阏氏杀死了非常有民望的单于异母兄弟左大督尉;而后在单于明确子少(这个子就是左谷蠡王)不能治国,遗命立右谷蠡王的情况下,单于的正宫娘娘颛渠阏氏又矫诏立了自己的儿子左谷蠡王(左大督尉与右谷蠡王都是狐鹿姑单于的同父异母兄弟),这就是壶衍鞮单于。

匈奴的女人终于走到了历史的前台。这两个女人一个是狐鹿姑单于的母亲,母阏氏;另一个是狐鹿姑单于的正宫娘娘,颛渠阏氏。

之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根本在于匈奴的传承制度不明晰,不唯一。狐鹿姑单于可以有多种选择:

可以选择母阏氏的儿子,即自己的同母兄弟;

可以选择颛渠阏氏的儿子,即自己的儿子;

也可以选择其他的兄弟,或儿子。

母阏氏和颛渠阏氏都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产为新单于,作为单于的母亲,他们将享有崇高的地位和荣耀。这也是为什么母阏氏要杀掉左大督尉的根本原因。而颛渠阏氏则充分利用了母阏氏与左大督尉,以及其他匈奴贵人与母阏氏的矛盾,矫诏立了自己的儿子,成功胜出。

匈奴历史上屡次发生夺位大战,都是新单于依靠强大的武力:冒顿杀父自立,伊稚斜夺权自立, 都是武力。而这种依靠后宫的力量,却十分罕见,十分中国,后果是相当的严重。

颛渠阏氏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哪?因为她又一个很好的同盟:卫律。

卫律是前汉朝使者,出使匈奴后就投奔了美好前程。投降匈奴后的工作是非常卖力。有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值得一提,除了这件之外,还有一件就是利用匈奴的恐惧心理,使贰师将军成为祭品。

当年贰师将军还是匈奴死敌的时候,单于曾经许过愿,要拿贰师将军祭祖。等到抓住贰师将军之后,单于就把许过的愿忘了,恨不得把贰师将军贡起来。人才呀,怎么舍得杀。

可是卫律记得。

对于贰师将军比自己还受重用,卫律是非常不满。正赶上母阏氏病了,卫律就把在汉朝学到的天人感应学说用上了。卫律与巫师联手就把这事赖到了贰师将军身上,说母阏氏的病是由于匈奴祖先的愤怒而来,而祖先之所以发怒时由于没有按约定拿贰师将军祭祀云云。贰师将军就这样丢了性命。

也许有人会问,怎么看着象地下工作者呀?锄奸、分裂敌军。

是很象,但卫律真不是。卫律与中行说是截然不同的类型。中行说是有理想、有抱负,充满了对汉朝的仇恨。那真是与匈奴同呼吸共命运,仇而忘己;而卫律则是完全的利己主义者,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保住自己在匈奴的权位。除掉贰师将军是因为贰师已经威胁到了他的利益;而帮助颛渠阏氏才能使自己在新单于时代保持不败。 至于其他的后果,则不在卫律考虑范围内。

颛渠阏氏矫诏夺权的后果是严重的,人民不再相信政府,更为严重,它创下了一个不好的先例,传位不再出于公心,小儿也可当王。如果说汉朝的武力打击使匈奴由强变弱,那么内乱使匈奴走向了衰败之路。


  • 本帖 1 回复
关键词(Tags): #汉朝西域(王树)#初开玉门#西域#不只是传说通宝推:小丘,
2010-04-04 03:49:0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