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原 一 -- 萨苏

2010-04-08 07:49:34萨苏
【原创】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原 一

[发稿之前先表示歉意。常来老萨这儿听书的,都是朋友,老萨一跑几天没影儿,不免有不够意思的感觉。所以先道歉。再说明一下 -- 老萨回北京,重打鼓另开张,事事要两只手干起来,这一阶段每天疲惫已极,总要有个适应的过程。

困难不少,但朋友更多,困难的时候,谁都在热心帮忙,我自己能做的,不过是加一把力,咬咬牙。

我会继续写下去。别管多难。

北京这地气,老萨我接定了。

一切都在努力中。请大家给点鼓励,给点耐心。有位朋友在西西河网站说他不会走,因为 -- 走了,我上哪儿找你们这些朋友们呢?

老萨也不会走,同样的道理 --

走了,我上哪儿找你们这些朋友们呢?

-- 萨苏 ]

北京这地方,邪。

邪在什么人都有。特别是当警察的,今儿碰上个疯子,明儿碰上个哑巴,见识更是多。除非汤唯在北京站口裸奔,恐怕北京警察很少有觉着新鲜的事儿。

不过,那天有个长得跟马天民似的警察,走在北京站口巡逻的到时候,就觉得有一位满新鲜。

这位长得新鲜?

瞧这话问的,人又不是菜,谁还能长得新鲜?四十好几快五十的北方汉子,目光略带滞涩,皮肤晒得黑红黑红的,跟新鲜是不沾边儿了。倒是穿着新衣服新汗衫,只是大太阳底下,仔细看,新衣服领子上满是黄色的斑斑汗渍。

人不新鲜,但表情新鲜。

警察是早上八九点看见他的,当时也没在意。这位发现警察瞅他,还回过头来使劲看两眼,跟相女婿似的。

看得多了,马天民同志没把他当回事儿 -- 一眼就明白,这位,跟犯法是不沾边的。肯定是东北老实巴交的农民,而且还是第一次来北京。

您看那衣裳领子就明白。那中山装上头还带着死褶呢?多半是到北京时候,在卧铺上换的,要给北京一个好印象。来趟北京,压箱底的衣服都得穿出来。不过八十年代初的火车上,可没洗澡设备,你衣服是新的,脖子上的汗不给面子,用不了半天,就这个情况了。

顺便说一句,那年头,八十年代初期,来趟北京是了不得的事情。东北有一位管教干部,去了北京回去,进门就揪一个北京老犯出来 – 你妈X,你小子敢耍我?谁说天安门底下安轱辘,一到晚上就推回去的?溜溜骗了我三年啊。。。

想想三年里,这位都坚信天安门是昼伏夜出的东西,这在今天简直不可想象。

他盯警察干吗? – 那是人家要看明白首都警察什么穿戴什么打扮,回去给乡亲们学舌呢。

他要知道后来得看多少天警察,肯定犯不着现在这么认真。

马天民一乐,拔高了胸脯接着巡逻。

等到十一点钟转回来,就觉得有点儿不对 – 这人怎么还在这儿呢?

有心问问,看这位对着北边一个劲儿的瞅,好像没心思理自己。正这时候一个大妈问马天民附近有没有卖驴肉火烧的,一打岔就把这档子事儿忘了。

点看全图

大娘,就是这位公子要吃驴肉火烧吗?

中午吃饭,打个盹儿,下午马天民接着巡逻,冷眼一瞧,唉。。。这位怎么还没走呢?!

只见这位还站在老地方,两条腿跟站桩似的,看那意思从上午连窝都没挪。别的没变化,就那俩眼睛都瞪得跟包子那么大了。

这人肯定有事儿。警察是个热心的,就想上去看看能帮什么。这一迈步,马天民又犹豫了。

怎么回事儿?

这位站的地方不合适 – 他正站在站前广场边的马路牙子上。

火车站有两个派出所,一个是铁路民警的,一个是北京治安民警的。铁路的不管治安,治安的不管铁路,所谓铁路警察,各管一段,两者的交界线就是这马路牙子。

马天民是治安警,一看,嘿,您站那儿真会挑地方,我去管正好越权,要不我找个铁路的警察来?

刚一踌躇,忽听后面有人喊 – 抓小偷!

马天民条件反射地一回头,只见一帮人,举着被褥卷,旅行包,正围着什么咬牙切齿呢。

“有理说理,我是警察,别打人!”马天民噌就窜过去了,他知道那是把小偷围上了,得赶紧去,稍晚一点,打出人命算谁的?

一边喊,一边跑,一边还冷不丁地回了一下头,正看见那位抬起袄袖子擦眼睛 -- 马天民心理咯噔一下 – 那大个大老爷们,批里扑哧掉眼泪,这肯定是有大事儿!

好容易把这一帮人摆平,再抬头看,那汉子已经找不着了。

旁边修鞋的告诉他 – 自己个儿奔派出所了,我看象媳妇跑了。。。

媳妇跑了?不对,我看比媳妇跑了还伤心。马天民摘下帽子吹吹,朝派出所方向走过去了。

一进门,正看见那汉子坐在椅子上,哭得哞哞的。旁边所里唯一的女警察正拧了条毛巾递过去:“安书记,您擦把脸。”

[待续]

关键词(Tags): #京城十案(紫色月亮)#林海雪原(紫色月亮)资深推荐:一直在看,MacArthur, 通宝推:为中华之崛起,肥肥烤猪,wsmtn,草根胖子,捷克,acxp,lucase,观望者,喜欢就捧捧场,唐家山,大黑狼,易水,奥森,昌意,landlord,老芒,frnkl,
主题:282859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