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井冈山】 系列一: 深山寂静夜芳馨 (1) -- ifuleu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03 阅 80766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4-16 15:43:09
2845101 复 2824650
ifuleu
ifuleu`4086`http://picture.ccthere.com/0,1006/4086_11130626.jpg`70`13851`27305`448226`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11-09 09:44:28`
【井冈山】 系列一: 深山寂静夜芳馨 (3) 184

上承:【井冈山】 系列一: 深山寂静夜芳馨 (2)

卢德铭,又名继雄,四川宜宾人,差不多是含着质地相当不错的勺子长大的;但少年即立志打倒列强除军阀,打破社会不公;19岁手书对联“问客何来,想是仙风吹到;留君不住,须当明月照归”;随后远赴广州报考黄埔军校,无奈赶到时考试 deadline已过,情急之下,持父亲好友,同乡名士,老同盟会会员李筱亭信函面见孙大炮,经大炮亲自面试,遂被破格录取进入黄埔二期步兵队学习----人脉很重要啊。期间品学兼优,被授予“学习楷模”,同年年底加入共党。

北伐之初,担任希夷独立团连长,这时候黄埔4期生,猛将育同志在另一个连只任见习排长;卢身先士卒,作战英勇,指挥果断,不久就升任营长;克武昌后,独立团改编为第七十三团,卢荣任参谋长,而这个时候育同志刚刚连长履新。北伐胜利后,警卫团组建,希夷同志拟派卢德铭担任团长,但顾虑自身共党身份会引起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反感,遂托粤军大老,时任二方面军参谋处长的张云逸举荐,事遂谐矣。

在多说几句希夷同志的独立团,该团以共党党员为骨干,北伐中打出了威名,以至于给自己的4A带来了铁军的荣耀;占领武昌后,独立团本身改编为第25师73团;同时,分流部分骨干组建75团的三个营,以及反复说的这个警卫团;同时部分骨干参与组建希夷同志任师长的第24师;南昌起义,这两个师编入第11军,希夷兼任军长。那个时期,独立团给N4带来的荣耀足以让同僚们黯然失色,铁军这个名字耀眼的光辉延续了近二十年:几个月后两双大手在井冈山握了起来,大手的主人们不约而同想好了新军的名字:R4A;越过数年,希夷复出,组建的是N4A,不幸被耗子扛枪窝里横的雄奇公给“千古奇冤”了;土共针锋相对,又组建了一只,细究起来,应该叫N-N4A----一个番号如此被反复借用,也算是一个传奇了。

但在九月份这个时候,整个南昌起义的部队却经历着三河坝分兵的错误决策,幸运的是,25师被分在了留守队伍中,躲过了被打散的厄运。其后老总力挽狂澜,千里走铁骑,和军阀们虚与委蛇,委曲求全,最终激流归大海,把他们带到了井冈山----这就是以后牛气轰轰的二十八团,回头再详细说他们。关于老总这段经历,马甲同志的传奇著作《老总小传》说得很详细了,也在井冈山之外,俺就不献丑了。老总小传改变了n 多人的历史观,实在是毁人不倦的巨篇,。。。咦,一位大牛怎么会心地笑了,模样像极了一只老狐狸。FFF

回到那一天的凌晨,后卫第三团乍遭袭击,仓卒迎战不力,师长余洒度和三团团长苏先俊张皇失措之下,误把穿着同样军装(国民革命军军装)的赣敌当作自家人,结果师部被冲击。危急时刻,总指挥卢德铭毅然从前队折回,带领一个连欲抢占高地阻击敌人。不行右胸中弹牺牲,年仅22岁!润同志痛惜不已,怒斥侦查错误的苏先俊,仰天长叹,“还我卢德铭!”。以后脱逃的苏先俊报告里一推六二五,说成是军事长官之疏忽,信誓旦旦断言,“该部队恐难久存也”。人没眼光就是不行啊。架空历史一下,如果卢德铭能逃过大难,以后别走何长工的糊涂之路,那么会不会美男子前三,甚或力压老总呢?再YY一下,如果参与统帅南昌余勇的美髯公王尔琢八月失败没有牺牲,那美男子前三甲估计就是这三人了,石同志最多也只能排第四。黄埔一期生王尔琢北伐时期担任过26团党代表,后担任25师74团参谋长;和卢德铭轨迹类似,不过相比而言,卢对希夷独立团的领导应该是顺理成章,如果活着,可能会帮助润同志顺利整顿28团,就不会有以后骄兵悍将之虞了。可惜了,22岁的英雄,明月照归,当永垂青史。

点看全图

从这天开始,苦日子一直差不到熬到老总上山,润同志是既当爹又当妈:亲自指挥打仗,战略决策;要作政治工作,还要考虑发展经济,而且有时候要和改造中的土匪们拼酒拍胸脯,。。。10个手指还不一般长呢,毕竟全才很少;但是,俺觉得润同志算一个,各方面作的都相当不错。以后再详细说。

卢德铭牺牲带来的打击太大了,人心惶惶,军心不稳;而且长途跋涉,疟疾流行,3322掉队离队的比比皆是;更惨的是,润同志的脚不习惯草鞋,被擦破了,步履蹒跚;但白面书生有股狠劲,坚决不坐担架:以后润同志在井冈山的威信,除了运筹帷幄,还有一方面就是和屁民同甘共苦,其实他老的一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别忘了,这个时候润同志的大好头颅已经价值五千大洋了。不过总算有好消息,18岁的帅小伙宋韵琴带回来了江西省委用药水写成的密信,内容不得而知,但宋小伙口头转告润同志,宁冈县有共党领导的武装。这更加坚定了润同志走向罗霄山脉的信心。

当然,润同志还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他还不知道宁冈人有多么的凶悍。那里就是著名的土客籍矛盾的集中点,是传说中的土家人的党,客家人的枪;代表人物是龙超清和袁文才。这些以后再说,就先说一点,1927年四一二后白色恐怖大屠杀造成一片萧索,唯独宁冈县例外,凭借着井冈山的优势,共党组织基本未受影响,先后几任果党县长,或被赶走,或被打死,或者干脆自己识像一点,“畏罪潜逃”了----俺不干行了吧?有一位做过县知事的叫龙清标,老远逃到吉安,以为平安了,“大小网站”大肆发帖子咒骂诬蔑农民运动,被共党派人捉回公审,其间被义愤填膺的人们给打死了。当时的永新县委贺敏学等人也避祸在宁冈。所以以后的根据地以宁冈为中心,就是因为基础好啊。

那天,宋小伙带回的还有六十几块大洋以充军资,起先省委要给100多块的,把小伙给吓坏了。那是,兵荒马乱的,怀璧其罪,这不等于是举着“此地有银几百两”邀请土匪们来抢吗?这些在大城市里的省委,中央筒子们处境是很危险,但很多事情处理脱离实际严重。同样的例子还有秋收之前卢德铭请示中央,结果5,6个人被要求带回三千大洋充作军资,当然半路就被土匪劫了个色,sorry,被剪径的伏击,九死一生。

这个时候的行军路线,就是贴着湘赣交界,但躲开了无湘不成军的品茗三郎湘军,一直走在了赣省里面。这包括以后的井冈山,对湘军一直是采取守势的。避强凌弱,豆包拣软的捏,锻炼队伍鼓舞士气,这是以弱胜强必然的步骤。这个策略一直维持到了育同志有能力摆开几千门大炮敲锦州的时候才差不多算结束,当然到了开国第一战又面临同样的战略战术。润同志自己收到赣省委的信,坚定了主张;但队伍人心散了,却真是不好带了。于是,且走且停之间到了莲花县城外。宿营后得知城里只有一个地方靖卫团把守,于是决定攻城。这个靖卫团虽然和警卫团发音相同,但差的远了去了。他们是豪绅地主的反动武装,当时江西的叫“靖卫团”或“保安队”,湖南的叫“挨户团”或“团防局”,名称各异,但性质是相同的,就是地方武装组织起来,专门和共党的工农兵政权死磕。和井冈山有关的有四大屠夫之说,还有两个人号称是润同志的死对头:其实就是死缠烂打的地头蛇,不好对付;一个以后在晚上扔了润同志几块板砖,一个在润同志心急火燎赶去阻止陈浩叛逃的时候拌了一下脚。当然,这些人对待井冈山是最狠的,烧光杀光抢光他们最卖力了。

于是顺利攻下莲花县城,总算打了一个小胜仗,士气稍有恢复。这时候统帅不足一千人的名义师长余洒度有想法了,背着润同志私自召开军事会议,内容不详,但被润同志及时制止了。稍事休息之后,队伍接着前进,终于到达了有一个里程碑,永新县的三湾村。集合队伍,枪居然比人多,这是以后相当长的时间仅有的一次,共计600余人,700多枪。于是进村,第一眼看到了以后著名的枫树坪,后面的就是村子了。但是,一眼望去,整个村子人去楼空----是啊,来了这么大一支队伍,都带着枪,沾着血,不跑那才是傻子呢。FFF


  • 本帖 11 回复
通宝推:jhjdylj,桥上,回旋镖,gaogeli,积吉,天涯无,38楼208,老老狐狸,起于青萍之末,C狂飙行者,双虎,雪里蕻,
2010-04-16 15:43:0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