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老家的那些革命往事之我的家史 -- 王城爱晚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 阅 926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4-21 10:59:49
主题:2854562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3314`18087`146695`正五品下:朝议大夫|宁远将军`2009-07-22 09:45:22`
【原创】老家的那些革命往事之我的家史 27

本来想附到文章最后,但看到有的河友对我的家史有兴趣,一时起意,先写这段。

按老人讲,我家曾是个富户。富裕的原因一是先人头脑灵活,吃苦任干。第二呢,比较特殊,我家数代单传下来,近支很少。我儿子在二年前,没有五服之内的兄弟。在旧社会财产很难积累,没有像农村一代代兄弟分家那样,黄鼠狼生老鼠,一代不如一代。

我老爷爷(爷爷的父亲)接手的时候,家里还开着铺子。我奶奶一提起来,就一肚子怨气。据她老人家讲,那时我们家和别人还联合发票据呢。

奶奶讲:就是能当钱用,我们自己印的。可我回娘家,两毛都不给。欺负我们娘家没人。FF

这是真的,给我爷爷定亲时,我奶奶家姐妹一群,后来唯一的舅姥爷比我姑姑还小。奶奶到现在也觉得,老爷爷不好,多印点钱有什么不好。FF我小的时候,深有同感。

可是,我们家慢慢也败了。第一是时局,我老爷爷带着爷爷经常出门避难。第二,比较简单。我老爷爷抽上鸦片了。那是我们村也种,但这样花费仍然巨大。老爷爷开始卖地,卖房产。我奶奶急了,她老人家可不想,那一天带着孩子们无家可归,沿街乞讨。于是老人家行动起来,找长辈说合,最后嗓子都急哑了。于是请来了村里德高望重的人和奶奶的上台面亲戚,一起见我老爷爷。那时财产都在家长名下,大家来就一个目的,把从乾隆爷时传下的宅院过到长孙,也就是我老爹头上(那时妇女不能挂名)。老爷爷躺在床上不起来,赖了好久,才不情愿地写了文书。为这,我奶奶颇为疼爱我老爹。有点钱就给他花,我奶奶的名言是:钱是光棍胆。结果我老爹连牌九都会了。后来,我奶奶又不喜欢他了。我老爹不会说话,也没眼色。奶奶老了,脾气不好,赶走了十几个保姆。姑姑叔叔都说她不对,她也不吭声。轮到我老爹发言,刚一句,大嘴巴子就扇下来了。我妈妈气得不行,我们最孝顺,就光打我们,对着亲戚抱怨。亲戚大笑:打小,他就是挨揍的命。

家还是败了,除了祖传的宅院和铺子,没别的了。印钱的事更不用提了。后成份贫农。

没钱了,烟也只能戒了。可是山穷水尽之后,老爷爷参加革命了。也不是真革命,不是还有个铺子吗,同志们经常歇脚或躲避,老爷爷就当他们是来做生意的,敷衍敌人。解放后,整个铺子归公,老爷爷继续卖货。我怀疑铺子早不是我们家的了,是不是老爷爷没钱了,叫土共收购了,做交通站了呀。没多久,老爷爷去世了,公家办的丧事,我家没出钱,后辈十分光彩。

山东解放早,大批干部南下。本地开始从家庭清白的学生中招取人员。爷爷48年末参加了革命,属于离休干部。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征粮。

爷爷只上过小学,又加读一年小学后课程,但不是初中。他流着泪,看着家境好的同学往济宁或县城去了。所以他老人家下定决心做了一件,我们后人收益无穷的决定,供三个孩子读书,一直到高中。姑姑在县城,我爹和叔叔在济宁。期间他一个小职员身份同时供三个学生,倍受人善意的奚落。可这也奠定子女跳出农门的基础。孙辈接着受益,所有的人都在扩招之前上了大学。

这也是我打算写所知的家史了。


最后于2010-04-21 13:09:22改,共3次;
2010-04-21 10:5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