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井冈山】 系列一: 深山寂静夜芳馨 (1) -- ifuleu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03 阅 80491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4-30 10:35:03
2871430 复 2824650
ifuleu
ifuleu`4086`http://picture.ccthere.com/0,1006/4086_11130626.jpg`70`13851`27300`448226`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11-09 09:44:28`
【井冈山】 系列一: 深山寂静夜芳馨 (7) 155

陶斯咏,富商家大小姐,湘潭人,举家移民长沙。早年入湘省第一所女子中学:周南女中。与向警予,蔡畅并称周南三杰;也有一说是陶,向和任培道并称周南三姐妹,也说得过去。任姐走的是另一条道路,追随果党,漂流海岛。蔡畅的兄长是润同志的同窗密友老蔡之和森,共党早期领导人,向警予的夫君。勤工俭学风靡,蔡氏兄妹,向警予赴法,同去的还有蔡母,一位革命的母亲。翻翻族谱,蔡家算是曾国藩的远房后人。

同期留法的,还有伍同志,还有贤同志。在那浪漫的地方,向,蔡坠入爱河;蔡畅也找到了另一半----李富春,据说蔡,李婚礼上,贤同志还站在了一旁观礼,以后二人相濡以沫,隽永终生。向,蔡联盟就没那么幸运了,后来的托派人士彭述之插足,黯然分居。以后向警予牺牲,年仅33岁,老蔡悲痛撰文纪念,仍称爱妻。三年后,老蔡被叛徒顾顺章出卖,香港被捕,移交广州,宁死不屈,惨被虐杀:四肢钉在墙上,胸脯被刺刀戳烂。

润同志当时组织赫赫有名的新民学会,陶斯咏为第一批女会员。彼时,润公英姿洒脱,善于谋断,细心周到,是女会员的大众情人。斯咏亦不免俗,倾慕不已,芳心暗许,于是主动接近,大胆追求润同志。女追男隔的只是一层纸,更何况斯咏身材高挑,素有美名,思想开放,有所共鸣,向有“江南第一才女”美誉,才女之名远播。于是,相互爱慕,火热相恋。惜乎,法海到处都是,润同志山村小康人家,自然入不了陶家长沙大户的法眼,棒打鸳鸯,斯咏抗不住压力,黯然分手----但还是朋友。

后来润同志长沙创办过文化书社,斯咏还慷慨解囊;再后来,斯咏各地任教,芳年早逝,但终生未嫁,致力于女性教育,培养出了另一位更有名的才女,当时的文小姐,以后的武将军丁玲。润同志对丁姐青眼有加,恐怕还是有一点睹物思人,爱屋及乌的因素吧。

说起八卦俺就打不住,又跑题千里了,赶紧扯回来。回到1927年7月的永新暴动

王新亚的安福农民自卫军先期攻城,城里的保安队倾巢出动迎击;是夜,袁,王所部翻城越墙,突袭空城永新,轻松劫狱,解救出贺敏学等八十余人。马上出城和王新亚夹击,击溃右派的队伍,胜利会合。县革命委员会成立,贺敏学任主席,同时成立了赣西农民自卫军,王新亚为总指挥,贺敏学,袁文才,王佐为副总指挥。赣敌当然反攻永新,于是王新亚部单独转移,后来参加润同志的秋收起义;而永新县委,贺氏兄妹则战略撤退至井冈山区,坚持斗争。

KMT军队多次来袭,历经几仗,损失不小,永新县委自己带来的人马基本殆尽,只有袁,王所部尚存一息。这个时候,地主武装也拼命拉拢王佐,袁文才,形势对永新党组织来说,有点危急。新任宁冈县长息事宁人,改军事进剿为安抚,反正也剿不完,要求老袁缴出几条没用的破枪,以向上司虚报战绩,老袁于是应从,又一次接受委任,担任宁冈县保卫团团总;地方的豪绅地主却不大安心,为了进一步笼络袁王,赣省宁冈,湘省酃县,茶陵,三县联手,组建和平委员会,推举老袁担任军事委员:局势由此暂缓。

盘点一下1927年9月底润同志信送达时候,井冈山的武装情况:宁冈老袁六十余枝破枪,遂川老王六十余枝破枪,遂川党还掌握六枝破枪,永新基本没枪了,莲花一支枪(这个是最神奇的了,咋统计出来的?)。拢共120余枝枪,仅此而已。

所以老袁接到润同志的信,能不害怕吗?人家可是一个团,700多枪,还都是好枪啊。老袁自己拿不定主意,那就召集左右商议。其中有一个关键人物,他的文书陈慕平。小陈算是润同志的私塾弟子,粉丝级别的:他在广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过,听过润同志的课,马上折服的那种。这个农讲所,国共合作期间创立,最早五期由另一位农运王澎湃主持,规模较小,学习范围很窄,政治培训为主;1926年第六期大开大合,大手笔,延聘并列的农运王,牛人润同志为所长,增设军事诸部,润公如鱼得水,揽进人才,这一期也是最后一期,培训的人数占了整个六期近一半。

小陈这么一提,据说老袁对润同志也回忆起了一二,但戒备未除。瞻前顾后,还是举棋不定,于是回信,措辞婉转,但据意明显:

毛委员,敝地民贫山瘠,犹汪池难容巨鲸,片林不栖大鹏,贵军驰骋革命,应另择坦途。

看,小知识分子吧,排比很牛的。

信写好,那也要派人送去,小陈自然是不二人选,宁冈县党负责人阿龙也要一道前往,同当中人嘛,再加上另外一个姓龙的,三人随送信来得老李德胜一道,赶往三湾,晋见润同志。

润同志要吃闭门羹了。不过没关系,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嘛,润公山人,自有四两拨千斤的妙计;而且,最主要的,不妙计也没办法了:润公的队伍也走不动了,伤员需要安置,辎重需要存放,再走,剩下的人也就垮了。干革命也不是流寇,润同志天才的意识到,需要一块根据地了。

下面很简单。不过这一次,不是慑服,润同志以过人的胆略,非凡的勇气,杰出的眼光,坦荡的胸怀,成功地折服了袁王二人:心服口服,绝对不是无奈地 ifuleu! F

楚庄王突然穿梭了进来,夺过话筒,一鸣惊人的插了一句:

这才引出了一段:毛润之单骑赴会,井冈山星火燎原!-----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声音沙哑,酷似单老田芳。


  • 本帖 13 回复
通宝推:踢细胞,响马,渡泸,老老狐狸,威武,好知明言,38楼208,雪里蕻,起于青萍之末,天涯无,
最后于2010-05-01 18:31:00改,共1次;
2010-04-30 10:35:0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