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井冈山】 系列一: 深山寂静夜芳馨 (1) -- ifuleu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99 阅 78910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5-06 15:08:06
2881385 复 2824650
ifuleu
ifuleu`4086`http://picture.ccthere.com/0,1006/4086_11130626.jpg`70`13851`27090`448226`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11-09 09:44:28`
【井冈山】 系列一: 深山寂静夜芳馨 (8) 172

龙少(谢了青色水兄,这个昵称比阿龙拉风多了)和小陈联袂抵达三湾。润同志拆信闻弦歌而知雅意,不免失望,但重申合作诚意。龙少常处匪地,和大老粗们打交道,盼王师久矣;小陈铁杆润丝,有机会谈心岂能放过:于是,宾主欢,促膝长谈,知无不言,至鸡鸣天亮,润同志对井冈党,政状况了如指掌,成竹在胸。于是又草书一封,托小陈面呈老袁,详述队伍处境,望进一步消除疑惑,联手反对压迫,翼老袁能帮助安置伤员,为部队设置留守处。小陈携信返回,龙少进言,队伍可以暂驻宁冈县古城,好整以暇,以待老袁佳音。

十月金秋,阳光明媚;枫树如盖,青山绿水环绕,三湾村一团人马整装待发。先是余洒度心事重重踱过来,愁眉不展,说了几句,太半围绕失败展开,唉声叹气,受此感染,大家一起失魂落魄,一起发呆,气氛很是压抑。

这个时候,高大帅气的润同志亮相了,依然一身农民打扮:粗布衣服,脚蹬草鞋,打着绑带,蓄着2,3寸的头发,但笑容满面,态度和蔼。激情洋溢地到队伍面前----气氛立马改观,热烈鼓掌。这是润同志自文家市后第二次对着队伍讲话,毫不怯场,慷慨陈词,谈笑风生。祭出刀帅(贺龙)两把菜刀闹革命的典故,号召大家蔑视敌人,以一当十;勉慰众人不经历风雨,就见不到彩虹,失败只是暂时的。文弱书生尚能如此乐观,大兵们士气再次高涨当然不可避免。

润同志趁热打铁,严饬纪律,要求大家说话和气,买卖公平,不准偷拿一个红薯。这是以后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雏形,是打造人民军队系列动作中的一环。这个团起步早,改造的好;后面老总的28团才是让润同志头痛的。

秋收举事以来,队伍已经和省委,中央失去联系良久,润同志于是托付要养伤的黄埔四期生,参谋处长陈树华返回长沙,到望麓园寻找许老太婆:这个许老太婆不是传奇人物,找她的目的是为了接洽当时的省委委员易礼容,以汇报情况,请求指示。小陈这黄鹤一去,那就遥遥无期了,灰啊灰,一直到49年才随着张治中漂回来,那时候戴的却是果党的手表,混在和谈代表团中;以后谈判破裂,小陈等就在北平宣布起义了。F

易礼容日子也不好过:追根溯源,八卦小易,就要扯上一点湘省共党的历史了。论资排辈,小易是润同志麾下得力的小弟,是湘省第三名党员,入党介绍人就是前两位的润同志和何老叔衡。润同志长沙办文化书社之时,算是董事局主席,而头脑灵活的小易担纲CEO:经理。书社草创,亟需经费,颇有开明之士慷慨解囊,斯咏当时就捐了十块大洋;而小易也不含糊,排出大洋一枚。FFF

小易和润同志私交也甚好,最初两家夫妻,四口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和睦融洽;字都接近,一个润之,一个润生。共党五大,小易锦上添花,入围中央委员,据说却不平则鸣,认为润同志能力强于自己,却被忝列候选委员,于是退还选票,愤然离场。

共党草创之初,润同志是第一任湘省支部书记,是开山鼻祖,以后开枝散叶,发展了一大批赫赫有名的小弟。三分月色这个词如果指的是百分比,那湘省党组织绝对当得起其中一分----全赖润公啊。这里先打个预防针,给自己也给同修们,以后八卦三月,八月失败,必然涉及润同志和新的省委后辈小子们,咱们板砖尽量少往个人恩怨上招呼。后期润公不是说过嘛,有些问题,不是尊重不尊重的问题,是原则问题:而原则问题,润公从来不让步。

其后,湘省马日事变,赣省被礼送出境,武汉名义上的左派汪美男子也正和雄奇公,国民党海瑞(冯玉祥)眉来眼去,派送菠菜,眼见倒霉事就要接踵而来,共党中央遂改组湖南省委,派遣润同志返湘,任省委书记,小易任军委书记。那时候土共自己没兵,军委书记只是从事军事动员工作的职务而已。历经屠杀,湘省组织几近瘫痪,润同志到来之前书记是夏曦和郭亮,前者后来以肃反闻名,后者回头再说说。润同志大刀阔斧,强调武装斗争,正要大师拳脚,逆料未几天,金牌至,调回武汉,参加中央会议,湘省由小易接掌。

应该说,小易算是天子门生了,如果能咬咬牙走到最后,可以说前途不可限量。不过世事嘛,不如意之处总是十之八九,小易一口气可就没坚持住。

这以后就是老陈(陈独秀)被清算,彭公达口含天宪,再次改组湘省委。碍于自身眼界,和润同志意见相左的省委书记小易曾经颇为老陈鼓与呼了一下,于是失去了No. 1的职位,但仍为省委委员。秋收举事,小易和夏明翰颇为附和润同志客观现实的计划;秋收事败,长沙愈发风声鹤唳,小易,小夏名列通缉榜单。

长沙的国际代表捞起“最可耻的背叛”和“临阵脱逃”两顶大帽子,冲着润同志和湖南省委扣了下来,钦差大员任小胡子(任弼时)全权调查缘由。小胡子还算厚道,冷静分析后,基本认同湘省的决定,但又一次改组省委,彭公达以待罪之身留任书记。小易和小夏降职,加上长沙脸太熟,于是拟派往衡阳,常德,主持湘西,湘南起义。小夏不顾安危,服从分配,后来任平江,浏阳特委书记,主持暴动。又被派往湖北,协助当时的省委书记郭亮工作,直至被捕牺牲。

而小易呢?俺查了半天资料也没弄清楚这段时间小易的行踪,反正肯定没有去衡阳主持湘西起义,肯定和党组织也没有联系。若干年后的老易自述当时没工作,一直在长沙等待分配呢,这,恐怕有点水分哦。

点看全图

古城会议旧址:联奎书院的文昌宫

随后,小胡子被召回,钦差大员罗亦农和王一飞驾到,湘省委再次改组,彭公达被替换,小王担任省委书记;在这之后就是著名的十一月份“左”倾盲动主义形成的政治局临时会议,每每与中央相违的润同志,彭公达,小易,齐刷刷跳水,失去了在中央的位置。可怜的湘省省委,那段时间处在风口浪尖,不知道多少次被重组,王一飞后面还有几次哦,不过紧接着的这个不太好找:虽然颇为井冈强援,但涉及三月和八月失败嘛,忽而同意坚守井冈,忽而湘南,忽而湘东,润同志为此还向中央告过状;还有撒豆成兵的湖南暴动,虽然根子都在中央,但一方诸侯,毕竟难辞其咎----他是刀帅的本家,后面再说。

于是就到了年底,这个时候小易才说自己找过王一飞,要求上井冈山,打游击去,行至安源接洽润同志,据说中央调令至,小易掉头赶往黄浦江畔。这一下就走错了路,失去联系,去过日本,后来还在KMT湘省政府混过,直至建国才走回大哥的道路上来。

奇怪的是,小易这些脱党者们,往往心情开朗,特别能活:他老活了99岁;陈树华活了83岁;郑超麟活了97岁;以后要提到的惹祸精杜修经,活了101岁;第一叛将龚楚,改开后返乡,优哉游哉,居然撑到了94岁。F

回到三湾,那一天是10月3日,大家高高兴兴,离开小山村,赶往曾经的宁冈县县治所在地----大城市古城。朝发夕至,军心似箭;可是百闻不如一见啊,到了心里就拔凉拔凉的:昨日繁华的古城,已经破落不堪,久处深山,无人相闻,人烟稀少,道路年久失修,一条短短的石板路,是这个小镇唯一的宽敞大道。昔日县治尚且如此,井冈山优越的条件就可想而知了。内心的失落是在所难免地,尽管大多数人有所逆料,但还是颇有几十个人就脱队出走,找自己心中的党组织汇报去了。

古城镇西两棵绿荫如盖的大樟树下,曾经是古城会议的旧址:当时联奎书院的文昌宫。润同志在这里召开了历史意义的前委扩大会议,3位宁冈县党,团领导人也坐在了中间。龙少们衣装光鲜,西装笔挺,文质彬彬,可能觉得和老农民们一起坐有点无厘头,于是相中了衣着还算讲究的留学生何长工,一左一右,两前一后,把个小何搞了个受宠若惊。古城会议重点就是润同志成功地说服了大家,集体决策了井冈山建立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和团结争取老袁老王的方针,这就是润同志以后以土地革命,武装斗争和根据地建设为中心的“工农武装割据思想”的雏形。

可能是对老袁在和平委员会和地主们虚与委蛇不满,也可能是天生的土客籍矛盾小宇宙爆发了,或者是对老袁拒绝润同志信中泾渭分明的贵军我军不忿,龙少等人颇有微词,大力主张剿灭老袁。他们知根知底,认为老袁老王各六十几条破枪,一旦被围,那还不是切菜剁瓜,稀里哗啦。

这是多么大的一个 if 啊:客家人本就依山而生,傍山而居,爬个山跑个路跟玩似的,包围得了吗。而且人家地利人和,还没等你近前呢,早有人送风报信,溜之乎也了。

几天后润同志们如愿上山,但最初没有老王点头,连个鸡蛋都买不到;后来袁王被误杀,为斩草除根,石同志麾下李聚奎上将追剿逃命的余部,明明在村口见到了草蛇灰线,村子里找到了蛛丝马迹,可是村民自愿藏匿,无人出首;再后来井冈就失守了,星宿派的坏人萧春秋(萧克,创办大话西游的炎黄春秋,更能活,102岁)撸起袖子想露一小手,结果在黄洋界处碰了个灰头土脸。袁王不吃窝边草,打富济贫,在井冈山人气那真不是盖的。可以说,在山上跺跺脚,整个井冈山都要打个摆子:还别不服,河南就有个偏不信邪的土匪头子,路过的时候没有按规矩摆酒席上香送大洋,被老王扣下来好生修理了一把。

其实更重要的是,润同志告诉大家,袁王反对土豪劣绅,参加过大革命,老袁又是党员,虽然有毛病,但可以教育改造过来,为党所用。润同志眼光高远,可见一斑:能容人那只是个人雅量,想到为我所用,那才是大英雄大豪杰之所为。老袁不是只有几十枝破枪嘛,那就帮助他重新武装起来,共同作战。于是润同志提议送老袁一百支枪。这可捅了余洒度的马蜂窝,干啥,要武装土匪,与虎谋皮?老余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润同志反复解释,最终大多数同意形成决议。老余后面马上就要脱逃了,还余怒未消,告了润同志一状,罪名就有这个。不明就里的湘省委鹦鹉学舌,向中央控诉这是润同志的一大错误。老余可是脱逃者啊,他哪懂得武装割据嘛。

几天后,老袁终于回信润同志,要求宁冈县大仓村一晤,把酒言欢共商大计,地点选在了一个祠堂,其实就是想搞个翻版的甘露寺:老袁埋伏了20多人枪,事情不妙,摔杯为号翻脸就拿人。电视剧《井冈山》搞了个子珍大姐快马赶到护驾,差一点就唱“劝千岁杀字休出口”了,这个蛇足,好像不太真实。

事实是,润同志君子坦荡荡,随从4,5个人而已,手无寸铁,坦诚来见。老袁疑惧顿消,扯去伏兵,大家就欢乐的很了。润同志告诉老袁,准备送他100枝好枪,大家并肩作战。

突如其来的幸福,一下就把老袁砸晕了,简直不敢相信润同志的嘴巴和自己的耳朵;三天后,喜悦的浪花再一次荡漾在老袁周围:润同志送给了 104 枝锃光瓦亮,崭新的钢枪,每支枪还配备了三发子弹----那几天的老袁啊,是全井冈山最幸福的人了。


  • 本帖 6 回复
通宝推:iwgl,老老狐狸,起于青萍之末,双石,雪里蕻,jcdh836,天涯无,左手拈花,再闻鸡起舞,kmy1810,花错,
2010-05-06 15:08:0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