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李锅41>中德国(一) -- 本嘉明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9 阅 2229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7-24 17:22:09
主题:3022290
本嘉明
本嘉明`27365`/bbsIMG/face/0002.gif`70`10117`118956`887411`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08-08-31 12:49:54`
【原创】<李锅41>中德国(一) 54

小本这个人,从小一根筋,比如说谈恋爱吧,总觉得你得一个结束了,再谈下一个,看今天流行“劈腿”,就不以为然。当然,多头竞标,比较高效,但你就把自己的身体感情,下半段的命运,当成“标的”了吗?

具体到博克,小本一直坚持一主(《李锅》)一副(《煮酒论雄》),前一段说要半退,就是打算把《李锅》结束了,开始《茗谈》。但现在看,还结束不了,因为今天说的这个,篇幅可能不大,但是个大题目,必须放在《李锅》。虽然其实我现在比较起劲的,是在《茗谈》里继续替铁手的“新站论”摇旗出点子,但事有大小,大事为先。

(一)

你要认识一个外国,绝不能只听当地知识分子的,比如中南海要了解美国经济,只听那些个克鲁格曼,就歇菜吧。因为人分贵贱,下下人有上上智。克鲁格曼拿个炸药奖,自以为贵得不得了;小盖当了财长,自以为贵得不得了,但在美国中下层劳动者眼里,你是个政客,是贱的,贱得人家都懒得来教育你,任你傻。而学术腐败的什么奖,正好证明你脱离群众,不知稼穑艰难。

同样的,每个社会都有那么一批“精英”,贱得斯文扫地,禽兽不如。

所以小本很喜欢跟一些加拿大中下层的朋友们聊天,反正我也见不到所谓“上流社会”,而当地土生白人的一些小道消息,倒很耐人寻味。

第一个,是小本曾提过的“亚洲(包括日本,印度)--北美”海运运费今年大涨,看来年内翻一番是可能的,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市场活动,说是各航班公司利欲熏心,短视。这是有政治原因的,奥巴马ZF故意迫使运费高涨,在美国和亚洲间筑起非关税壁垒,使美国在亚洲投资的制造业回流。中国国营的COSCO刚接了几条新船,也只能泊在新加坡外海了事,不能投入使用。

这产生的后果,一个是有些美国公司不得不把亚洲工厂关闭,到墨西哥设厂(虽然他们自己深感冒险,非常不愿意)。

二是由于运往加拿大的货柜较少,而海运业又被美国公司把持,因此从中国到温哥华的运费,比到其他美国西岸大港的运费更高。所以有些低值商品(如一元店的商品),加拿大公司宁可从美国购买,由美国大进口商从中国大量低价进口,在美国卸船分包后,沿陆路北进加拿大,也好过直接从中国运货柜到加拿大。这就形成恶性循环,中国--加拿大的运费更高。另外,目前在加拿大,已经有小工厂偷偷摸摸进行服装加工(比如制造T恤)之类,以现金交易。因为现金交易的话,可以避税。避过了税后,其他的费用成本算下来,不比当下从中国进口更高!而政府对此,视而不见。

第二个消息,是说这次胡总对加拿大国事访问,很给了哈柏面子,两人达成共识,要把中加贸易,增长3倍。

这很难了,因为加拿大的物产资源(石油,木材,工业产品)到了中国,来者不拒,如杯水倒进沙漠;而中国产品来加拿大,则市场有限。总不能满船去中国,空船回来吧?

从金额上讲,中国出口加拿大的金额要上升,一是产品升级,二是摆脱贴牌困境,把海尔之类的品牌,花大力气打进来吃独食,干掉“三星”。从货量上讲,中加之间的来往要“配平”,唯一办法,是大量输美物资因为运费关系,分流运到温哥华港和旁边新开的PR港,然后经公路铁路南下美国。这需要:一,中—加海运成本有优势;二,美国默认。

那小本开的方子是什么呢?

1)加拿大仿效法国,组织“外籍军团”,就是由新登陆加拿大尚未取得公民权的新移民,加入军队,海外服务满一年,即可入籍。这支陆军部队的规模,在一万人以内,各色种族都有,但以亚洲国家的退伍军人为主。

2)加拿大在2011年,要从阿富汗撤军,本月刚刚悄悄地把坎大哈市区的控制权移交给美军,现在加军仅保留原负责区域的1/3。加拿大的哈柏总理不是不想继续留在阿富汗,美国也盼望加军能助一臂之力。如今有人站出来主动说,我再帮你小奥一把,那比雪中送炭都更金贵。但哈柏不敢,加拿大人民觉得在阿富汗的人命牺牲已经够了(钱倒还好说),继续挑担子,ZF在政治上是自杀。其实加陆军的战斗力比美陆军要强,几乎一色白人子弟,但前线将士也实在不想再打了。

3)如果加拿大有“外籍军团”,就可以再辅佐美国几年,而且政治上在北约内部起带头作用,提高加拿大在G8的地位。而“外籍军团”的军费哪里来?在美国同意下,中国—加拿大组建合资船运公司(就是从美国公司手里拿回中—加航运定价权),同时美国对从加拿大输美物资放开海关管制,任其进口,一率看做“加拿大原产”,按北美自由贸易区协定处理。而加拿大ZF就可以从中抽税取利,经济好转,哈柏成为多数政府,也很有希望。而美国政府不必增加军费,只要牺牲一下航运界和进口商的利益,毕竟这些中国货,选民还是要用的,哪里来的有啥关系?

当然中国申请赴加的技术移民,一下子都变成退伍军人,而且加拿大移民官批得来得个快------兄弟你面试当场就做了300个俯卧撑?赶紧拿上这路条上飞机吧,那边正好缺个班长------我们也不会奇怪。将来加拿大街头的华人都是会武术的,那些小白人渣估计就得憋屈死。

这个政策,对中国,加拿大,美国,政治上都有突破,都有相当的风险。中国默认的话,瓦汗走廊就不是问题了,而俄国和穆斯林世界会有很大的疑虑。加拿大在美国压力下这样做的话,关键时刻部队是否控制得住,是个问题。美国病急乱投医的话,中亚先不说,台湾韩国是肯定给丫的小奥贱卖了。印度在阿富汗的势力必然被这支名义上由加拿大领导的“中—加—美”联军挤出阿富汗,三股势力也受到出境旅游的中国特种兵和穿了“伪军”军服的前八路们两面夹击。巴基斯坦也会欢迎这样的友军。

这个计策,在去年是断不可以用的。但既然麦政委丢官,以小本观来,彼德大将军人寿也不长了,美国要顽固坚持COIN战略,又要履约开始撤军以安抚选民,就必须把阿富汗一分为二,由留下的大约9万美军控制东南部半个阿富汗,而把西部半个阿富汗丢给一支由加拿大司令,中国副司令(加拿大籍的),美国参谋长指挥的北约部队,名义上管制着。也就只管城市,不管乡村里的 “塔利班解放区”,平时大家和谐着,做点小生意也可,接济村民送医送药也可,这个老八路熟着呢。而美占区只要深沟高垒,无人机日夜巡逻,不让解放区的塔利班溜哒过来就是了。

为什么今年就可以考虑了呢?

因为有了“中德国”的雏形了。

(二)

其实中国的经济不平衡,有两个方面:

一,东西部之间,不平衡。

二,南北方之间,不平衡。

TG目前开发天津新区,是大手笔,不是随便找块地,乱砸钱。中国开始走“东北运”了。而相生相伴的,就是以中—德—俄为成员的“中央岛大连立筹办组”(中办),即抛开西端的法英,抛开东端的日韩,三条大汉自己先闭门玩起来。这两个事儿,你要说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还真不好说了。

“中央岛连立”的物质基础,是三条铁路线,其中中线在商业上最有效益,但没有南北两线上下护持,包住侧翼,中线是玩不出彩的。所以这三个脚踏实地的主,就打算先把北线(西伯利亚大铁路)拾掇好。至于沿路的东欧小国,是不碍事的。和平时期,这就商论商,如果波兰跟俄国又吵起来了,中德清清嗓子往起一站,还没正式围观呢,估计怎么的波兰也要尿裤。如果战争状态,你还敢打红灯,那就是找死了。

但中国得个“中”字,也是要中庸的,中立的,所以太平洋加盖的事,也不能荒废。总之,得让美国和欧洲,两面都有个念想,中国居中和谐,世界大同,自然就有戏了。

“中德国”的事,路漫漫其修远兮,但这两个,是世界第一第二的工业产品出口国,第一第二真抓实干的守财奴(G20多伦多会议,就是解决守财还是放水的路线问题,结果黄摊,因为中德不大尿小奥)。而默克尔算是非常不对付中国的了,渐渐也统战过来了,那以后德国上台的政客,应该不容易更糟,触底反弹是看得到了。而法国民族的个性,同萨科奇一样,执拗自大不成熟,反对德国联俄,一意孤行要南下地中海,德法渐行渐远,近期法国很可能向美英靠拢(比如不卖“西北风”给俄国),而这又更令德国担心,想到自己是中欧内陆国家,不得不回头看东方。中德的工业制造能力和高速铁路技术都不是盖的,既然倆铁匠铺开着没人买,闲着也是闲着,自己吃自己,打座铁桥把两家先连起来,总可以吧?所以这件事,会走得慢,但走得稳,因为双方都有根本性的热情。

而即便加拿大要搞“外籍军团”,搞个现代版的“戈登洋枪队”,也会拖拖拉拉,搞个几年。这两方面,只要控制住节奏,齐头并进就可以了。如果中俄关系好了,中国要移民加拿大的退伍军人当然就少了;如果美国在中亚不闹了,申请移民的就又多了。毕竟中国人不主动申请,你总不敢自己跑中国拉壮丁吧?

对阿富汗西部的塔利班而言,来一支非敌非友的部队,虽然大老倌是老白,下级军官和小兵都是黄脸,而且言明将来主动会走的,平时不来扰你,但“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总比面对天天抓狂的美军要强。圣战者们放下包袱,天天琢磨着挖地道渗透到白区去接应地下党就可以了。

我们知道,中央岛大连立的主角,按地理位置数过来,是日中俄德法,但这五家一起坐上忠义堂,不知要到哪个猴年马月。反而是现在这样,中俄德作为创始会员,先走一步,五家里面分出个高下层次来,小本觉得要好得多。

本嘉明:【原创】<李锅40> 将相失和(二)

本嘉明:煮酒论雄(十五):上海滩


关键词(Tags): #李41-1通宝推:沉静的悲哀,
2010-07-24 17:2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