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178 🌺2052新:
主题:【原创】从电影《勇敢的心》谈起 -- 燕人
家园博客 (一)1286-1296: 苏格兰陆沉

电影《勇敢的心》的历史背景可以追溯到公元1286。这是苏格兰国王亚历山大三世在位的最后一年。我们从中国历史上看到,立储是君主政府的头等大事。封建时期的欧洲也不例外.

亚历山大三世的统治基本上是稳定的。他娶了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的妹妹为妻,因此与邻居英格兰王国暂时相安无事。在与北欧邻居挪威的战争中,苏格兰获胜,苏格兰的领土范围基本得到确立。苏格兰的经济和对外贸易在发展,与德国北部的汉萨同盟的往来值得一提。不幸的是,他的几个儿子都早夭,他的妻子去世时年仅35岁。只留下他的一个外孙女玛格丽特,是他的女儿与挪威国王的后代。1286年夏季的一个深夜,从宴会归来,酩酊大醉的亚历山大三世冒着狂风暴雨去见他的新婚王后,在半路上摔到山谷里,就此归天。由于他的突然去世,年仅3岁的玛格丽特被立为苏格兰女王。苏格兰的贵族们组织了一个过渡政府,指定六位贵族和主教作监国(Guardian of Scotland),在女王成人之前代管国家。1290年玛格丽特从挪威返回苏格兰。她在旅途上感染了疾病,刚回到苏格兰就死去了。苏格兰失去了王位的直接继承人。

失去国王的苏格兰陷入争吵和混乱,有13个家族声称有权继承苏格兰王位。内战的危险已经出现。一位诺曼贵族主教给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写了一封急信,邀请他做仲裁人。在此之前,雄才大志,意图一统不列颠岛的爱德华一世已经安排了一个条约,为英格兰太子和苏格兰女王订婚,为他的家庭在将来可能管理苏格兰作准备。女王的夭折使他的计划未能实现。现在面对紧急邀请,他怎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

他率领军队来到边境驻扎下来,向苏格兰的贵族提出一个先决条件:要求未来的苏格兰国王奉他为霸主(overlord),向他觐见。这个要求把苏格兰王国置于英格兰王国的统治之下。从前与英格兰国王平起平坐的苏格兰王室今后也要低人一等。然而,贵族们对权力的渴求超过了自尊和对国家利益的考虑。说到底,这些贵族多是诺曼血统, 跟随着征服者威廉一世从法国的诺曼底来到英伦三岛。他们在英格兰和苏格兰,甚至法国本土都占有大量土地。 苏格兰的国家地位并不是他们的主要考虑。经过短暂的反对,所有的问鼎者都同意他的条款, 包括两家最有实力的贵族: 贝利奥家族(Balliol)和布鲁斯家族(Bruce)。这两个家族都是12世纪时苏格兰国王戴维一世(David I)的直接后代,被称为苏格兰王位的“竞争者”。

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考虑,1292年11月底的时候,爱德华一世挑选贝利奥家的约翰John Balliol成为新的苏格兰国王。在英格兰编年史作者看来,这个选择是正当的。但是有苏格兰人(如19世纪苏格兰著名作家司各特)认为,按照凯尔特人的习俗,布鲁斯家的罗伯特才是更加合理的继承王位者。究竟是征服者诺曼人的规矩说了算,还是保留被征服的凯尔特人的习俗,这是英格兰和苏格兰战争的根本问题之一。 其实如果王位继承人的选择情形这样清楚的话,苏格兰人就不会邀请爱德华的仲裁。而爱德华用了一年多时间才作出断言,也绝对别有用心。新国王性格懦弱,正适合在他的手里拿捏。他要以新国王做为他统治苏格兰的代理。

苏格兰的国王贝利奥履行了他作为封建下属的责任,先后九次被爱德华传到伦敦去接受询问。苏格兰的贵族们都感到颜面无存。爱德华对贝利奥采取的一种轻蔑态度,连贝利奥本人也感到无法忍受。1294年当爱德华决定与法国开战时,下令贝利奥和苏格兰的高级贵族带上人马和粮草,跟随他一起出征。这终于绷断了两国之间早已紧张的琴弦。恰巧此时已经被英格兰征服的威尔士地区发生了暴动,使得爱德华把法国战事暂时放到一边。1295年7月早已对国王不满的苏格兰贵族们组织了一个议会,把权利从国王手中夺了过来。10月间,苏格兰与法国恢复了古老的联盟,同时准备防御英格兰的进攻。贝利奥已经对国事无能为力了。

曾经效忠的苏格兰王国不但和法国敌人结盟,而且竟然不履行封建下属的职责。这种背叛行为绝对不会被雄主爱德华容忍。1296年3月,以萨里伯爵沃壬(John de |Warrene, Earl of |Surrey)为先导,爱德华的英格兰大军越过边境,夺取了苏格兰商业重镇贝里克(Berwick)。

贝里克的攻取伴随着一场大屠杀。不论男女老少,被英军杀死的平民人数多达数千。有故事说苏格兰居民在坚城之上曾经嘲笑攻城的英格兰军队,所以大屠杀乃是一个报复行为。这场屠杀使得贸易中心贝里克从此一蹶不振。城墙上的血迹多年之后依然可辨。爱德华对“叛臣”的愤怒远未消解。 沃壬的兵锋已经到达另一座重镇丹灞(Dunbar)。在贝利奥国王的堂兄,布冁伯爵(Earl of Buchan)约翰克闵(John Comyn)率领下,苏格兰王国已经重兵陈列,准备与英格兰大军决战。

沃壬的军队包括英格兰的重甲骑兵,威尔士的长弓射手,还有训练有素,历经征战的英格兰步兵。威尔士长弓手是英格兰军队中最另人生畏的组成部分,在整个中世纪英格兰对外战争中多次起到决定作用。尽管威尔士地区反抗英格兰统治的起义还在进行,威尔士弓手却出现在英格兰的队列中。这是爱德华的行政效率的一个有效的注解。

在影片《勇敢的心》中有一个镜头,发生在斯特零桥(Stirling Bridge)战役之前。面对英军的强大阵容,有的农民装扮的苏格兰战士士气开始低落。一位战士喊到:我不在乎谁打赢,反正我总要上税。有几个战士附合他的话,已经转身离开战斗行列了。这个镜头十分具有历史的严肃性。不列颠的农民面对的总是封建地主的压迫,不论这个地主是诺曼人,还是盎格鲁-萨克森人,或者是凯尔特人。他们会按照习惯法为地主和贵族提供服务,但是他们不会主动为他们的地主卖命,哪怕他们和地主是同一族群。威尔士长弓手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原威尔士的封建领主发出的凯尔特族群号召,对于这些农民已经毫无意义。他们宁肯为英格兰军队服务。至少他们还可以得到一份报酬,养活自己和家庭。

苏格兰的军队以步兵为主。贵族们和他们的贴身随从在马上。还有少量的轻骑兵作为后备力量。苏格兰军率先向敌人发起冲锋。虽然他们不乏勇气,但缺少纪律和训练,冲锋时根本没有协调,乱哄哄地一团人流向对阵涌去。面对冲来的人群,沃壬命令威尔士弓箭手首先予以射击。随后英格兰人的重甲骑兵发动冲锋。箭雨之下伤亡惨重的苏格兰军溃不成形,根本无法抵挡连人带马都身匹甲胄的重甲骑兵,被马匹践踏于地的不计其数。少数幸存者被骑兵用长矛,战斧,剑和铁挝一一杀死。 此役英格兰取得了绝对性的胜利。苏格兰被杀死的将士多达1万人。布冁伯爵约翰克闵连同其他三位伯爵,和他手下一百多名随从,都成了俘虏。

苏格兰的抵抗和意志被丹灞战役摧毁了。爱德华率领大军采道爱丁堡,路经珀斯,阿伯丁,深入苏格兰境内北部的艾艮(Elgin)。一路上畅通无阻。这是自罗马入侵不列颠以来任何一个不列颠的统治者都未曾作到的事情。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SIZE=3]爱德华和贝利奥[/SIZE]

当英格兰大军从北方扬威归来,两位国王再次见面。爱德华强迫贝利奥退位,并且当着苏格兰和英格兰贵族的面前,命令手下把贝利奥王袍上的个人纹章撕下来并扔到地上。贝利奥因此得到了一个“空衣国王”的绰号。他被押解到伦敦,居住于伦敦塔上,没有王命不可离开方圆20英里的范围。1298年贝利奥公开声明不再涉及苏格兰事务。1301年才回到他在法国的领地并终老于此。

历代苏格兰国王加冕所用的一个古老石椅,在爱德华的命令下,被从旧都斯坤(Scone)移到伦敦的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并在那里一直待到700年后才返回苏格兰。苏格兰失去了国王,也失去了王位传承的宝物。所有的苏格兰贵族都向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效忠。他夺取了苏格兰战略要地的城堡,设立军营,安排英格兰的官吏管理地方和收税。萨里伯爵沃壬被任命为他的苏格兰副使,代表他管理苏格兰。苏格兰的人事在他看来不再值得一提。据当时一本英格兰编年史记载,他离开苏格兰的时候,用非常轻蔑的语气说道:撇完大条真是舒服(It does a man good to be shot (rid) of a turd。Turd即粪块)。

关键词(Tags): #苏格兰独立战争(嘉英)#爱德华(嘉英)#贝利奥(嘉英)
帖:3025903 复 302422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