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车行往事 -- 七月群山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43 阅 147719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9-10 17:59:43
3065539 复 2781802
七月群山
七月群山`1998`http://picture.cchere.net/0,0705/1998_29031340.jpg`70`1955`11474`153726`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4-01-17 00:33:16`
【原创】雪之悲歌 531

一个初冬的下午,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北边不远的卡车站里,我结束了10小时的休息。天空灰蒙蒙的,飘着雪花。从卫星云图来看,很不乐观。我要调度确认第二天早上的下货时间,很快就得到了肯定的回复。我运的是一车医疗器材,要送到辛辛那提北边的一间仓库。路不算远,时间很充裕。

进入哥伦布市之前的一段路堵得要命,看到雪越下越大,我就有点沉不住气了。从CB里得知,环城高速已经堵得走不动了,于是决定穿城而过。通过市中心的高速公路出人意料的顺畅。我们一大串卡车,压着55mph的限速,沿着左线飞驰,毫无顾忌的把泥浆甩在右侧龟行的小车身上——以当时的路况,实在搞不懂他们为什么开那么慢。

出城之前,我在一家超市停了一下,补充了足够的水和食物,甚至还买了一只烤鸡(在美国我最讨厌吃鸡了)。采购完毕天已经完全黑了,我再次向调度确认送货时间,回答依然是肯定的。

雪已经很大了,我也有充分的准备了,定下心慢慢开吧。我原以为俄亥俄地处北方,对付下雪应该很有经验,然而失望的很,它比纽约州、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等等都差远了。下雪最要命的不是结冰,而是“路线”全部被盖住了,白茫茫一片,弄不好就会开到沟里,而且,弄不好的人很多。这时最需要铲雪车了,却见不到一辆。

我慢悠悠的跟着大溜前进,路边沟里趴着一辆辆大车小车,都闪着紧急灯,仿佛在不断提醒我:别逞能。本来顶多3小时的路程,我几乎半夜才到。

目的地是一片仓库,国内叫“工业园区”吧,黑乎乎的一片死寂。我停好车,不敢熄火,以防柴油“凝胶”(jelled up)。长时间高度紧张的驾驶,使我饥肠辘辘。我打开烤鸡,剥掉肉,把鸡架子和白菜土豆放进电饭锅,准备煮它一大锅汤。卡车里有变压器,可以输出110V的电压,使用冰箱电视微波炉之类的家电没问题,但是功率不能超过变压器的额定负荷。

定好马达转速,汤煮上,我拿了支电筒下车溜达。鹅毛大雪漫天飞舞,我绝对没有赋诗填词的才情,也不是为了锻炼身体和意志,而是要找厕所。这很重要。别以为我们总是“就地解决”,那不行的。假如被客户的监视器录到,公司就有可能失去客户;就算在荒郊野外也不行,甚至会有生命危险的。所以,不开玩笑的说,找厕所是件重要的事。很幸运,旁边一家挂着招租横幅的仓库没锁,而且厕所水电都有。

喝过热汤,我把车倒好,留出开箱门的位置,就歇了。等我睡到自然醒,已经第二天快中午了,并没有人来敲车窗叫我卸货。我望着车外一片耀眼的雪白,心说坏了,连个脚印都没有,人迹全无啊。赶忙发短信给公司,等了很久才有回音:大雪封路,人家停工了。

于是很愤怒:我昨天两次要你们确认卸货的时间,你们可都说没问题啊!我冒着大雪连夜赶路,容易嘛?!我本可以在卡车站喝着热巧克力看电视,舒舒服服地把70小时清零,现在呢,前不着村后不着店,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stay put(老实待着)”

公司的回答叫我更生气了:见鬼,我为了守时,可是在大雪中开夜路,你们难道不懂那意味着什么?!

我不再理会公司传来的短信,跳下车,在雪地上狠狠地来回踱步。原本无暇的洁白的表面,被我的皮靴踩出许多很深的痕迹。这样的雪,可以让孩子们堆雪人打雪仗,让恋爱的情侣踩出一个心形,有情调的人还会吟咏“天下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什么的。还有更高层次的,据说有个首长,不让警卫员扫雪,因为他要欣赏。

我不懂雪有什么可欣赏的。我觉得自己是勤劳的人,下雪也没有中断工作。为什么同样的雪,却是别人不工作的借口,而且令我受困呢?如果照常工作,我一天可以挣200块;因为这该死的雪,我一天只有90块补助而已。我觉得这对我是不公平的。我很生气,不停地在雪地上踱步,寒冷的空气也没法让我冷静一些。

中午的阳光很短暂,下午又开始下雪了。

我回到车上,用电饭锅煎蛋做“早餐”。是的,电饭锅可以煎蛋,还可以炸猪排、烤白薯、蒸蛋羹……我很会用电饭锅的,就是超市里最便宜的那种电饭锅。我一般开车时用它煮米饭,停车后把饭盛出来,再用它炒菜。我最拿手的还是五香花生:带红衣的花生,加八角、盐、糖、辣椒粉和一点醋,一起放电饭锅里煮,煮得香香透透的再泡一阵子,捞出来铺在盘子上,放进微波炉转10来分钟打掉水分,晾凉了,就是香脆的五香花生了。盘子上最好垫张纸,不然很难洗。

胡乱吃了几口。在大雪的围困里,我不知道该干什么。一会儿打游戏,一会儿剥核桃,一会儿跟着CD唱歌,一会儿整理内务,……我知道雪下个不停,明天也不会有人来卸货的,我还是走不了。这种毫无希望的等待,简直叫人发疯。更要命的是,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干的最多的是一边听天气预报,一边剥核桃。CB有个天气频道,里面不光有天气预报,还有天气形势预报,就是什么地方气压多少豪巴之类的,很专业,听不明白。我剥的那种薄皮核桃叫pecan,正经的发音是“匹看”,口语念“叵亢”。在南方路边,我一次买了一大麻袋,总有25磅或者更多,带壳的,很便宜。每次等货的时候我会剥一些出来放在罐子里,和着冰淇淋很好吃。

第二天,果然还是没人上班,夜里的降雪把我昨天的脚印填平了。我打开车门,倒退着走下舷梯,在雪地上又清晰地留下了脚印。于是我大声宣布:“这是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 …… “I come in peace……”声明完了,我赶快跑进那个招租的仓库,嗯,上厕所。

仓库里空荡荡的,连台售货机都没有,不好玩,我又回到雪地上。我想,曾经有个文艺青年,看到雪地上禽类的足迹,很像“个”字,于是自号雪个,让人联想寒冬里孤高的飞鸟。然而我面前的雪地,除了自己的脚印,什么也没有。“或许外面的田野里会有。”我想跑过去看,可是有铁丝网拦着。天上一只鸟也没有,因此很难有“个”了,失望啊。

不过呢,隔着铁丝网,我看到“……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哈哈,当然不是枣树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树。白色的天,白色的地,这两棵树戳在当间儿,像一个大写的“非”字。寒风吹来,抖一抖肩头的雪,很潇洒。

“嗯,拍下来给‘两把刷子’看看。”然后就拍了。点看全图

感谢如若mm配的优美的音乐——非常非常的优美,非常非常的感谢。

那天我还是听音乐、打游戏、剥核桃、卡拉OK、用电饭锅炸猪排,很愉快。反正没事做,干嘛不快乐一些呢。

雪停了之后,又隔了一天,才有人很不情愿地来上班。卸好了货,我当然又跟公司抱怨了一番,调度连忙派来一票好活儿:去加拿大。

“看在老天的份儿上,让我去南边!”我实在忍无可忍了。

“好吧,Laredo……”我立刻感到一阵夹着细沙的干燥的热风迎面吹来,“……drop&hook,然后去佛罗里达。”

乌拉!

【注】

1)jelled(/gelled?) up:柴油在低温下(华氏20度左右)会凝结成胶状,造成油路不通。卡车油箱有电加热装置,预防这种现象。公司要求是每两小时发动10分钟,大家嫌麻烦,索性一直开着。

2)come in peace:外星人登陆常用语

3)Laredo:拉瑞都,德克萨斯南部与墨西哥交界的边境城市

4)drop&hook:卡车术语。指运货到地方,卸下货柜箱,再挂上另一个(通常是装好的)货柜箱,开始另一行程。这是司机们最喜欢的形式,不用等待装卸货,节约了很宝贵的时间。walmart之类的“集散中心(distribution center)”一般都是这样。


  • 本帖 30 回复
关键词(Tags): #车行往事#雪资深推荐:GraceUSA, 通宝推:尚儒,西伊,故乡在喀什,衣笠山麓,小豆豆,来路,关中农民,木秀于林,weile,二宝,chaos,时空,见证风的方向,喜欢就捧捧场,山远空寒,肯定没有被注册,老爷王,树袋熊毛毛,☆☆☆,穿越,踢细胞,
2010-09-10 17:59:4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