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再论真与假 -- 魂与梦

2010-09-29 04:35:23魂与梦
【原创】再论真与假

再论真与假

要说真,人世间最真的应该莫过于初生的“赤子”了。纯真的婴儿是不知道任何虚伪和狡诈的,他们连撒娇做作都不会,只知道饿了要吃,困了要睡,高兴了便笑,气恼了便哭。所以老子在《道德经》第五十五章中说:“含德之厚,比于赤子。”他之所以用赤子来比喻道德深厚之人,无非就是为了取其没有一点虚伪之意,所谓“浑浑然赤子之心焉!”

但是这种赤子之心能维持多久呢,这可就取决于后天的教育了。请注意:我在这儿所说的“教育”,却是和文化程度毫无关系的。我在东北工作的时候,当时根本没有住房(那时的房子都是“分配”的,这可能会让现在好多买不起房的人心想往之。可是我一去报到,厂里的人听说我们已经结婚,想要一间住房,便大笑着说:要住房,至少要22年工龄!我不知现在的年轻人听了,又作何感想?),我只能在城乡结合处租了一间居民的小屋居住。由于孩子太小,进托儿所太不方便,我们把他白天托在一个老太太家。她的男人是拉板车的,家中有好几个孩子,但都十多岁了,家境当然很困难。老太太不识字,但她坚信一点:做人要讲良心。因此她对婴儿是极好的,我家送过去的婴儿吃的玩的东西,她从来不准自己的孩子碰。她对孩子的教育原则是:不是你的东西,你就不应该去想它!

这样的教育现在是很少能见到了。我可以举一个实例:我曾听见一位妈妈教自己的孩子念《三字经》(这在目前还是很流行的),在学到“融四岁,能让梨。”这一句时,这位妈妈说:你看孔融小时候多懂事,他知道小孩要吃小的梨,把大的让给哥哥,这样,他就会得到大人的喜欢,以后他就有好的东西吃了。

凭心而论,这位妈妈的说法并没有错,用心可能也是好的。但我总有些担心,这种说法会在孩子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一个让梨是为了“大人喜欢,以后有好东西”的阴影,违背了教育的原意。比起我刚说的那位不识字的大妈来,似乎标准低了一个层次。

在学到老子《道德经》第七章:“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时,有人就对此嗤之以鼻,说:“原来也是为了成其私啊!”我曾在《后其身后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一文中指出,老子在这儿只是说明,“成其私”是这么做的一个自然而然的后果,却并不是说是这样做的目的。相反,纵观老子的思想,他是一直主张“功成身退”“少私寡欲”的。如果真是以“成其私”作为目的,或许一时也能如愿,但长此以往,总有一天是要身败名裂的。

因此我觉得,如果孩子从小就有了做事是为了“成其私”的概念,这无疑是一种失败的教育。但是想想又觉得不应太苛求,毕竟那位妈妈还是在从好的方面教育孩子,只是应该更注意一些而已。

但是我又想到,很多弄虚作假的风气,就是在不知不觉的“小事”中养成的。我们都知道,很多刚开发的旅游胜地,当地居民往往是十分淳朴的,但旅游的人一多,很快风气就变坏了,尔虞我诈越来越盛行,最初的那种淳朴再也见不到了。这是为什么呢?我也举个真实的例子:六七十年代,集市上经常可以见到用粮票换农产品的情况,农民们把自己家中仅有的一些蔬菜、鸡蛋之类的拿出来换粮票,以达到填饱肚子的最低要求。但我就亲眼见过,有几个城市中来的青年,看到有的农村老大爷在用鸡蛋换粮票,觉得有机可乘,便结成一伙过去,一个人蹲在地下挑鸡蛋,另两个和老大爷讲价,乘他不注意时,挑蛋的那位便把几个蛋从裤裆下滚到脚后面,等在那儿的一个同伙立即捡起来放进包中,等到老大爷发现少了鸡蛋时,早已是“事出有因,查无实据。”了。

这事当然是以玩弄小聪明的城市青年得了便宜告终。(顺便说一下,这种小聪明正是老子在不少地方都明目张胆反对的小“智”。)但是农民也是不会一直这样吃亏的,他们很快就会学得变本加厉的“精明”。再加上流通环节中的弄虚作假,于是从洒了水的蔬菜、涂了色的鲜果,到注了水的猪肉、加了三聚氰胺的牛奶……,便应运而生,层出不穷了。

把众假盛行的“原罪”加在偷几个鸡蛋的青年身上,自然是不合适的。但这种沾便宜的私欲的确是万恶之源。如果政府不能在教育上,在道德舆论上,甚至在法律上加以正确的引导和制约,就必然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

如何改变这种局面,达到返本正源的目的,却不是我这篇短文力所能及的了,但愿有志者共勉之。

关键词(Tags): #老子#再论真假。
主题:309491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