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778 🌺7280 🌵10新:
主题:【说明】重回西西河的心路历程 -- wqnsihs
家园博客 忙总回来了,很高兴。

忙总回来了,很高兴。 最近自己也有些想法,向忙总请教一下。

简短说就是, 我国十二五规划,以及党为人民根本利益服务的理念中,这个人民的根本利益是什么? 是吃饱、穿暖,有工作,有个福利体制保基本民生,还是别的什么?它对应于什么样观念?怎么保证实现它。

先说一下我产生这个问题的原因及对它的理解。 我不懂经济,受过一些数学和工程方面的训练,只能从粗略的,表面的角度来理解社会发展过程。采用的概念,框架还是学过的政治经济学那套。

马克思这套东西,在中国有这么几十年没人信。这次危机,网上看大家的言论,感觉是夹杂着各人自己的理解,有回潮。 我的理解是,撇去细节不谈。 剩余价值理论,生产力生产关系那套至少让人脑子里有个框架,可以以此为基础谈些东西。 按马克思所说, 资本既然会积聚,那只要整体经济规模扩大速度不够(科技发展,战争抢占,寅吃卯粮...),那经济危机是不可避免的事。 这个是简单的控制体方程,进多出少,控制体增大不够快,迟早要爆。 个人认为这个观察结果很可靠。

过去几百年,经济学,国家管理方式都有很多发展。 个人觉得重要的有这么几样,简称三块板。

1. a)武力保证的收税权 b)反垄断法 c)执政权来自民众的政治理念及相应制度。 a. 定义了政权取代皇权在经济活动里的本质力量。 b. 灭绝了资本对政权的妄想,c. 将这个权柄交给民众。 这三条,在各个国家里,有不同程度的落实。 有人说这全是假的,根本没真正实行过。 但至少有这些理念,有一定程度的实现,有将来更大程度实现的可能。 这就很好,有奔头了。

2. 以市场为基础,宏观经济政策为调控的一大堆经济理论,工具。 这些保证了在现有条件下,资源的最佳配置。 既然所有的物理定律都可以等价于求极值, 其它的社会学问题也可以这么找到等价表达。“市场万能”这套,相当于与其去算一个膜在什么形状下表面能最小不如弯根铁丝在肥皂水里浸一下。 “计划经济,国家干预”这一套,相当于多尺度法,谱方法之类的,把大尺度,大特征值,限制变量控制住。 两套东西,各有特点,解决不同的问题, 综合起来一起回答这个极值问题也就是最佳配置问题。这方面, 几百年下来,不说解决,至少有个眉目。 以贪欲为重力,解最速下降线问题,看起来挺好。

3. 社会福利制度,工人的基本权益... 这一套保证了劳动力的简单再生产,也有削弱竞争力,养懒人的评价。

在马克思的框架里, 劳动者,生产资料,它们相互间的生产关系, 这一切决定了生产力。 要提高生产力,无非是增强劳动者素质,增大生产资料投资,实现更先进的生产关系。 从1.来看,几百年来的政治斗争,生产关系越来越顺,斗争的手段、规则越来越多,斗争的破坏性越来越去暴力化。 从2.来看,几百年来的经济实践,生产资料方面的投资越来越高效,手段越来越多,意识越来越强。 从3.来看,对劳动力的投资,却一直处于被动的,自发的,独立的,目的在于维持简单再生产的阶段。 经济危机,政治周期率,在我看来都成了三块板里,劳动力投资这块板短到一定程度后的自然纠正行为。 要么增长第三块板,要么让大水冲断前两块板。

资本的积聚,由人的贪欲驱动,由博弈,历史经验规范,达到目前的发达程度。 权力的集中(费效比低的权力被主动放弃),强化,由政治人对权力的渴望驱动,由博弈,历史经验规范,达到目前的状况。 而对劳动力的投资,却缺乏强劲恒存的驱动力,缺乏历史经验,缺乏整体社会意识上的自觉性。 人们觉得福利制度除了维持社会稳定的作用外,只是浪费资源养懒人。 本来目前福利制度的目标就被定为维持劳动力再生产的下限,那我们还能从中期待什么呢? 正是这种在劳动力投资方面的理论,手段上发展的落后,使得在一定历史阶段,作为社会整体,我们有足够的资本,有足够的政治力量,却无明确的投资方向。 没到极限前,我们可以不自觉的将资源交给资本去配置,交给政权去配置。 但是三块板,前两块越长,这第三块也就越短,总有维持不下去的一天。 地球虽大,也总有象日本那样小沟铺水泥,深山通高速的一天。 而人民却被强制性平庸,无进取通道。 而这也正是美国梦给我们描绘的状况。 就算能象美国这样通过掠夺而长期实现这样的社会。 那也绝对不能算美好强大。 更不要说外部利益输入不足时,危机必然来到。

在1.上,我国有党的枪,国字号的嫡系,党章宪法。 这一套真诚不真诚另论。 只要江山不变色,执政党不堕落,理论上不会比兄弟连,金喇叭差到哪里去。在2上,我国既然能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说法,那就百无禁忌。你能搞我也能搞,你不能搞的我还能搞。从道理上没输的可能。 三条里,发达国家在3.上先走一步。 而我们要树立自己的中国梦,那在3.上就不能停留于建立一个平庸的,维持稳定和劳动力简单再生产的福利保障制度。 而应该将保证人民的根本利益定义为对劳动力的稳定持续地投资。 在政治制度上谋求建立起以对劳动力投资为目标的考核标准,从而得到一个类似于对钱、权贪欲的动力。 在实现手段上充分借鉴经济、政治领域内对资源,权力配置的理论与经验,从而得到一个能自动实现最佳配置的系统。

三块板中,其实吸收资源,创造需求能力最强的就是劳动力投资这块板。生产资料的损耗需要时间,且消耗固定。 而劳动者死亡时,消耗的却是在这个劳动者上积累的投资。通过维持这种消耗,社会实现了高素质劳动力的持续保有。为生产力发展准备了人力基础。有了这个无底洞,控制体当然就爆不了。 对劳动力的自觉有序投资,不仅可以维持经济循环,而且可以通过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带动新一轮生产资料投资。

劳动力投资这块板也是不能完全交给资本和市场去建设的一块板。资本对劳动力的态度本质上是利用和敌视的。不可能主动追求资本增殖目标外的对劳动力投资。 劳动力的自由买卖,使得劳动力整体上不可能成为资本的财富,而只能是社会和国家的整体财富。 只有真正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才可能以劳动力的福祉为目的,将投资劳动力作为一种目的而非手段,主动对劳动力投资。

一路下来,没有考虑任何可行性。 因为我认为这是跳出周期律必须要的东西,先要有这个需求,才能考虑怎么实现。 资本主义出现之前,要钱直接去领地收就行了,哪里需要考虑资源在生产资料投资上的最佳配置?这个需求出现后,才有了现在这个工业化社会。以前不可能的才成为可能。 现代社会缺的就是追求劳动力质量持续提高的原动力。有了这个原动力,才能产生相应的理论及方法。 将这个原动力和追求资本增值的原动力结合起来,实现了生产力两大要素投资上相互的平衡,才有可能实现资源对生产力发展的最佳配置。

我的问题也可以说是:长期来看,国家对劳动力是投资子女的打算,还是养长工的打算? 瞎比方,就是看个意思。有个目标才知道明天折腾什么,怎么折腾。

帖:3126272 复 312578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