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和《七笔勾》 -- 芷蘅

2010-10-19 19:08:33芷蘅
【原创】和《七笔勾》

看了段《七笔勾》,讥讽嘲弄,极尽笔墨之能事,非常喜欢,也来上一段七笔勾。

万里遨游,辗转飞到地那头,山青风景秀,水澈入甘喉,四月风驻吼,花色渐锦绣,蒙头大睡哪辩昏与昼,因此上把时差劳顿一笔勾。

光猛土屋,仰起头来看到土,夏日晒难透,阴雨结霜露,松鼠翻墙头,蚂蚁壁上游,掩藏阴气湿寒与恶溲,因此上把雕梁画栋一笔勾。

没有皮裘,羽绒大衣不敢丢,褐衫四季着,仔裤一年久,裤腿破且油,今年且将就,里里外外上下不需求,因此上把逛街shopping一笔勾。

纤纤玉手,支起灶头挽起袖,不求为巧厨,只愿不切手,填饱一家肚,便成今日功,煎炸烹炒仅需一口锅,因此上把玉盘珍馐一笔勾。

春花夏柳,秋日红叶冬日雪,东南群山窦,西北海岛回,四海欲畅游,路费却难寻,囊中羞涩难付一日游,因此上把游山玩水一笔勾。

我本儒流,不着白领怎罢休,专业知识窘,英语难张口,四处求职苦,存款似水流,酸盐苦辣今日皆尝够,因此上把出人头地一笔勾。

绫罗锦绸,海边百丈别墅起,群英我为首,壮志今日酬,挥斥千户候,出入尽风流,醒来才知一梦黄梁熟,因此上把衣锦还乡一笔勾。

原文:

万里遨游,百日山河无尽头,山秃穷而陡,水恶虎狼吼,四月柳絮稠,山花无锦锈,狂风骤起哪辩昏与昼,因此上把万紫千红一笔勾。

  窑洞茅屋,省上砖木措上土,夏日晒难透,阴雨更肯露,土块砌墙头,灯油壁上流,掩藏臭气马粪与牛溲,因此上把雕梁画栋一笔勾。

  没面皮裘,四季常穿不肯丢,纱葛不需求,褐衫耐久留,裤腿宽而厚,破烂亦将就,毡片遮体被褥全没有,因此上把绫罗绸缎一笔勾。

  客到久留,奶子熬茶敬一瓯,面饼葱汤醋,锅盔蒜盐韭,牛蹄与羊首,连毛吞入口,风卷残云吃罢方撒手,因此上把山珍海味一笔勾。

  堪叹儒流,一领蓝衫便罢休,才入了黉门,文章便丢手,匾额挂门楼,不向长安走,飘风浪荡荣华坐享够,因此上把金榜题名一笔勾。

  可笑女流,鬓发蓬松灰满头,腥膻乎乎口,面皮晒铁锈,黑漆钢叉手,驴蹄宽而厚,云雨巫山哪辩秋波流,因此上把粉黛佳人一笔勾。

  塞外荒丘,土鞑回番族类稠,形容如猪狗,性心似马牛,嘻嘻推个球,哈哈拍会手,圣人布道此处偏遗漏,因此上把礼义廉耻一笔勾。

七笔勾的出处一直有争议:

一说是清朝光绪年间,有个叫王斋堂的巡抚前来三边(就是匈奴族首领赫连勃勃所称道的“临广泽而带清流”的“美哉斯阜”,后来却处在了陕北风沙线上。由于毛乌素沙地的长驱直入,三边,由桑田而成沙海,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了。)巡视,面对这满目萧条的景象,便用了这首《七笔勾》,意欲说服朝迁放弃这片“不服教化”的“蛮荒之地”。

一说是果亲王(康熙17子,雍正之弟,乾隆之叔父)亲临川边藏区针对藏族同胞所作。

关键词(Tags): #且吟风骚#七笔勾通宝推:南方有嘉木,
主题:312671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