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关于断代工程的部分解释 -- 纤纤淑语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6 阅 2497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10-21 01:49:26
3129016 复 3126078
泉畔人家
泉畔人家`30613`/bbsIMG/face/0000.gif`70`1825`35778`262047`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08-12-25 20:05:45`
回晚了,不好意思 18

这2天活比较多,就没怎么上,回复的比较慢,莫怪莫怪。

实际上,我们的讨论我感觉不大可能会有什么结果的。同样一件事情,比如《尚书》,我看重的是里边记载的具体事情,比如尧的历法是怎么观测的,舜有没有征讨三苗。古文也好,今文也好,甚至清华简也好,那个会没有私货那?我相信任何统治者,对这种关乎话语权的东西,都会干预。即使是周朝的青铜器,也必然把不利于周朝统治的东西删减修改,把有利于其统治的发扬光大。

我们的历史观是有差别的。打个不恰当的比喻,类似20世纪初,革命党人和梁启超,康有为的论战。我的历史观是,3千年以内的历史,虽然是信史,但有大量历朝私货夹杂,而3千年以前的历史,早已经被各种利益团体(秦始皇,儒生等等都是)基于各种目的大大扭曲了。而辛亥以来的民国知识分子,抱残守缺,一切唯西方权威是准,结果导致整个上古历史框架就是错的。夏bc2070,商bc1600,武王伐纣bc1046的所谓断代工程,更强化了这种错误。

而MM的历史观,是相信李学勤他们这些专家的水平的,会有小错,但大框架没问题,可以改良,不需要革命。

所以你是不可能拽住我的,虽然我现在的上古史核心观点(神农系 1万年-7千年,轩辕黄帝6800左右,颛顼6600左右,尧舜5800左右,夏朝开国5800-5600年前)还没有太多很严密的证据。但我个人觉得,假以时日,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那些所谓尧舜之都在陶寺,夏都二里头之类的,估计不可能有什么大的发现的。《禹贡》里的进贡路线已经清晰告诉了我们,尧舜之都离大汶河,泗水,济水,菏泽,黄河都不远,它的合理位置,应该在济宁,泰安,济南附近。大汶口,北辛这些7千年以上的文化,就是其前身。而按主流历史学家的那些时间划定,和围着洛阳周围2百里打转悠的的努力方向,他们顶多能找些当时的小诸侯城市出来罢了。

如果以前这些还都是只是我的猜测的话,在知道了晋朝虞喜测量出的公元330年,和尧典星象相差50多度的数据,以及看了很多关于西南少数民族风俗的介绍后,我敢基本确定尧舜的时间是在5200-5900之间。最可能的时间是5800年前左右,轩辕黄帝要往前推大约1千年左右。

那么夏朝的开始时间,就远比现在的所谓bc2070早的多,大概早1600-1700年左右。至于是夏朝(早期的王朝必然中央集权性不强)延续了快2千年,到bc1600左右才被商朝代替,还是商朝本来就开始的早的多,这个现在还不好下结论。如果你还有耐心看到这,我举个小例子来说明。

外链出处

一座庞大的古城,渐次展现在何努面前。早期城址长约1000米、宽约580米,面积为58万平方米;中期扩建成长约1800米、宽约1500米,面积达280万平方米的巨型城址。

宫殿区位于城址东北部,在这里发现了1万平方米的大型夯土建筑基址,出土了迄今年代最早的陶制建筑材料——瓦和精美的刻花墙皮。宫殿周边有一道20米左右宽度的空白地带形成隔离,表明在这个时期,日后为都城所特有的“双城制”已在孕育之中。

下层贵族居住区和大型仓储区离宫殿区不远,分别位于宫殿区的西南侧和东南侧。普通居民区位于城址西部,手工作坊区则在城址最南边。在陶寺城址东南部,有两个相距约300米的墓地。何努说,这分别是陶寺早期(公元前2300年—公元前2100年)和中期(公元前2100年—公元前2000年)的王族墓地,这两个时期的王族之间不存在宗族关系,据此可以推断,从早期到中期,陶寺地区经历过一次政权更迭。

注意里边的红字部分,陶寺在bc2100左右经历了一次政权更迭,有一些学者说的更直白,陶寺遗址是经历了一次外敌攻入的大屠杀。

在何努的描述下,一幅礼崩乐坏的末世图景清晰呈现:宫殿、城墙、王陵悉数被毁,随处可见死相惨烈弃于沟渠的亡者,连草草掩埋的迹象都没有。

这里我就要问个问题了,如果那里是尧舜之都,怎么会被人最后被人屠城毁灭,然后毁灭了这里的人再赞颂尧舜?

实际上,查历史气象信息,bc2200-2000左右中国应该经历了一次大的旱灾,这次旱灾对分布在长城附近的农牧分割带的很多文明影响巨大。我们再梳理一下,商汤比较知名的事是干啥?求雨。

《管子·轻重篇》说:“汤七年旱,民有无粮卖子者。”《汉书·食货志》载:“尧、禹有九年之水,汤有七年之旱。”甲骨文及《竹书纪年》等也均有这场大旱灾的记载。

MM对甲骨文有所研究,那么甲骨文里对大旱灾的记录是如何记的?

我估计,陶寺是夏朝后期的一个大城,在商替代夏的过程中被屠城毁灭,而这个时间,在bc2100左右。

当然,这一切还没有确实证据能坐实,但各种关联线索还是能找的。比如如果找到苗族保留的与舜帝作战时代的王子尸骨,进行c14测年(前一阵cctv介绍贵州麻山提到有,当地苗民朝拜几千年,但文革时候被烧毁)。

从王国维,章太炎等开始,郭沫若,范文澜,翦伯赞,谭其骧等民国时代知识分子建立起来的所谓上古历史体系,在我看来,是需要用革命的手段推翻的,因为这种观念和定论,大大限制了人们。

你去搜凌家滩凤凰卫视的采访视频,里边参与发掘的专家说起贵族大墓发掘的时候,墓主人腰带上的3个玉器,还有里边的玉签,和接近2千年公里外的内蒙赤峰红山的大墓主人的一摸一样。然后,这位专家就在那分析,5500年以上,相距那么远,不大可能有关系。

外链出处

然而,正如视频里反映的,工艺难度最高,最难制作的马蹄形玉器,难道真的就是红山和凌家滩2种文化的无意巧合?为什么都巧合成一种形制?当然,如果把《史记 黄帝本纪》里关于黄帝,颛顼,帝喾等人的描写代入,那么从6500-5300,红山和凌家滩存在文化交流,一点都不奇怪。尤其上层,都要服从黄帝,颛顼,帝喾等人的统治,部落联盟大首领赏赐马蹄形玉器给红山和凌家滩的部落首领,就一定也不奇怪了。

事实摆在那里,那位安徽省的研究员因为主流史观的影响,只敢说是巧合。这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巧合?


  • 本帖 1 回复
2010-10-21 01:49:2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